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玉暖生烟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820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恋上邻家大小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他们二人此番争的就是一个胜字!

    当然要听真话。

    赵统低着头,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滑溜的转了一圈。

    玉有好坏,但论品种而言,还真的分不出一二来、

    赵统本人对于玉这一块,可以说并不怎么了解,但是前身固然是一个书呆子,奈何啊..书的读的够多,再加上赵家之前也是家境殷实,无论是和田玉还是蓝田玉,赵统前身都曾见过,甚至是把玩过,继承一切的赵统自然也能认出这两块玉到底是什么玉。

    只是点名出这两块玉的来源,就要给两个发育过头的两青年壮汉一种错觉。

    他——赵统真的会识玉辩玉。

    赵统这一停顿,却是迟迟不曾说出话来,站在赵统左右两边的青年壮汉眼巴巴的望着赵统等待着答案,他们父辈固然为同僚,但暗里面也在争,当然这争只不过是在争意气罢了。

    赵统继续装模作样的瞧了一番,站在赵统身边的二人能看出,在赵统的眉峰间隐隐流露出难以决断之色,不过越是这样,这二人心中越是肯定眼前年龄与他们二人相仿的赵统真的会识玉,心中越是肯定,就越是着急,眼巴巴的望着赵统,等待着答案。

    “这....”赵统举起右手的昆仑玉,站在赵统旁边也是最早找上赵统来分辨玉好快的青年壮汉眼睛一亮,脸色上流露出一抹喜色,但接下来,他立即又黯淡下去,只见赵统放下手中的昆仑玉,拿下举起左手边的蓝田玉极其难为的说道:“鄙人看来,还是这蓝田玉更甚一筹。”

    “哈哈~~~宝林你听到没有,还是俺的玉好。”

    “小哥,能不能说出个一二来,这块毕竟乃是长辈所赐,输给一个满是肌肉的程铁牛,我尉迟宝林心中不服。”

    尉迟宝林?程铁牛?

    赵统心中一咯噔,尼玛的,这不是程咬金、尉迟恭的长子,这.....

    眨巴的不经意间咬了一下舌头,忍着痛,赵统按捺住心头的震惊,既然戏已经演到这份上,还是要继续演下去,而且还必须要装的很懂,首先...就要把自己给骗过去。

    这时,赵统恰好好处的叹了一口气,眼睛微微一瞥已经放到尉迟宝林手中的昆仑玉,眼露可惜之色,旋即正了正色,用着不容置于的语气:“这位公子手中的玉,颜色白中泛青,细腻,滋润,微透明,宛如羊脂,应该乃是一块上等的羊脂玉,这一块美玉,可当传家宝传承下去,所谓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这位公子今后要善待这块玉,这两块玉从质地上,几乎是不相上下,但之所以这位程公子手中的蓝田玉为胜,乃是暖玉生烟,有一句诗句二位公子可曾听闻过?”

    “哦?还有以诗为证?”

    赵统这么一说,程处默、尉迟宝林兴趣上来,自从他们老爹帮着当今天子夺得天下,使得五湖四海之内,天下承平,他们乃是武勋之后,自从天子登基后,他们老爹就逼着他们多读点书....更何况,风花雪月之地,更应有诗词助兴,这几年来,混蛋的事情做了不少,尤其是花钱买诗更是不在少数,为的就是在青楼中,博得美人一笑。

    当然,倘若赵统说的是其他的,他们二人倒也不感兴趣,唯独这玉暖生烟究竟是何典故,这二人却是一头雾水。

    见状,赵统心中一阵窃喜,时机已经成熟,这两只肥肥的羔羊已经上套,接下来,就是看他的屠羊术,如论赚更多的钱财。

    没错!从这一块,辨别出昆仑玉和蓝田玉后,赵统就等待着这一切,目的就是为了讹钱.....

    随之,赵统轻咳一声,声泪俱下念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

    从未听闻过还有这等诗词,不过这诗中的确有玉暖生烟之意,不过这二人的眼神却有点诡异,赵统的年龄与他们相仿,断然做出这样的诗来,而且其中的意境,像是一个妻子病逝,独留一人悲伤的意境在。

    “小哥,这诗乃是那位提笔而作。”

    程处默眼睛一亮,这诗好啊,当即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道,一旁的尉迟宝林也是眼巴巴的望着,程处默能想到的,他同样能想到。

    “乃是家父所做,当年家母身亡后,家父在书房中做下此诗。”

    赵统脸色落寞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则是对着还隔着百来年的未曾出世李商隐只能对不起了.....

    “好文采,可否让我们二人见见令尊。”尉迟宝林与程处默二人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二人心中对于这首诗可谓是心里痒痒的...

    “家...家父他..已病故。”

    莫名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丝记忆来,一个中年男子拍着自己的肩膀,眼中满是慈祥和蔼,心头一咯噔,泪腺再也承受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情到深处,不能自己!固然是前身的记忆,但他现在就是赵统啊....

    “抱歉,俺....”

    二人脸色一红,问到赵统的伤心处,不知该如何安慰。

    “无碍,两位公子事已完毕,在下该走,家中还有娘子在等待,倘若不回去,今日...恐怕就要饿上一整天。”

    擦拭一下眼角泪水,赵统拱手回应道,旋即就要抽身离去。

    尉迟宝林欲要开口却不知怎么说出口来,他心中觉得并非他手中的玉比程处默手中的蓝田玉差,实则乃是赵统寄托情思,故而程处默胜了,心中的那点不爽利也烟消云散,旋即回头看了一眼随从,命令三四人随赵统一同回到家中。

    “这位小哥,这乃是一贯钱你且拿去,这三人护送你回到府中,只是不知小哥姓名,今日得以见到乃是缘分,不如互通姓名。”

    尉迟宝林递过一贯钱给赵统,心中稍微有点愧疚的说道。

    他乃是武勋之后,讲究的乃是脾性相投。

    听尉迟宝林这么一说,程处默当今点头回应道:“他乃是尉迟宝林,刚才你也他说过,至于俺嘛——程处默。”

    “赵统。”

    赵统报上自个的姓名后,一躬身,欲要离去时,突然程处默跑上前,拉着赵统的衣袖道:“赵兄弟这诗就交付于我,今后你若有事,可来长安找俺,必定相助。”说着程处默解下来腰牌,啪的一声放在赵统手掌心,不得赵统说什么,便转身离去,紧紧拉着尉迟宝林,不让尉迟宝林上前...

    见状,赵统苦笑一声,眼神中似乎有那么一点的不舍,这点不舍落在程处默、尉迟宝林二人眼中愧疚更深,然则,赵统此刻心中却在暗笑,这钱没有拿到,但是却拿了一块护身符,却是好用啊...

    尤其是这前身死的有点冤枉啊....

    一路上,尉迟宝林的随从护送到赵统回到赵府后,便回到尉迟宝林的身边,把赵统的住址说了清楚。

    听闻,尉迟宝林眼睛一亮,喃喃自语着:“赵府...蓝田县....赵统...此行值了!”

    旋即一笑,心中的兴奋丝毫不亚于得了诗的程处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