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假的!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592 调教贞观txt下载

“假的?”王五眼珠子一转,也不晓得赵统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一贯的钱实在是太有诱惑力,王五心一定,脸一红,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对着赵统大吼着:“你!既然不愿意兑换,何必污蔑我!”

唾沫星子飞了一地,赵统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擦拭着脸上的口水,然后极为嫌弃的把手帕扔在地上。

略带着怒火的眸子就这样与王五的视线对撞着,赵统不在继续开口,则是冷漠的起身,走到丢在王五脚边的纸条,轻轻摇摇道:“王五这可是你的?”

王五以为赵统会做鬼,赶紧上下打量了一番,立即点了头,喜色直接上了眉梢,得意洋洋中又带着忿忿不平道:“真的跑不了,赵大药罐子,你可敢让周围的街坊瞧一瞧?”

闻言,赵统嘴角微微的往上一扬,如同这天一样寒冷的眸子盯着王五,冷哼道:“呵呵,你要查来便是,这些街坊你可选择一人来验证,不过,王五你一家子的人就休想了。”

“哼!”

王五也有样学样的冷哼了一声,走到人群中,仔细的挑选了一番,都是街坊,基本都是知根知底的,王五眼珠子一转,肚子里的那些坏水便蹭蹭的冒了出来,大步流星的走到一旁还在紧紧攥着纸条的老赵头,颇为恭敬的行了一礼道:“赵先生你乃是大伙的先生,您火眼金睛的,一定能看出真伪......”

一阵马屁拍下来,旁边站着的街坊,听得都起了鸡皮疙瘩,这老赵头倒好,倒是甘之如饴,装模作样一番,双手负在背后,起步间,抬着八字步,走到赵统面前,双眼盯着从未离开木桌子上王五中奖的纸条,见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壹的黑色字体,老赵头极为不悦的回头瞪了一眼王五。

似乎王五这厮让自己上来,并非是为了给自己长面子,而是要让自己颜面丢光啊!

怪不得,这赵家的娃娃刚接过王五手中的纸条,就立即判断这是一张假的。

“赵先生是真是假你倒是给俺一个回信。”

见老赵头的脸色,王五心中一咯噔,一种不妙的感觉直接蔓上了心头,就像是瘟疫一样,快速的传染身体,从头到脚,都有一种化不开的寒冷,他继续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应,肯定了,自己就可以拿着这张一等奖的纸条换区整整一贯钱,让自己痛快的喝个够,也顺便把欠了银钩赌坊的钱给换了。

一贯钱!一贯钱!

就可以解决掉自己身上全部的问题。

“假的!”

当老赵头说出这个字眼的时候,老赵头自个送了一口气,正在排队的街坊中,大部分的人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他们刚开始的时候既是希望赵统给能出一个完美的解释,同时也在恐惧着,生怕大将被人给领走了。

“假的?”王五声音的分贝一下子提高了五分上去,嗓音有点沙哑,这沙哑中带着一丝的阴冷,他觉得老赵头这是在耍他!

他之所以选择老赵头,是因为整个蓝田县的人都知道,蓝田县有一个叫做赵前的不得志的书生,书生不得志就算了,更难得的是这书生也是牛鼻子脾气,容不得别人一丝的戏谑与他,后来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了,老赵头就直接和赵家给干上了,这一怼,就直接怼了几十年,这几十年来,老赵头时时刻刻的都在找着赵家的麻烦,也幸亏赵家乃是蓝田的大家,禁得起折腾,不过说来也奇怪的是,这老赵头啊自从半年前,赵家一下子落魄后,老赵头已经不找赵家的麻烦,甚至在有些时候还会维护着赵统,不然赵统与玉娘二人,说难听点都是富贵子弟,十指不沾阳春水,要是没有这些街坊的救济,早已经饿死了街头。

不过,这些王五都不知道,也是在昨日,王五才从外地回到了蓝田县内,今日就见到这一档子事情,心思变开始活络了起来。

“王五,你不用这样看着老夫,既然老夫说你是假的,不然你可以让街坊上来看一看,是真是假,你心里自然就清楚。”

老赵头的声音不大,恰好在这寂静的雪天中,在场的街坊都听的个一清二楚,不少中了奖的人街坊拨开拥挤的人群,挤进去一看,旋即哄堂大笑了起来:“这...这...就算是要骗钱也要来一张真的,这中奖卷上的字,是红色的字,想来应该是朱砂做写,不然也不会这般红艳,至于你这.....”

一人这样讲,第二人也这样讲,渐渐的这里的街坊都笑眯眯的看着王五的笑话,也不晓得人群中谁是喊了一声滚,这一声滚,旋即引起了呼应,声势震天,一波接着一波的....

赵统闻言,也没有开口解释,带着笑容,悄悄的看了一眼玉娘。

红色的字并非是朱砂,朱砂贵,赵统并不愿意去买,而且买朱砂容易暴露,至于红色的字,其原料乃是用的是玉娘的胭脂....

“赵药罐子你给我等着瞧!”

王五临走前恶狠狠瞪了一眼赵统,诡计被识破,他也没有脸面呆在这里,旋即,拨开人群只留下一道身影。

人群中不少的人紧紧握着手中的纸条,略微得意的一笑,似乎与王五相比,他们就是聪明人啊....

一盏茶的功夫后,等街坊都排好了队伍,赵统起身躬身抱手道:“赵统谢过诸位的相助...只是今日这样的事情莫要再发生了...不然丢的可不是赵某的脸,而是你自个的脸。”

赵统凛然的眸子环视一周后,买的人继续买着,渐渐的有不少的人学着老赵头一样,买完后,继续买,买了两张后,就站在一边,然后就不着急,看着有些人忽然大笑大喊着自己中奖了,中了个三等奖,也有人则是垂头丧气的,因为自己拿的是一张空白的纸条。

人渐渐的少了起来,还剩下百来人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泛黄的旧绸长衫,戴着一顶白里泛黄的旧草帽,眼神略带犀利的中年男子抽了一张后,站在一旁,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大笑着:“我中奖了!”

旋即举起手中的纸条,给还在排队的街坊看着!

大大的一字刻在纸条上。

这一次,字不是黑的,是红的!

“兑换!”

踩着欢快的步伐,来到赵统面前,赵统拿起纸轻轻的闻了一下,摇了摇头,脸上的冷意比起这十二月的天还有冷,一字一顿道:“假的!”

“假的?”中年男子闻言气急而笑道:“赵家娃娃你放在鼻子上闻一闻就说我的是假的....”

中年男子双手直接撑在木桌子上,木桌子咿呀的发出了一阵摇曳的声音,略带浑浊的眸子中尽含狡诈凶恶,直视着赵统道:“你!莫要欺人太甚!”

话音一落,中年男子结实的右掌猛的落在木桌子上。

嘭~~~~

木桌子上积累的薄薄的雪起了一地,与此同时,赵统眼神变冷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章 欺人太甚!(求收藏)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一十二章 安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