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那我跪了!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413 调教贞观txt下载
“张宝。”

    赵统一双似湖水般深邃的眼眸犹如这十二月的天气一样,一寒,深不见爱的古潭内,一波冬水不曾乍起,有的只有冷到骨子里面的冷。

    “你..你...”

    张宝连连退后了数步,躲在小厮身后,不敢张眼却看着赵统,那双眼睛的确是可怕...冷...冷到他腿肚子都开始打颤,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包,张宝小时候的记忆刷的一下冒了出来、

    张家、赵家乃是蓝田县有名有望的大家,只不过赵家自从开皇年来就一直压着张家,直到半年前兴盛的赵家突然的衰败了下来,赵家的家主病死,张家见状立即出手吞并赵家在蓝田县内的家业,当然这些并非是张宝有点害怕眼前这人人口中说的赵药罐子的原因。

    他头的包,就是赵药罐子砸的,当初砸下去,差一点要了他的命,幸亏...他命大,才没有把小命交付到阎罗王的手中。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赵统拿着石头的眼神,不就是这种...

    “明府这是何意?”(唐朝的时候,县令的尊称是明府、)

    赵统向着走到面前的蓝田县县令吴穹一拱手,行了一个晚辈礼。

    吴穹见状心中暗暗称赞,就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倒是让他有了一点好感。

    “哎.....”

    心中有愧,但又无法多言,吴县令没有多言,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统,便欲要转身离去,然则身后走来一魁梧的大汉,穿着官府,腰上佩戴着刀,络腮的胡子,迈着流星大步走来,一手按住吴穹的肩膀道:“明府不必急着走,这里还需要您主持公道。”

    来者说话的态度固然恭敬,但是这手脚放的位置却谈不上恭敬。

    赵统见来者眼睛直接眯成一条缝。

    来者乃是张宝的叔父张天成,张天成乃是蓝田县的县尉,县尉负责管辖诸曹吏员、追捕盗贼,但张家坐县尉位置的已经有百年的时间长,当当年也只有赵家能压张家一头,此后赵家没落,张家就成了蓝田县名副其实的地头蛇,谁也不敢动的地头蛇。

    就连这吴穹吴县令,按理来说他本是蓝田县职权最大的人,他旗下分主簿、县丞、县尉三职,其意就是为了辅助他更好的管理蓝田县,这下子倒好,主簿乃是他的人,但是县丞却是和张家穿着一条裤子。

    今日他本不想来,奈何啊....势必人强,他不得不来。

    吴穹的现状,使得赵统不由的感慨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话说的极其小声,也只有吴穹张天成二人得以听见,他们二人不由的楞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一人冷笑连连,一人感同身受。

    当年,赵家助他压了张家整整九年的时间。

    九年的时间内,谁料赵家顷刻间没了,张家上头少一个可以压制的势力,从武德九年六月开始,张家就彻底把蓝田县紧紧的握在手中,就算他有心,也无这力。

    他吴穹并非是忘恩负义之人,只是...正如赵统所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只有一日乃是蓝田县令,一日就不得不身不由己。

    吴穹颔首略感羞愧,眼睛瞥向赵府门口,种着的一株梅花。

    在严寒的冬天,腊梅昂首怒放。腊梅的花瓣有五个,呈密桃形,中间是几根细细的花芯,开的极其的娇艳,傲骨嶙峋,他吴穹做的到吗?

    不能....

    心中早已经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不然他今日人就不会来到赵府门口。

    至于张宝所说的那些理由,吴穹没有一个相信的,坊间的流传的话,吴穹心里都一清二楚,张宝这厮是准备借着他的手,把赵府唯一的子嗣赵统给关进牢狱中,好把美娇娘揽入自己的怀中。

    “赵药罐子,今日只要你跪下来,喊本公子两句爷爷,本公子就放你一马。”

    张宝躲在张天成的背后,一张俊逸的脸却是戾气纵横,着实是可惜了这张脸皮子。

    张宝这话一脱口,张天成身子微微一僵,有这样反应的人,不仅只有张天成,就连人群中的两渔夫还有蓝田县令脸色都变得极度难看,看向张宝的方向满是阴冷。

    杀人不过点头低!

    但张宝却过了...

    过了一条线!

    他们心头的底线!

    就连张天成此时也心知不妙,不过已经把这个步子迈出去,再收回去,恐怕他蓝田张家的威名就会散的一干二净。

    上前一步,张天成那张仿佛被刀斧修理过的脸,一双阴鸷的眸子紧紧的盯在赵统的身上,浑身的气场一展,悉数的落在赵统身上,这乃是来至上位者的气场,固然乃是一个小小的县尉,不过这小小也要看对谁而言,倘若对于一介小老百姓的话,这小就是大。

    众人皆在等待着赵统的反应。

    人群的带着斗笠的渔夫,已经是沟壑纵横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倘若此人做了有辱赵家门风事情,说不得,他就要替赵老大清理门户。

    “此话当真?”

    “自然!”

    张天成一听心中刹那一喜,只要这小子能乖乖的顺着他的意思走,今日的处理到也不会落人诟病,更何况,天子脚下,就算传入京内,也没有会拿这件事情当做攻击张家的把柄。

    “确定?”

    “哼!老夫一言九鼎,岂会做那等出尔反尔之事。”

    闻言,赵统冷冷一笑,嘴角轻轻往上一扬,张天成心中莫名的一寒,终觉的的有点不妥,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容不得他有什么犹豫,当即脸色变得越来越冷。

    人群的老四与老三两渔夫双拳紧握,只要赵统敢跪下来,他们二人定然就地斩杀,纵然身份暴露也无所谓!

    “那我跪了。”

    赵统顺势欲要跪下时,哐当一声,一块腰牌从赵统的腰上掉落,滚下了台阶,滚到张天成与吴穹二人的面前。

    二人下意识的低头一看,见到腰牌上刻着的字后,瞬间脸色一变,尤其是张天成猛一回头,狠狠的对着张宝抽了一巴掌,旋即,步如飞箭,快速来到赵统面前,欲要扶住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章 三仙入鱼锅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七章百花低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