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三仙入鱼锅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3004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一世之尊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回到家门口,见到一个傻娘们坐在门口,暗自哭泣着,泪珠一点一滴的滴落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无声的抽泣着。

    “玉娘....”

    不明所以的赵统,悄悄的上前,左手还拎着鱼,右手轻轻的搭在玉娘的肩膀上,小声的开口。

    处于悲伤中的玉娘猛的抬头,便见到赵统站在自个面前,欲要站起来时,腿一软,差一点摔倒在地,赵统见状立即扶助玉娘,旋即玉娘扑在赵统身上,口中直喃喃着:“夫...夫君......”

    怀中的美人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

    初到这个世道,本以为了无牵挂,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心头猛的一颤,怀中的女人似乎紧紧的挂在自己的心坎里。

    “哎..这一次真的是放不下了。”

    赵统心中默念着,人非铁石,如何做到铁石心肠,就算是铁石做的心肠,这一刻,也足以融化。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回想前身所做的一切,真当不是人...

    胸口的早已经被泪水浸湿,天空中雪片密密地飘着,象织成了一面白网,丈把远外就什么也不见,只有灰色的底子上飞着成千上累万的白点,寒风一吹,冷意十足,赵统轻轻的推搡着玉娘的身体,玉娘却丝毫没有半点反应。

    “不好。”

    赵统心一突,右手手背靠在玉娘的额头上,心一惊,滚烫的触感袭击着赵统的手背。

    放下手中的鱼篓,双手环抱起玉娘柔弱无骨的身躯,快速的冲进房间中,回到房间后,赵统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为玉娘宽衣解带后,把家中仅剩的两张被单全部盖在玉娘的身上,然后,快速的跑到门口,见鱼篓子的鱼还在,心中的小石头落下,但玉娘在这个时候却病了,小石头落下,大石头却猛的挂在心头。

    在另外的一侧厢房中,赵统紧盯着锅炉中即将沸腾的水。

    等水一哔哔的响起来,赵统立即倒入盆子中,找了一块干净的麻布,调试好水温后,手直接伸入进去,滚烫的水,与冰冷的手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赵统一龇牙...

    疼啊!

    刺骨的疼,手快速的伸了回来,揉搓两下,又伸入进去,然后又往沸腾的水中添加着已经结成小冰块的水,等水温慢慢的降下来,赵统觉得差不多,端着水跑到房间中,稍微凉意的毛巾披在玉娘的额头上,紧皱着眉头的玉娘一下子眉头松散开来,嘴角微微的往上一扬。

    这一夜,赵统除了把鱼篓中还没有死掉的鱼安置了一个家外,就是整夜给玉娘不停的换着毛巾,这一夜,他只能紧紧的裹住衣裳,抵御着这该死的严寒。

    等到日出破晓了,外头漫无边际的大雪停了下来,冬阳悄悄的冒出头,俯仰着这个急需它存在的人世间。

    天一亮,玉娘如同往常一样,睁开了眼,醒了过来,不过其余的没有与以往一样,玉娘一起来便见到身上盖着的两张被子,以及身边坐着的赵统,以及赵统手中提着的毛巾全部落入玉娘的视线中,欲要开口叫醒赵统却不忍心,到了嘴边的话,又吞咽了进去,静静的看着倒睡在床头的男子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下意识的掀开被子,看了一下只剩下亵衣的身体,俏脸不由的一红,红的就像是熟透的苹果。

    第一次,她的丈夫为她宽衣解带。

    她与赵统结为夫妻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但是一年的时间内,赵统从未碰过她,就连新婚燕尔之日,赵统也一人呆在书房中,似乎他的书籍,比她这位妻子还要宝贵。

    昨日...昨日...

