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十二章 安抚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662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异世小邪君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妖女修仙录 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前对头
“是真的呀,这字..这颜色...”

    老赵头把头靠近后,嘟喃着嘴,老赵头作为乡里十里内最有学问的人,他说的话,基本上都会被认可,他这么一说,周遭的街坊,都议论纷纷。

    “难道赵家娃娃准备黑了这一等奖不成?”

    “这样的话...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是啊是啊!我们回去把。”

    “....”

    一人一嘴,不一会儿,就把赵统贬的一无是处。

    中年男子低着头的那张嘴脸,,如刀削的唇微微的往上一翘,阴冷中带着阴狠。

    “哎...怎么就不死心呢?非要我拿出证据。”

    赵统嘀咕了一声,声音也仅限于面前的中年男子听的见,这一听,中年男子心里捣鼓了起来,隐约中有那么一点的不安。

    未时之前,他在地上收了不少的纸条,也有幸见过中奖的字条到底是什么样子,也恰巧,他天生记忆力强,再加上一手模仿的能力,这一字写出来,与赵统的字体倒是有着七八分相似,不然何以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之前他心中暗暗嘲笑王五愚蠢,这下子倒好了,王五发生的一幕,竟然发生在他自个身上。

    一定是诈我!

    中年男子心头冒出这五个字眼来,心中暗暗镇定下,脸上冷笑连连,似乎在等待这一处好戏。

    “玉娘你回去.....”

    赵统在玉娘耳边的低语着,当即玉娘回到了赵府内,没过多久,就把东西给带了出来。

    火折子、以及一根大红的蜡烛。

    这两样物品拿了出来,不少人心中都萦绕着一层迷雾,一时间争议声戛然而止,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赵家的娃娃准备用什么样的办法,去分辨真伪。

    “谁中了奖,且上前兑换一下。”

    赵统扯着嗓子吼了一声,一下子,中了五等奖的街坊来了三四个,站在赵统的面前。

    赵统让玉娘给他们兑换出来,等这三四个街坊欲要离去时,赵统此时开口道:“几位稍等,我就想问各位一下,这桌子上的四张是各位的?”

    “自然。”

    “当然...”

    “.....”

    准备领着钱离去的街坊,一听当即驻步,点了点头,不少还在排队的街坊,还有旁边围观的老赵头等人都凑上前,颔首附议。

    “各位承认了就好,不然这位张家的老兄就要说我动了手脚。”

    赵统冷冷的揭破了中年男子的身份。

    张家的人?

    不少的人看着中年男子的眼神变得极其的不对劲。

    张家固然是在蓝田县内,但张家并不是在城东,这城东内,是赵家的地盘,换做半年前,张家的人基本就不会来城东,固然这周遭的街坊,基本都不认识张家的人。

    至于赵统嘛....

    也幸亏几年前,他父亲带着他去张家拜访,好死不死的曾见过这个人,要是当初那个眼神,让他一下子记起来的,他还真的不敢确定。

    世界上就是存在这般巧的事情。

    “是你家公子张宝让你来的吧,几日前欲要害我,可惜我命大啊,没死,现在倒好了,欲要坏我名声了?”

    赵统眼角微微的往上一瞥,漫不经心的说着。

    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这里站在准备买纸条,欲要中奖的街坊,可不仅仅只有城东的,城北城南城西的都有人,这一听,个个八卦之心瞬间点燃了起来,心头都在演绎着各种版本的故事。

    “你...你休要污蔑我家公子!”

    中年男子闻言,心头怒火大涨,直接脱口。

    这话一出,周遭的街坊眼神变得不对劲,中年男子心头一震,晓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旋即脸色一冷:“赶紧把钱给我兑换了,休要赖了!”

    “你且等着....”

    赵统不着急,等玉娘把蜡烛点着后,起身,小小的纸条放在烛火上面烘烤着,纸条慢慢的变黑,同时在纸条的右下角位置,却出现了一个字....

    真!

    一张摆放完,赵统继续弄下一张,第二张也在右下角的位置出现一个真字,第三张也是如此,第四张也是如此!

    “你还有何话说!”

    赵统把第四张纸条啪的一声按在桌子上,固然个头会比中年男子矮了两三公分,但在气势上,赵统却远胜于张姓的中年男子!

    张姓中年男子脸一沉,黑的跟锅炉底部一般,冷哼了一声,欲要转身离去时,却被赵统紧紧的抓住。

    赵统拉着这个有一米七八身高的张姓中年男子,身高只有一米五的他紧紧拽着他的袖子,不过一用力,却剧烈的咳嗽起来,风雪灌进了嘴,赵统心头一阵发苦,这身子骨还真的不行。

    “哼,赵统你难不成要把抓去见官?”

    张姓中年男子停下脚步,狭长的眼睫毛一动,冷狠眼眸满是嘲讽。

    自从赵家倒了,这蓝田县的天就是姓张,并不是姓吴!

    就算见了官,又能如何!

    谁敢拿他!

    “不...我还没有蠢到这个地步,只是想要让你回去转告张天成,莫要过了...”赵统松开拽着张姓中年男子的衣袖,双手负与背后,一阵冬风乍起,张姓中年男子欲要嘲讽反驳的时候,就听到赵统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等张姓中年男子回过神来,就见赵统已经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回头冷哼了一声,迈着大步子离去,不过却不曾像王五一样恶狠狠的留下一句话来,对于张家的人而言,这样做有失风范。

    长安城的皇宫的紫宸殿内

    “敬德,此事就交付你来做...不...此事还是给宝林给合适。”

    “诺。”

    尉迟宝林起身一拱手。

    “朕刚登大宝,今内忧外患..阿史那咄密必定会南下,届时内患未平,就难了...”

    “陛下乃是真命天子,这些宵小之辈,如何能侵犯的了陛下的江山,老臣等人还在,必定为陛下血战沙场,护我大唐河山!”

    尉迟敬德振振有词的说着,一旁的尉迟宝林心中倒是有些诧异,想不到他老爹能说出这番话来,想来他道行还是太浅了。

    “敬德你啊你....”当今天子李世民捋着胡须哈哈一笑,笑声过后,那张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双眸中囊括三山五岳五湖四海,胸怀天下霸业,威严的说道:“望赵大等人能明白朕的苦心....”

    赵大!

    就是赵统已亡故父亲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