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灞水边上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645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一品江山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异世小邪君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妖女修仙录
蓝田县内,鹅毛般的大雪继续下着。

    那六棱形的花瓣,有时是个小小的白点,有时是个六角星,就那样,那样轻盈的,一片片飘落,飘落.....

    雪花飘的很轻落,打湿了过往行人的衣裳。

    县城内城东东南角的赵府门口,坐着一十七八岁的青年郎,一手托着下巴思考着人生大事,双眼有那么一点的迷离。

    “武德九年....”

    一夜的昏迷,赵统倒是把前身的记忆给全部吸收进去。

    记忆斑驳杂乱不堪...

    不过总算是整理出几条有用的。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蓝田县,蓝田县在灞水边上,距离长安城也比较近,总算自己所在的地方,也稍微能安一下心。

    “夫君,外面冷....”

    玉娘一起来就见不到赵统的人,双眼急的通红,冲出房间,就见到赵统一人坐在赵府的大门口,赶紧的脱下身上的披风,走上前,披在赵统的身上,温声细语的劝慰着。

    “傻娘们....”

    赵统嘀咕了一声,感受着搭在肩膀上柔软,心也跟着一软,轻轻的拍着玉娘的手背,站起身,阻止玉娘的举动,牵着玉娘的手进了府邸内。

    这一幕,落在赵府外的一个面摊上,一年龄差不多在十九岁上下的青年郎身上穿着一件绸缎做的长袍,一顶貂帽子始终戴在头上没有脱下来,面貌也算的上英俊,但与赵统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只可惜这样一张英俊的脸长了一对阴狠毒辣的眸子。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目送着赵统玉娘二人一同回了府,青年郎越想越气,猛的一掀,直接就把桌子掀到在地,碗筷碎了一地,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摆摊的小贩哭丧着脸,倒也不敢抱怨。

    “哼!”

    张宝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几十文钱直接洒在地上,双手负在背后,迈着不悦的步子走人。

    他要去找人算账去!

    今日他来是为了看赵府办丧事,并不是一大早就看人秀恩爱的,而且还秀了他一脸。

    赵府内堂内。

    赵统坐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摆的饭菜。

    粗茶淡饭不少人会羡慕这样的生活,但真正尝到,估计就要喊苦。

    赵统的面前摆着一碗稀粥,真的就是稀粥,基本见到的都是汤水,至于米粒也不曾见上几颗,桌子上摆的菜,也不知道是玉娘从哪里采摘回来的野菜,他尚且如此,玉娘面前摆着的碗,碗里面的东西足以可以猜到。

    轻轻抬头瞥了一眼,赵统心中道了一句果然如此。

    玉娘碗中干干净净的,一碗都是汤水一点米粒都没有。

    “玉娘啊,我大病初愈,吃这些倒是有些不合适了。”

    赵统放下手中的碗筷,笑吟吟的看着玉娘。

    闻言,玉娘眼眶中含着泪水,袖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轻声细语的说道:“夫君,都是玉娘无能...玉娘明日...明日.....”

    说着说着,却是已经泣不成声。

    见状,赵统轻轻的给自己来了一巴掌,话没有说明白,这倒是惹的小娘子哭了。

    赵统连忙安慰道:“玉娘,我的意思是说,你这碗给我,我现在大病初愈,喝一些汤汤水水最好不过。”边安慰着,拿过玉娘面前的碗,一饮而尽后,满足的擦拭了一下嘴巴,然后留下怔神原地的玉娘,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间。

    一盏茶功夫过后,玉娘回过神来,痴痴的笑了....

    从桌子边端过赵统的碗,低着头,喃喃细语着:“夫君变了。”

    女人最怕就是所托非人,至于富贵贫穷,只要两人能够同舟共济,咬一咬牙,苦日子就过去。

    出了房门,赵统照旧坐在门框上,一手托着下巴,仔细思考着未来的路。

    倘若孤身一人,倒也没有这么多的牵挂,

    只是多出了一个需要照料的人,头一时间就大了不少。

    方方面面就要考虑到。

    “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一下家中无粮的问题。”

    坐在门槛上,赵统右手拖着下巴,脑筋快速的转动着,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好歹也是红旗下长大的娃,这唐诗宋词倒是读了不少,也记了不少,就连一些奇淫巧技也记得不少,只可惜啊....空有这一身的本领却无用武之地,这样本领才能都不能解决眼下家中无粮的问题。

    “今年,灞水结冰,哎,无法钓到名贵的鱼儿,不然也好买个百来文钱。”

    正在赵统苦恼的时候,从东边走来两渔夫,手中提着鱼笼,唉声叹气的从赵统的身边走过,坐在门口赵统竟然傻痴痴的笑了起来,这二人眼中闪过一丝可惜。

    好好的一个娃,就这样傻了。

    “有了有了....”

    赵统兴奋的朝着灞水的方向跑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渔夫手中的鱼竿和鱼笼给抢了过来,然后撒腿丫子就跑。

    “三哥这....”

    两渔夫发楞站在原地,没有被抢走鱼竿与鱼笼的脸部略微僵硬,一时间到也没有反应过来。

    “算了,毕竟这是我们欠找老大一家的....”

    “哼,三哥也是你仁慈,在这个鬼地方守了半年有余,若非....”

    披着蓑衣的中年渔夫恶狠狠的朝着西北的方向看着。

    “老四别多事,走了。”

    老三瞪了一眼老四,低着头,恢复了以往的神色,就跟一个普通的渔夫没有什么两样迈着步子向着这条胡同里最深处走去。

    灞水边上。

    赵统一口气跑了个三公里的路,旋即大口喘着气。

    身子骨本来就虚,这一口气跑了这么远,差一点没把他给憋气。

    苍白的脸色迎接着寒冷刻骨的寒风,脸上的皮肤就像是被刀割过一样,疼的厉害。

    一阵哆嗦。

    紧紧的抓紧衣领,不让冷风吹进衣服里面。

    看着被层层冰霜包裹的灞水,赵统欣慰的笑了。

    看了一下岸边,找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费了吃奶的力气,憋红了脸,努力的抬起来,往冰上一丟。

    噗通~~~

    一个巨大的冰窟窿出现在赵统的面前。

    拿着鱼竿,鱼钩上了一只肥硕的蚯蚓,望着还在折腾的蚯蚓,赵统心中纳闷渔夫是怎么在大冬天找到这样肥的蚯蚓。

    “管这么多做什么,还是钓鱼要紧。”

    嘟囔了一声,赵统专心致志的望着放入冰窟窿中的鱼竿,时不时的吞了吞了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