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让我来?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3082 调教贞观txt下载

一坐便是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赵统倒也不急,耐下性子静静等待着肥硕的鱼儿上钩。

正在灞水边上等待鱼儿上钩的赵统殊不知在这一个时辰内,赵府却是遭了殃。

原来,赵统出门后,没与玉娘打一声招呼,便急匆匆夺了渔夫的鱼篓急匆匆的冲上灞水边上。

玉娘把碗筷收拾完,按照以往的习惯前往房间中,本来想要叮嘱一下赵统要好好的把身体给养好,不要过度劳累...

谁料,这一进门,空荡荡的,只留下一阵西北风,啥都没有剩下。

这下子,玉娘急了,在屋内四处寻找着,赵郎赵郎的喊着,可惜啊...并没有人回应她。

玉娘一下傻了,坐在门口,眼睛豆大的泪水如同断了链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敲在地上,落在白皑皑的雪地上,坚硬无比的雪地悄悄的化开了一点,旋即,寒风一吹,又变得坚硬。

耷拉着脑袋,玉娘悲切的喃喃自语着:“夫君...夫君...你是嫌弃玉娘了吗?”

要是赵统此刻在此,定然狠狠的给自己来两巴掌.....

开啥玩笑...这样的娘子谁舍得放弃...

“小娘子,一人哭泣可有烦恼的事情,不如与本公子说道说道。”张宝带着怜惜的声音俯首的劝慰着。

玉娘没有抬头理会说话的人,不用抬头看,也晓得来人是谁,低着头,看着清楚张宝身后跟着李氏的身影,玉娘出身也算是良好,不然在赵家当势的时候,也不会嫁入赵家作为赵统的媳妇,机灵的脑瓜子一转,想到数日前,赵统突然惹上了风寒,紧接着就是躺在床上,这病迟迟不见好,而在这段时间内,李氏经常来府上送药,在她的耳根子吹风,心念至此,玉娘什么都想通了。

倏然,站了起来,重重的给了眼前的张宝“帕…”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声,清晰的让赵府门口的街坊听的个一清二楚。

尤其是张宝身后的中年妇人刷的一声脸色变得苍白,略微发福的身躯颤抖着上前耷拉着头不敢看向张宝,但是她还未说什么,玉娘呼的一下,给中年妇人的巴掌更是干脆利落,大冬天的,玉娘小手都打的通红,中年妇人与张宝的两张脸就跟猴子的屁股,红彤彤的煞是好笑。

“婶娘,玉娘本以为你真心对待玉娘,但....但...但玉娘不曾想却是害了夫君....倘若夫君有什么三长两短,玉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凄厉带着绝望的声音,本来该是一对诱人的红唇,此刻却因为玉娘牙齿紧紧咬着嘴唇,用力过猛下,变得苍白异常,甚至嘴角处更是流淌出丝丝殷红的鲜血,一双本该亮若星辰的眼眸此刻却变红彤彤的,吓的李氏与张宝二人连连后退,一不小心,这二人后脚跟没有踩稳,直接跌了下去,啃了一个狗屎。

“这...这...”张宝一听心一惊,固然是一个纨绔子弟,但被人这样逼问还是平生第一次,一下子就失了分寸,唯唯诺诺的不敢上前去呵斥。

他这一退,本来只是准备看戏的街坊个个脸色都变得难看。

武德九年,距离战乱才过去多少年,百姓固然不介意当今天子是谁做的,但当今天子介意啊,故而颁发了一系了政令有利百姓休养生息,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关于百姓治安的。

对于作奸犯科的杀人者,基本是处于死刑,无论身份!

这乃是当今天子给天下百姓一颗定心丸。

看戏的街坊,个个面色凝重极为警惕,看向张宝与李氏的眼神极其的不善。

欺负弱女子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况且赵家的赵药罐子的确是窝囊了,需要给一个教训,更何况张家在蓝田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犯不着为了一个破落户而出头。

但把人给害死这就不同了。

谁也不想下一个死的人就是自己。

受了欺负,忍一口气就行,但性命嘛...说不得就要反抗一下。

张宝李氏二人被近百号人注视着,尤其是这近百号人还是抱着敌意,李氏张宝二人一时间,后背被冷汗给浸湿,双腿一软,连滚带爬的跑走。

“你...你给我记着!”