    想着想着,玉娘身子一阵滚烫,俏脸红果果的,眼角的余角瞥了一下天色,心一惊,蹑手蹑脚的起来,欲要起来做一下早饭,拿起早已经放在床头干净舒适的衣服后,玉娘立即穿了上去,欲要拿起床被往熟睡中的赵统身上盖去的时候。

    赵统猛的一起身,视线先是紧盯着床,旋即扭头就见到惊疑不定的玉娘,眉头微微一皱,不容置疑的说道:“瞎闹什么,玉娘你病还未好,赶紧给我回去。”

    玉娘极其不情愿的扭捏着身子,脱去上衣,重新回到床上,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第一次,赵统这般关心过她。

    “玉娘啊,现在我有钱了。”赵统眼珠子一转,立即从怀中掏出沉甸甸的一贯钱放在玉娘的面前,笑吟吟的样子,似乎在说快来夸我啊...赵统露出自得之色,自顾自的说了昨日的事情...

    玉娘侧着身子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全心全意的落在赵统的身上,眼中藏着一丝就连她自个都没有察觉到的自豪。

    夫妻本是同林鸟,那里来的那么多的秘密。

    等赵统说完后,玉娘便把昨日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听玉娘的语气,赵统心里知晓,这傻娘们希望他把这事给瞥的一干二净。

    “此事玉娘你就不必担心,自有为夫来处理。”

    换做以往时,赵统恐怕就要带着玉娘离开蓝田县,但时下却不是同了...赵统下意识的摸了一摸腰上的腰牌,露出诡异的笑容。

    “玉娘你且躺好,我昨日钓了一只大鱼上来,恰好可以给你补补身子,还有乖乖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要多说。”赵统伸出食指靠着玉娘的诱人的嘴唇,不让其多言,当即就回到另外一侧的厨房中,望着赵统离去的背影,以及嘴唇上残留着的余温,玉娘拉上被子,捂着脸,细声低语着:“夫君变了....”

    厨房中,赵统看着木盆中欢快畅游的大鲢鱼,白花花的身子..啧啧..想想就流口水。

    磨刀霍霍向大鱼!

    赵统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慢慢的摩擦着,等到刀锋发出寒光,一手挑起大鱼,菜刀干脆利落的拍下,还在活泼乱跳的大鲢鱼,直挺挺的躺在青石板的地面上。

    大鲢鱼放在案板上,开始剥鱼鳞,等鱼鳞剥的差不多后,放在清水中清洗,手一伸入清水中,大冬天的,刺骨的寒,直接从手掌心刺激着身体的神经末梢,整个人顿时觉得不好,快速的清理鲢鱼的肚子内的残留物后,赵统往锅中放入清水,清洗完毕的大鲢鱼也顺便入了锅,然后开始切了几片葱姜等待着水开的那一刻放入这三大仙的其中二仙。

    葱姜蒜这乃是食材的三大仙,基本炒菜什么的,都会放入这三样其中的一样,做为佐料增味。

    等过了半个时辰后,水开了,清香飘荡,赵统见了沸腾中已经发白的鱼肉,与稠如白玉的鱼汤后,拿着勺子,尝了一口,味道还算不错,鲜是够鲜,但鱼腥味还是有点重,此刻放入葱姜,恰好可以祛除这点残留的鱼腥味,接下来剩下的只有单纯的鱼鲜。

    等汤慢慢的收进去,赵统端了一大碗,上面放了最鲜嫩部位的鲢鱼肉,小心翼翼的端到厢房中。

    躲在被窝中的玉娘小脸蛋依然通红着,倏然闻到这鲜美的味道,掀开被子,就见到赵统笑眯眯的捧着一大碗鱼汤坐在她的面前。

    “夫君....”

    玉娘轻轻的呢喃着,小脸蛋几乎就是熟透的红苹果,看的赵统喉咙咕噜一动,吞咽着口水。

    秀色可餐,不外乎如此而已。

    靠在床头上的玉娘,被赵统一口一口的喂着,享受这难得的二人世界。

    突然,外头传来一阵嘈杂声,打扰了这番甜腻的平静。

    赵统眉头一挑,按捺住欲要起身的玉娘,脸色一肃:“玉娘,我且出去瞧瞧,你不可起来。”

    吩咐完,迈着大步子出了房门,来到赵府门外,就见到官府的衙役把偌大的赵府给包围住,同时映入赵统眼帘的还是得意洋洋的张家大公子——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