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危机如夜,悄然随行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886 调教贞观txt下载

等天黑了下来,赵统收摊了....

大红箱子中的纸条都被卖的一干二净,从一到五的奖都已经有了主。赵统没有想到的是,老赵头的运气的确是有点好到可怕,最早的时候,早上的时候,中了一个四等奖,下午买了两次,两次都中了奖,一次是五等奖,一次是二等奖,也就是说老赵头付出了六文钱,共计中了五百五十五文。

555...

挺吉利的一个数字。

赵统心中忍不住悄悄的吐槽了一下。

至于一等奖赵统更是没有想到竟然被王同给拿去了,这个大汉,刚刚紧握着两文钱的手,憨厚的脸上有着一丝天地都难以动摇的坚定。

至于他到底赚了多少钱,赵统没有细数,但要说是亏了,赵统只能呵呵一笑了...

做他这种生意的要是会亏本,那就真的是呵呵了...

与早上一样,赵统与玉娘二人吃力着搬着桌子,刚走入府邸内,二人就已经满头大汗,这几步路似乎走了一辈子,赵统喘着气赶紧的把门给关上。

“玉娘,你去找一个桶,然后在慢慢的搬进去。”

实在是太重了,而且桌子上固然有存放的位置,里面还有一个大布袋,布袋不怎么结实,一不小心,就容易把钱全部给掉落在地,这样容易暴露目标...

他可不想落人口实...

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四周赵统把桌子努力的移动着,找了一个视线死角的位置,站在这个位置上,外面的人都无法见到,就等于一个隐身了。

这样完美的视角,赵统都想知道他的那位便宜老爹为何要精心的弄出这样的一个角落出来。

至于为何要说精心呢...

视觉的视角靠近的位置恰好在书房边缘...

赵统可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位置会没有猫腻...

不过,逝者已逝,究竟有何猫腻,就已经不是赵统该考虑的事情。

等玉娘拿着大木桶走到庭院中的时候,就见到赵统身前满地的铜钱,小嘴张的老大,如同黑曜石般明亮的瞳仁一瞬间缩小,这么多的钱,她这辈子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

无论玉娘的娘家还是之前的赵家都是富裕的家庭,玉娘幼年的时候,可谓是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只可惜啊...玉娘的娘家与赵家一样,在半年前突然落寞下来,就连玉娘的娘亲也是在一夜间不知所踪。

但不知所踪总比赵统的父亲赵大一样,人死身消来的好,总该是有一份念想在。

以往都可谓说是不缺钱的玉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满地的铜钱,强悍的视觉冲击力,玉娘使劲的揉搓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快过来。”

正在高兴数着钱的赵统抬头一看,就见到玉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立即招呼玉娘过来,不过这一开口,却忘记了已经数到了那里,轻轻的拍了一下自个的脑袋,真是不长记性!

散落一地的铜钱,立即被赵统一股脑的往木桶中装着,从一把手抓着,然后一枚枚的从砖缝中捡起来,丢进木桶中,放出一声声清脆的声音。

赵统笑了。

“玉娘你干什么?”

从得意从回过神的赵统立即见到玉娘双手提着无比重的木桶,赵统上前立即把玉娘的手拍了下来,在玉娘委屈的模样中,赵统眼珠子瞧着那张带着老茧的玉手已经被勒的通红,心中微微一泛酸,苦口婆心的说道:“玉娘啊!夫君已经没事了,以往为夫不曾从悲伤中走出来,一脑子的都是圣贤书圣人言,现在为夫醒悟了,这些不能填饱肚子,无用无用.....”

说着赵统就双手去提着大木桶,一沉腰,一发力....

木桶一动不动...

尴尬了...

赵统尴尬的笑了两声,被玉娘那双似笑非笑的亮眸子,看的怪不好意思的。

老脸都丢尽了..

刚才一冲动,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

就是赵统的这这具身体是一具病秧子的身体,不然赵大药罐子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自古以来,只有去错的名,不曾有叫错的外号。

一时的逞能,倒是忘记了这个茬。

“夫君,还是让玉娘来吧。”

玉娘掩着嘴结拜的皓齿露出一点来,努力的让自己不笑出声。

“笑吧...笑吧...”

娘子要笑,总不能让她憋着,赵统耸了耸肩膀,表示略微的无奈。

不过让玉娘一人来,赵统还是打心眼里不同意,走到庭院中,顺道取了两块赶紧的麻布以及一根比较粗的竹竿子,在玉娘不解的眼神中,赵统一竿子穿过大木桶,然后人就顺势的蹲了下来,玉娘见状默默的蹲了下来,夫妻二人第一次一同挑着一件东西,固然木桶内满满的是钱,但玉娘的心却是暖暖的。

回到厢房中,赵统立即关上了门,看了一下天色,外头的雪已经停了下来,屋子内也好死不死的积累了一些积雪,今夜又是无星无月,赵统抬头看了一眼屋顶上那个脸盆大的窟窿,眼珠子一转,心中倒是冒出了一个坏水来,在玉娘的不解中,赵统来到了厨房,来到砍柴用的柴刀,仔细的瞧了一眼刀刃,还蛮锋利的。

回到房间中后,赵统就各自的开始捣鼓了一起,玉娘见状也去厨房中开始准备晚饭,等玉娘准备完晚饭,推荐厢房欲要叫赵统吃饭的时候,就见到屋顶窟窿的下面有一堆小小的土堆,土堆上面隐约可以瞧见几根锋利的被削成尖的竹子。

“嘘!”

赵统用食指掩着嘴,示意玉娘不用说话,跟着玉娘来到另外一处厢房,夫妻二人简易的吃了这一顿饭,便赶紧回到屋内,点起了蜡烛,微弱的烛光照耀下,夫妻二人在被窝中,兴奋的点着一枚枚可爱的铜钱。

当夜,城西的张家府邸上,张宝翘着二郎腿,脸色差的很,脸上就差写着老子不高兴几个大字。

“大哥,事情就是这样....”

张天成道诉了今日的前因后果。

张成眉头一挑,他与张天成乃是亲弟弟,乃是一个爹妈生,关系极好,不然二人的名字也不会只有一字之差,张天成的话,张成自然相信,旋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委屈中的张宝:“逆子!张家要是出了什么差池,老...老夫定然剥了你的皮!”

“哼,那你打死我好了!”

张宝脖子一伸,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张成气的直哆嗦,要不是他只有张宝这一个儿子,他..他定然要....

“大哥,赵大的儿子有几分赵大当年的风采,进退有据,差一点,我就落进他的手中。”

张天成见这父子二人斗起气来,赶紧的从中协调,然后说出自己的担忧。

“赵大....赵大啊...”

张成口中喃喃自语着,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他被赵大压了一辈子,终于这座大山给耗死了,现在他的儿子又要出来造孽!

他张成不允许!

一定要把这种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二弟,你就走一趟,麻烦那位一下,查一下赵统这小子在长安那边的关系。”

“是。”

“等等...”张成似乎想到了什么喊住张天成后,犹豫了一下:“倘若与那位有关系,饶了他一命,倘若无...就免得夜长梦多。”

ps:下周开始两更了...一更...的确对不起各位书友们...

还有谢谢你们的支持!

(* ̄3)(ε ̄*)哒。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十二章 安抚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十四章 赵财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