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暴利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901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神级英雄 江山权色 龙印战神 气冲星空 史上第一祖师爷 天才霸主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魔狱
次日,天一早,灰蒙蒙的天还下着大雪的时候,赵府门口早早的就已经摆起了摊。

    说起来也是奇怪,这摊子与其他的不同,只是一张简单的木桌子,木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红色的箱子,这红色的箱子好生的大个,用眼睛去观察的话,大概有一米高半米宽,以及旁边挂着一个白布,布上的字清晰明显,只需要稍微识个字的基本都能看的懂。

    一旁的玉娘忐忑不安的坐在赵统身边,赵统则是老神在在的坐着,手中就差了一个羽扇,要不了还真的有一种诸葛在世,胸有成竹的范出来,只可惜啊....这大寒天的,还真的没有几个人会想不开,去弄这些没什么实用性的东西。

    看着天色,心中见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后,赵统随即一起身,扯着嗓子大喊着:“走过路过千万不别错过,两文钱抽个大奖不吃亏,两文钱抽个大奖不吃亏喽。”

    别有新意的喊话声,这不一出门的街坊就停下步伐,站在赵统的摊子面前,左顾右看的,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玉娘,你跟叔说说,这上面写的可是真的。”

    识字的人,心头倒是有一点忐忑不安了,总觉得这天下不可能有掉馅饼的好事。

    街头小巷的那些走卒贩夫,基本与商这个字眼扯上关系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是抱着那种无奸不商的心态,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待做生意的人。

    “赵叔你没有看错,我这白布商清楚的写着,一等奖一贯钱,但只有一名,二等奖五百文有三名,三等奖一百文,仅仅只有五名,四等奖五十文十名,至于五等奖仅仅只有五文,至于奖励的人数若干名。”

    赵统闻言直接抢过玉娘的话头回应了老赵头,赵家的这条街上,隔壁的老赵头也就是眼前的这位,也算是读过书的人,在乡里乡亲中也算是颇有名望,毕竟读书人嘛...还是比较受人尊敬的。

    老赵头心中一动,当即掏出两文钱交付到赵统的手上,手伸进那个大大的红色箱子中,苍老布满青筋的右手左掏右选的,手中捏了一张纸,又放了下来,思考了极久,慢慢的周遭的街坊聚集到了过来,稍微识字的为围观的群众念着白布上写的字,不少的人眼睛一亮,但见到老赵头一人还在那边挑选着,几个年轻的人心中就不爽了,大声的呵斥道:“老赵头快点选,本大爷还准备拿个一等奖回来,赶紧的退下去。”

    一人起哄时,老赵头还恍若无人,旋即后面的人越来越多的时,老赵头脸色一变,心里也晓得众怒不可犯,当即从红色的大箱子中抽出一张被折叠好的纸条。

    老赵头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下,带着希冀的眼神摊开了字条,见字条上面写着浓浓的一个三字后,老赵头脸色不喜,走到刚才几个大声囔囔的年轻人面色,浑浊的双眸中没有喜色,有的只有无尽的怒火,只听见老赵头大声的喊着:“你们几个倒霉的兔崽子,要是你们不喊,老夫定然能抽个一等奖,现在...现在倒好了...一个三等奖...呸!”

    老赵头朝着青石板的地面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赵统见状眼皮子直直的抽筋....他有一种冲动,上前直接踹了老赵头,把他当做麻布,把地板洗的干干净净。

    发泄完后,老赵头才极不情愿的转过了身子,来到赵统面前,重重的拍了下去,等待赵统的兑现。

    “三等奖,五十文,拿去。”

    赵统极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五十文拍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面,老赵头见五十枚金闪闪的铜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赶紧的把这五十文金闪闪的铜钱收进口袋中。

    五十文!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不少的人就开始动了歪脑筋,不过想起昨日赵府门口发生的事情,心头的热火瞬间就降了下去,眼前坐在木椅子上的赵大药罐子可以说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半年前赵家突然的破落,按理来说啊...昨日张天成没有必要怕他,大可直接抄了赵大药罐子的家,但事实上却是不仅没有把家给抄了,顺便还为赵家添砖加瓦,送了整整十贯的大钱到赵府上。

    十贯的大钱啊....想想他们就要流口水....

    一石米可以供给一个成年人完全吃上一月,省点吃,则可以吃足两月,至于一家五口,差不多则是要半月余上下。

    武德九年,一贯钱可以换取二十石米,十贯则是两百石,两百石米足以可以让一家五口之家,足足吃上七八年之久,当然了,这也只是在预想中,还需要买菜米油盐之类,过上新年还需要换上新的衣裳,但是十贯的钱,就算这般开销也足以用上三年。

    一等奖,一贯的大钱!

    足足可以支撑半年的开销,甚至勒紧裤腰带,一年也足矣。

    赵统一兑换老赵头的五十文钱,旁边围观的街坊个个眼睛都红了起来,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欲要上前抢夺,但是都红色的大箱子被赵统紧紧的抱紧,生怕有人浑水摸鱼之下,让他血本无归。

    “一个个排好队!交上两文钱,抽取一张,一旦放下舞弊者,立即报官!”

    要是换做以往的赵统赵大药罐子说这话,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听,但昨日的一幕,不少的人还记忆尤深,当即个个排好了队伍,一个时辰过后,大红纸箱中的纸条慢慢的减少,不少的人唉声叹气的,瞧着赵统的方向,脚步伸了出去后,又缩了回来,摸了一下干瘪的口袋,心头叹了一口气,算了还是明日再来,说不得大奖就落入他的手掌心。

    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就算那些中奖的,也抱着的这样的想法。

    不少中奖的人回到家中后,口袋中揣着来两文钱急匆匆跑出来,欲要再试试运气的时候,却见赵统欲要收了摊子。

    “赵娃子,这么早就收摊,晌午过后,可继续再摆。”

    开口的人是第一个买也是第一个中奖的老赵头,眼巴巴的看着赵统,生怕从赵统的口中得到一个不字。

    “哎..生意不好做,今日却是亏本了....”赵统垂头丧气的说着,整个人神情有些低迷,见赵统这幅样子,老赵头等人心头一咯噔,立即上前劝诫着,他们还准备这赵大药罐身上狠狠的捞一把。

    “哎,算了....算了...出来做生意却是讲究一个信字,晌午过后,继续摆了。”

    赵统摆了一下手,与玉娘二人一起摆着桌子回到了府邸内,旋即大门啪的一声关上了,赵府门口,几个眼巴巴的人站在门外,唉声叹气的....

    站在老赵头身后的一个年轻人,拿起被丢在地上的不曾中奖的纸条,心头一动,倒是有了一个主意,乘人不注意的时候,捡了几张白纸揣进口袋中,小心翼翼的瞧了四周,立即撒腿回到了家中。

    至于关上门后的,赵统与玉娘二人吃力的搬着桌子,搬回厢房后,赵统立即关上了门,玉娘则是闷闷不乐的坐在床头,有气无力的叨叨念着:“夫君,我们晌午过后不摆了吧。”

    闻言,赵统一愣,旋即,瞧见玉娘闷闷不乐的神情,心头一动,便明白玉娘的想法,轻轻抚摸着玉娘的秀发笑道:“傻娘们瞎想什么,今天,为夫整整卖了五百张,共进账一贯大钱,支出为两百文,玉娘你说说为夫是赚了还是陪了。”

    玉娘耳朵一耸,就跟兔子一样,立即起了身,一不小心就碰到了赵统的下巴,赵统不由的一阵吃痛....

    “这脑袋...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