张宝被仆人搀扶着离去,临走前恶狠狠的瞪了玉娘一眼,然则,玉娘早已经心如死灰,双眼如灰无神的仇视着李氏与张宝二人狼狈逃脱的背影。

玉娘一人坐在门口口中直念叨着:“夫君....夫君...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玉娘哭啼悲泣的样子,倒是引得不少人的同情。

“三哥,要不要告诉她...”

“不需多事,不过老五倒是生了一个好女娃,只可惜赵老大却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

渔夫老三拉了一下颇为冲动的老四,摇摇头,神情颇为可惜,隐与人群中,渐渐消失。

坐在灞水边上,鼻涕都被冻出来的赵统,摸了一下有点发僵的鼻子,打了个哈欠,扭动一下脖子,稍稍活络一下筋骨,整整一个时辰不动,再加上这慢慢下着的小雪,他整个人就整的跟雪人似得。

静等着鱼儿上钩的赵统,倏然耳边响起一阵的嘈杂声,那两道剑锋高扬,似有不悦。

钓鱼的人,垂钓只是为了兴趣。

然则,他不同!

他钓鱼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这倒好了,嘈杂的声音容易把鱼儿给吓跑,欲要转身呵斥让其安静的赵统,倏然安静下来,乖乖的转头,紧盯着他手中的鱼竿。

两个身强力壮,浑身上下都是腱子肉,年龄与他相仿的青年人正在扯着嗓门争吵着,就这二人的身板身边也跟着十余人腰上佩刀,杀气腾腾的护卫守护左右。

赵统吞咽着口水,看样子就是权贵人家,不然也没有这样的阵势摆出来,在瞧瞧自己的小身板....

算了!

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他们一马!

赵统心中暗暗想着,双眼直直瞪着冰面上,突然手中的鱼竿一沉,赵统颇为苍白的脸色一喜,手一用力,一条肥硕的鱼跃出水面,就算子啊这样的天气下,这鱼鳞在赵统眼中也极为的耀眼。

“哈,鱼儿终于上钩了,该....”

这话音还未落下,欣喜还未散去,肩膀猛的一股巨力拍下,肩一吃疼,差一点疼的把到手的鱼给放走,还有这满手的油腻是什么鬼...

嫌弃的瞧了一眼,忍着不适,赵统把肥硕的鱼儿放入鱼篓中,这才满脸无辜的看着拍着肩膀的壮汉道:“几位好汉,我身上就这一点肉,家中已经揭不开锅来,还等着这条鱼买一个好价钱救命呢!”

“哈,小哥莫要无悔,我等并非这山中的劫匪,今日有一事,俺想要麻烦你。”青年的壮汉穿着一袭皮袍,系一条深紫的腰带,同漆黑的脸对比的也戴了一顶绛紫色的风帽,宽大几乎当得斗篷,说着轻咳两声:“小兄弟倒是和俺说说这两块那块好。”

让我来?

开什么玩笑!

赵统心中无限鄙视,都快饿死了,等着救命呢,哪有心情和你们这些腰粗肩阔的粗人整这些有的没的,心里这样想着,赵统一声不吭的准备走人。

“真没有眼力劲。”旁边另外一人身着着一件雪白的大袄,穿着也算是讲究,黑色的貂皮帽,加上一条嵌金的腰带,紧紧的锁在腰间,拨开站在赵统身边的壮汉,笑嘻嘻的说着:“小哥,你只需告诉俺这两块玉到底哪里块好,说的好,俺给你一贯的钱,并且送你到家中,说的不好,倒也无妨,百文钱买下小哥手中的鱼,算是报酬了。”

不早说。

赵统心中微微鄙视了一番,旋即停了下来,接过身着紫色袍子壮汉手中的两块玉,仔细的比对起来,眉头微微一挑,落在二人眼中,旋即这二人紧紧的盯着,一刹那间,闭住了呼吸,等待着结果。

“这一块是昆仑玉,一块是蓝田玉,至于这两块玉到底孰优孰劣,二位可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二人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那我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章灞水边上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 玉暖生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