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武德九年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577 调教贞观txt下载
武德九年十二月,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下,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上挂满了一条条冰棱。

    天空一片漆黑,空中飘落一片片薄如蝉翼的雪花。

    雪花朵一朵接着一朵的落在地上,在地面上积累一层又一层,行人来往走路,柔软的雪渐渐的变的坚硬,稍有不慎就容易摔倒在地。

    蓝田县内以往人来人往热闹的街道也变得冷静,稀稀落落的走在街道上的行人,紧紧捂住的衣领,不让风雪吹入怀中。

    冷,彻骨的冷!

    这一年,发生过多的事情,比如天策上将秦王李世民在玄武门上发动兵变,杀了其兄李建成,其四弟李元吉,登上九五至尊之位,这一年,突厥的阿史那咄苾南下肆虐,大军直逼渭水边,最终被击退。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足有半尺多厚,天地间雾蒙蒙的一片,厚厚的马路上铺了一层白雪,看去亮闪闪,坦荡荡,宛如一条冰河,过往的行人,无一不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这不小心,就直接把自个给滑倒。

    蓝天县内,家家户户的门口挂着红色的灯笼,红白交接的街道上,冷静中带来一点点的喜庆,大多数的人都在家中喝着小酒,看着外头的小雪。

    瑞雪兆丰年,明年开春定然又是好的一个丰收年!

    唯独城东的东南角的一个挂着赵府牌子的大院与这个蓝田县的喜庆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院子相当的大,占据数十亩地,推开门,就可以见到一道隔墙,然后在走进才是大堂,大堂之后还有庭院后堂等,这样的规模,要是没有一点身份的人还真的住不得。

    只可惜了...院子破败的紧.....只能依稀见着当年的繁荣。

    赵家大院外,嘈杂的声音在寂静的大雪天,格外的刺耳。

    “玉娘,你就听婶娘一句话,趁着赵药罐还没死,赶紧休了这个病秧子,省的把自个一辈子给搭上。”

    穿着麻衣的王婆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眼前的年仅十六岁的名唤玉娘的女子身着素衣,在寒冬中显得格外的楚楚动人,娇嫩的脸蛋,略带迷茫坚定的眼睛,瞧过的人都忍不住要把她搂紧怀中好好的怜惜一番。

    “婶娘,你不用说了,就算相公病亡,玉娘还是赵家的人。”

    “哎....你啊你...到底要婶娘说你什么好,你娘去的走,留下这一纸婚约,让你嫁入赵家,换做几年前,婶娘举手赞同,但你还没有嫁过去,赵家就败落,家中也只能下一个赵药罐子一人,赵药罐要是聪明一点,婶娘也就算了,只是...偏偏是一个不懂情理的死书呆。”

    李氏恨铁不成钢的劝说着,见玉娘渐渐不悦的脸色,谄笑的一声,低头走人。

    关上了门,玉娘皓齿微微露出一点,轻声叹息,站在门外,那双修长的手指,本不应该沾染阳春水,娇嫩的手掌心,却已经悄悄的爬上了一层层老茧,外头的雪花,像鹅毛,像柳絮,像蒲公英的种子,飘悠悠地落下来,落在玉娘的脸上,刺激的冷使得玉娘猛地一惊,回过神来,那对亮若星辰的眼眸不经意间闪过疲惫,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夫君....玉环好累....”

    这一声累,淹没在漫天的大雪中。

    “好疼....”

    然而,屋内,约摸半个时辰前,躺在并病榻上的赵统摸着额头,头疼啊....

    “几个禽兽,以后真心不能与这些禽兽拼酒....”

    典型的酒后综合征....

    不过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赵统崩溃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老子是不是被绑架了。”

    睁开眼,纸糊的窗户,木头的床,还有麻布织成的被子....

    还有这个妖风是怎么一回事....

    抬头望了一眼东南角上一个有脸盆大的窟窿,阵阵带着雪花的寒风从上头吹了进来。

    “这是....”

    赵统低下头,看着身上穿着复杂的衣服,脑袋一懵....

    仿古?

    这只有在古装剧上才见到的穿着内衣的方式...

    难道....

    赵统懵了一下,脑海中两个大字浮现——穿越!

    一时的诧异后,旋即脸色恢复正常。

    既来之则安之。

    本就是一个孤魂野鬼,到哪里不是家。

    “希望不是一个歪瓜裂枣。”

    赵统心里默默的念道着。

    赶紧下了床,来到水缸边,清澈的水倒影中一张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高鼻梁,轮廓清晰,鼻翅边,线条刚毅,稍微有点凛冽桀骜的眼神。

    帅!

    这次第怎一个帅字了得!

    捧着自己的脸,赵统得意的笑了起来,当即捂住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人后,迷人的笑容浮现起来。

    啪啪啪~~~

    赵统轻轻的给自己甩了几巴掌...

    疼!

    真特么的疼!

    “真的。”

    脸上赤辣辣的疼痛感,从屋顶上吹进来的风,就像是刀子一样,一刀刀的割在脸上。

    造孽....

    轻轻地揉搓着脸,赵统嘴角轻轻的一抽....

    “我来到了什么地方。”

    一阵得意过后,赵统像是一个哲学家一样开始思考着自己的到底所在何方,接下来该怎么走...

    整个人就算是一只无头苍蝇,没有一个方向。

    咿呀~~~

    紧紧关闭着的木门被打开,惊动正在思考中的赵统。

    门内的人,门外的人,四只眼睛相视着...

    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彼此的惊讶...

    “天仙....”

    门外的女子,一张绝美得让人窒息的脸蛋,赵统脑袋瞬间当机,脚底生根,口中似乎被502胶水跟紧紧的黏住,话憋在喉咙中,迟迟开不口。

    门外的玉娘,见站在水缸边的赵统,一时间,憋在心中的委屈涌上了心头,良久后,袖子遮住脸上,哽咽的哭泣道:“夫君...玉娘真的...真的害怕....”

    夫君?

    这是在叫我吗?

    赵统一脸懵逼样,倏然的,在玉娘一脸惊恐中,赵统缓慢的抬起头,只见一块瓦片朝着自己的脸部拍下...

    “哎呦....”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灞水边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