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局外人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698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我是一具尸体
一切都想通了!

    如水东流,一切顺其自然的明白了。

    他在布局欲要除掉后患,同样的李世民也在布局,只不过,他所布的局高与他。

    “玉娘,立即准备一下,与我一同前往毫州,估计在毫州也要呆个两三年才能回到。”

    慕然,赵统开口,眼睛中闪烁着一丝的精芒。

    赵统并非怕事,而是怕一些不明不白,找不到思绪的事情突然找上门来,直接打了赵统一个措手不及。

    “玉娘让赵冲告知曾雄立即把人从书斋中抽调出来。”

    全部的关窍被点醒后,赵统当即下达命令,事不宜迟立即做下去,慢了一步,恐怕又要被李世民当成棋子来耍。

    书房内,只有他们夫妻二人倒也无碍。

    当晚,赵统唤来赵冲,把该吩咐的事情一一的吩咐下去。

    当夜,过了子时后,赵统安然入睡。

    这一夜,他睡的相当的踏实。

    等到睁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太阳都晒到屁股,才慵懒的起身,打了一个哈欠,擦了擦眼角,扭过头去,枕边人我近起来。

    外头

    鸟儿欢快的唱着小曲儿,灼热的日光从枝叶缝零零落落地漏下来,像落下无数金毛小虫,飞过了窗台,落入了尚且在床上的赵统。

    “舒服。”

    重重的伸了一个懒腰,新的一天开始。

    “夫君醒来了。”

    门咿呀的被推开,玉娘迈着小步子走了进来,为赵统更衣。

    “夫君,你可知平康坊那边的书斋中现在可热闹了。”

    “哦?”

    赵统饶有兴趣的抬头,却见玉娘对着自己悄悄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说?”

    家中有鬼,玉娘要演这出戏,他便陪玉娘演上一遭。

    略微讶异的声音,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个完全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的样子。

    神情?

    夫妻二人面对着面,小声嗤嗤的笑着,互相挡着脸,更何况,这里是他们二人的厢房,其余的人想进来也进不了。

    忽然,赵统蜻蜓点水般在玉娘的嘴唇亲了一下,玉娘顿时如遭电击,大白天的,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玉娘的脸窜的一下变得老红了。

    “有人...”

    玉娘扭捏了一下脸红彤彤的,欲要推开赵统。

    “这些年辛苦你了。”

    赵统紧紧的搂着玉娘,心中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测告诉玉娘。

    赵统不知道自己所猜测的是不是真的。

    按照常理来推测的话,他的老爹赵大应该没死,他既然没死的话,他的岳父杨六郎也不应该就这样翘辫子了才对。

    可这样的一个消息告诉玉娘的话,对于玉娘而言未免有点残忍。

    试问,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强行的撑着一个家,究竟是承受了多大的委屈。

    “夫君...”

    玉娘把头埋在赵统的怀里,虽然她有点不明白,赵统为何会说这样的话来,但那是她的夫君就好。

    “坐吧。”

    拍着玉娘的肩头,夫妻二人坐在床边,把今日发生在平康坊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得知后,赵统良久无言。

    着实是没有想到,李世民的动作会这么快。

    亦或是他可以换一种理解,平康坊那边事情闹的太大,导致他李世民的脸上有点难看,故而要出手整顿一下。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亦或是,李世民在向幕后的五姓七望宣示着自己的领土主权,让那些个老家伙明白,长安到底是谁的地盘。

    “书斋的掌柜的,被抓走了。”

    赵统囔囔自语着,幸亏昨夜就已经做出安排,不然今日说不得他又有当一次棋子。

    平康坊中的那间书斋,现在完全由朝廷接管,就算青楼中的那些卖艺不卖身,又或者是卖身不卖艺的,只要是拿了钱的,个个都傻愣愣的站在书斋门口。

    钱她们不舍得退

    同样的,官兵站在书斋门口,谅她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

    尤其是她们这些青楼中的风尘女子更是如此。

    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迈着她们的莲花小步,跨了过去。

    站在书斋门口,个个威风凛凛的士卒,如一头狼一般注视着来往的人。

    “这...”

    人群中的程处默沉吟了一下,便拔腿回去。

    这事告诉他老爹比较好,让他老爹来说道说道这其中的玄机。

    程府中。

    还未进门就可以听到阵阵爆喝声,一进门,便可以见到程咬金手中拿着大斧,舞着他的那万金油般的三板斧。

    “爹出大事了!”

    还未进门,程处默便扯着嗓子大声囔囔着。

    正耍在兴头上的程咬金一下子把脸沉下来了。

    “囔囔什么!”

    程咬金收起斧头,**着上半身,拿来汗巾在身上擦拭一番后,便直接进来书房中。

    固然是大老粗,但该摆的装饰还是要摆上去,不然岂不让人笑话了。

    堂堂的一个国公府,连喝茶谈事情的地方都没有了?

    “何事!”

    程咬金沉声喝道。

    “爹.....”

    程处默便把今日在书斋那里发生的告诉程咬金。

    “陛下这是何意...”

    程咬金闭上眼仔细琢磨着这事。

    其中的弯弯道道的门道可是多的很。

    “若是那事的话,就说的过去了。”

    程咬金重重的拍了一下大腿,性感的大胡子随着嘴部的运动,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陛下恐怕是把毫州的事情按在了赵家娃娃身上,陛下的眼中只有那玩意,长安城中的事情,与陛下眼中只不过少一场闹剧,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不曾偏离半分过。”

    “怂娃,赵家娃娃恐怕过个两三日就要前往毫州,你也要准备一下。”

    “父亲你不是说...”

    程处默楞了一下,有点不解道。

    “此一时彼一时,若是长孙冲那小子,为父自然不会让你前往,但是赵家娃娃不同了....”

    回想起数日前得到的消息,程咬金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只是这样一来,陛下强行横插一手,赵家的娃娃与长安的棋盘中,直接成了一个局外人,有趣...有趣...”

    望着有点神秘莫测的老爹,程处默揉了揉眼睛,总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