第一百七十章

文/锦络
本章字数:4636 一世明月txt下载

手中银丝如线缠住顾西辞的剑,公子陌嘲弄的道:“你不会叫女儿我便帮你,宁儿若是知道你把她的女儿教成这般模样,她也不会待见顾辛浅。”

“教导女儿这事,就不劳这位公子费心了。”

轮椅行过青石板,清浅推着一脸冷淡的言溪宁行到院中,打斗中的二人双双停了手。

言溪宁看着公子陌,下意识的有些畏惧,话却是冷淡疏离的,“这位公子,无论你与我是何关系,但你如此说我的女儿,我便也如我的女儿那般你们滚出我顾家的大门。”

“我女儿的目中无人就是我纵容的,所以待不待见她是我说了算。教女儿这事,自有我跟她父亲操心,外人没那权力干预,毕竟,多管闲事可不见得讨到好!”

“若公子想要教养孩子,自己去生一个就是,别对我的女儿指手画脚!”

言溪宁揽住垂泪的顾辛浅,她看着面色阴沉的公子陌,也许她刚刚的话是说得有些重了,毕竟那些人应该是她而来。

可她就是见不得顾辛浅受一丝委屈。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

“言溪宁!”

公子陌咬牙喊出她的名字,抱着脸色苍白的容筝,冷漠的道:“既然你选择如今的现状,那为师便不再枉做小人了。”

足尖一点,便消失了夜色中。

秦一顾复杂的看了一眼言溪宁,对着沉默的曲词晚道:“我们走吧。”

曲词晚摇头,“她失忆了,只是本能的护小小,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若是我们都走了,那她这一生……”

“她若是一直这么下去,有疼爱她的丈夫,有她疼爱的女儿,不也是幸福的吗?”

秦一顾低低一叹,至少,忘记一切的言溪宁,不会像以前那般过得辛苦。

“娘亲。”

待人都走了,顾辛浅趴在言溪宁的腿上便哭了起来。

她没想过言溪宁会那么护她。

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娘亲的维护,顾辛浅又是哭又是笑,看得言溪宁一阵酸涩。

顾西辞在一旁,眼里的柔光粼粼。

“顾西辞,今夜我想跟小小一起睡。”

“好。”

以往顾辛浅想要跟言溪宁睡,都被顾西辞一口回绝了,今日是难得干脆的答应了。

等到顾西辞出了屋子,言溪宁嘴边的笑容凝了片刻,不过,伏在她的膝上的顾辛浅并未看到。

跟顾辛浅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两人才睡了下去。

听见均匀的呼吸传来,言溪宁挑开了帐子,守在外间的紫凌跟清浅便进了来,紫凌道:“夫人可是要起夜?”

言溪宁摇摇头:“晚上没吃什么东西,眼下倒有些饿了,厨房里可还有吃的没有?”

紫凌笑着回道:“公子吩咐厨房温着饭菜呢,就怕您半夜饿了没吃的,奴婢这就去给您拿来。”

“嗯,辛苦你了。”

紫凌出去后,言溪宁的笑容淡了下来,“清浅,我记得白日里你给我喝了一种茶,有着奇怪的味道。”

白日里清浅趁顾西辞的时候给了她一盏茶,说是她珍藏了好久的,却在她喝了后连茶叶跟茶盏一起被她收了起来。

也是在喝了那盏茶之后,她的脑海里就会出现一些朦胧的画面,以至于她说想起了什么的时候顾西辞脸色大变。

她猜测,原主的失忆一定跟顾西辞脱不了关系,里面一定有着什么秘密。

而她言溪宁,不喜欢被人玩在鼓掌之间。

清浅震惊的看着言溪宁,有片刻的犹豫,随后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跪在了言溪宁身前……

言溪宁自来了杭州就去西湖玩了一天,其它的地方便没再去过。

整天待在屋子里被小小缠住,不是给她画画,就是教她弹琴,再有就是跟她下棋。

天知道,她对这些一窍不通。

倒是对画画有些兴趣。

毛笔没有铅笔顺手,不过倒还是画出了一幅画出来。

顾辛浅看着画上的小木屋,问道:“娘亲,这是哪里?这木屋挺。”

言溪宁笑笑:“这叫光头强的小木屋。”

顾辛浅疑惑的看着,“光头强是谁?”

“呃……是一个倒霉催的伐木工。”言溪宁忍不住好笑的道:“以前我还想等有钱了也建一个木屋呢。”

“什么木屋?”

顾西辞放手里的托盘,上面放着两万鸡汤。

接过言溪宁刚刚的画,挑眉:“这破房子也值得你那么喜欢?”

言溪宁嗔了他一眼,“喜欢没有值不值得一说。”

顾西辞好笑的摇摇头,放下画,把鸡汤递给了言溪宁母女,道:“趁热喝,等下我们去看舞龙舞狮,今日端午节,街上很热闹。”

“是不是还有火龙?”

顾辛浅激动的问道,眼里的兴奋毫不掩饰。

顾西辞宠溺的点头,“嗯,不仅有火龙,还有水龙呢。”

端午节了么?

也就是说他们在杭州已经呆了六天了。

她服用孟婆汤解药的日子,加上今天,就是第七次了。

七次,七次过后,她就会想起原主以前的一切,也不知是好是坏。

那夜清浅并没说原主之前的事,只是告诉她,顾西辞给她喝了孟婆汤,而孟婆汤的解药,秦一顾给了子生,子生给了她。

那夜之后,她每日都有服用解药,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

街上的人实在太多,因着言溪宁行动不便,顾西辞便空置了自家的一处临街的酒楼,只为言溪宁跟顾辛浅可以好好的欣赏下面的热闹。

紧了紧手里的药丸,言溪宁看着底下的热闹声,回头却见顾西辞温柔眷念的看着她,她一笑,回头再次看向了热闹的人群。

她有什么好犹豫的呢,顾西辞的温柔是对原主不是对她,即便想起了原主什么事,她还是她,她总不会因为原主的事而影响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份心思。

是的,她对顾西辞有着一份倾慕,明知他的心里有的只是原来的言溪宁。

可她,就是沦陷了。

随意的端起茶盏,然后一饮而尽。

脑子瞬间有些流光闪过,然后,平息。

言溪宁端着茶盏的手一松。

“砰”

茶盏四分五裂。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算个什么东西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一章 顾辛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