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欺人太甚!(求收藏)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605 调教贞观txt下载

一早上,整整进账八百文!

玉娘小嘴张的老大了,忽然发现失态了,立即右手紧紧的捂着嘴,有点难以置信。

钱不是这么好赚的,当年赵府还蓝田县数一数二的大家时,她确实不用为生计着想,自半年前,玉娘不沾阳春水的五指,开始沾染了阳春水,终究明白这一文钱一文钱的到底有多么的难赚。

而今,赵统一早上,就尽赚了八百文,玉娘一时间失态没有反应过来。

“夫君,一早就能赚八百文,岂不是等下晌午过后,一日就可净入一贯六百文?”

掰着指头,玉娘仔细的数着,发现手指头都已经不够用,这下子也顾不得形象,小嘴张的大大的,还挺诱人的。

“数不是这样算的。”赵统扶了一下额头,轻轻敲了一下玉娘的脑门,玉娘一吃疼,幽怨的瞪了赵统一眼,这一瞪啊...心神荡漾,犹如平静的湖面,忽然来了一阵春风,吹皱了一湖春水,重重的咳了两声,赵统定了定神:“玉娘,今早不过刚摆摊,名气还未打出去,今日晌午过后,人数说不得就要翻上两翻,所以说啊...现在还需要玉娘动动手指头喽..重新再去裁剪昨晚一般大小的纸块。”

玉娘重重的一点头,踩着欢快的小步伐,从柜子中的剪刀以及昨日没有裁剪完的白纸重新拿出来放在地上,快速的裁剪起来,这一来生二来熟,经过昨日的磨炼,玉娘裁剪的速度一下子加快了不少。

把那些写着五字的纸条重新的放了进去,每一张,赵统都仔细的观察,看是否上面有记号,有奖的纸他都必须要回首,重新再去制作的话,极其麻烦,一向信奉能不走路,就不走路的赵统是秉持着废物利用的好习惯,至于其余的纸条,则是被赵统全部扔进火炉中,全部焚烧掉。

等做完这些后,赵统坐在椅子上,仔细的思考着,这八百文钱赚的如此轻易,就连自己都心动了,更何况是其他的人,说不得现在就已经有人眼中已经开始准备走歪门邪道。

“终究这样的做法只能赚去快钱,说白了,还是一个歪门邪道。”赵统心中暗想着,不过转念一想这歪门邪道说歪门邪道,倒是颇为的有趣,不由的嘴角轻轻的往上一翘,倒是笑了起来。

夫妻二人一中午不曾吃过饭,赵统空下手,玉娘裁剪,他来包装,等全部做完的后,已经来到未时,外头还下着雪,庭院内的积雪已经积累上厚厚的一层,这一层接着一层,煞是有趣。

夫妻二人抬着木桌子,打开了赵府的大门,一推开门,就见到赵府的大门,大门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都站在赵府的大门口,一个个都已经排好了队伍,等待着赵统木桌子落下的那一瞬间,瞬间,周遭的呼吸变的浓重,雪花飘落下来,沉重的呼吸声,一瞬间就把欲要落下的雪花,吹了个虚无。

等着赵统与玉娘二人把红色的大箱子再一次搬出来后,这呼吸声瞬间加重,一个个都气喘如牛,不少的人双眼渐渐变得通红。

发大财的机会啊....

“各位乡里乡亲,排好队伍,等白布上的钱都入了乡亲们的口袋中,小子就收摊不摆了。”

赵统话音一落,就引起不小的轰动,本来就眼红的人,一刹那间血液倒冲,双眼红的跟血色残阳般,看的人心肝儿直颤抖着。

“三等奖、二等奖、一等奖、都未曾有主,各位加把劲了,今日售光了,今日小子就收摊了,预祝各位个个财源广进,今年发个大财,至于明年嘛..”赵统故意停顿了一下,不少的人倒是被赵统这样说话的方式给吸引住了,都眼巴巴的看着赵统以及赵统身边的大红箱子,至于玉娘...则无形被忽略掉...

赵统见机差不多了,一声高喝道:“至于明年嘛...今年都尚且这般好运,明年自然是好上加好啦,未曾娶妻的,明年定然能娶上妻,未曾有子的,明年定然能得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好!”

“承赵娃子的吉言了。”

“哥哥明年要是能娶上媳妇,定然给你包一份厚礼。”人群中,一个穿着破烂棉衣,手中紧紧握着两文钱的络腮胡须的憨厚大汉,举起右手大吼道。

“小子现在这里谢过王同兄长啦。”

赵统一拱手,笑眯眯的预先祝贺道。

王同一听,心中一阵舒爽,眼睫毛不由的翘的跟月牙似的,憨厚的脸上的笑容笑的老开心了...

好话谁都听的起劲。

“已到十二月,今小子就趁这个机会,向各位街坊道一声新年好,感谢街坊们这半年来的相助。”

赵统也不含糊,并非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话一说完,就向着正在排队的街坊行了一礼。

大礼啊....

排着队的街坊神情一慌张,连忙的摆手,也是有样学样的回应了一礼,脸色虽然带着一丝的慌张,但怎么也掩盖不住眼眸中的喜色,以及深藏喜色的愧疚。

赵统这一礼,排队的街坊排队的顺序变得井然有序,没有一个人准备插队,都是乖乖的把手中紧握的两文钱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然后快速的从大红箱子中抽取出一张纸条。

等到老赵头的时候,老赵头本来还想要摸索一番,但是想到赵统刚才的作为,做为长辈的...那里还有脸皮继续东捣鼓西捣鼓的,赶紧的从大红箱子中抽出一张,推到了一旁,至于手中的纸条,被老赵头紧紧的握紧,小老头颇为有趣的山羊胡,随着砰砰的心跳,挂上白皑皑雪花的山羊胡一阵的颤抖着,就像是城头两旁中的枫树,早已是掉光了殷红的枫叶,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枝,挂上了冰棱,随着寒冷的冬风一阵的抖动下,直接挂落在地。

慢慢的,箱子中的纸条慢慢的减少,但是继续排队的人不曾减少过,不少的人中了五等奖,换了五文钱,继续排队抽奖,也有一两个幸运的人中了四等奖,换了五十文,但是他们都不曾收敛主,继续排上队,说不定,中一等奖的人就是他了!

突然,一阵兴奋的喊话声从人群中传出,只见一大约二十来岁的青年手中执纸条,欢快的跑到赵统面前,啪的一声,放在赵统面前,口中囔囔着:“我中奖了!中了一等奖!赶紧给我兑换!”

青年人双眼通红,看向赵统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只落入圈套中的猎物一样,有点渗人.....

“等等....”赵统一手拍掉青年人的双手,让他从桌子上拿开,然后在青年人愤怒的眼神以及欲要开口的怒骂中,赵统一开口打断了青年人的想法:“王五,我就最后一声喊你一声王五兄长了....”

就在王五不明所以的时候,赵统直接抄起桌子上的纸条,本来清澈如水的眸子,就像是傍晚的湖水,染上了黄昏的残红,赵统紧紧攥紧着王五放在桌子上的纸条,直接甩在王五脸上!

“滚!”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章 暴利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十一章 假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