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五章 终究还是用的上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648 调教贞观txt下载

次日,天一亮,赵统便早早的起来,洗衣做饭...

么法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安稳入睡,顶着一个漆黑的大眼圈,无精打采的,上下两眼皮子打着架。

好困啊...

打了哈气,往脸上泼了一点冷水,打了一个冷颤,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

等日上三竿的时候,玉娘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一夜不知道为什么会睡的这么安稳,只是一起来,就见到身边的郎君不见了,急匆匆的穿好了衣服,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等到了庭院内,就见到肇东整拿着一件件衣服晒着,一时间,心头五味杂成,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夫君...”

口中低喃着,此时此刻似乎也只有这二字可以念叨的上。

“啊玉娘你醒来了,赶紧去吃个饭,中午家中还要好好的收拾一番。”

赵统放下手中的活,喊了一声,等玉娘回过神后,迈着轻快的小步来到厨房中,一口一口的细细的品尝着。

味道还不错....

脑袋中直蹭蹭的冒出了这个念头,似乎夫君的手艺比自己还要好,一想到这里,玉娘如花般的俏脸闪过一抹晕红。

惭愧....

做妻子的,在庖厨间的手艺还要比夫君来的差,只是不知为何这心里却是暖暖的。

玉娘吃的速度并不慢,她到时记得刚才赵统的话,匆匆的吃完后,洗了碗筷,就回到房间内,开始收拾着衣服。

至于细软?

这半年来,为了给赵统买药治病,基本都把身上的金银首饰全部给典当了,身上那里还有什么细软。

收拾好厢房中的衣服后,玉娘来到书房中,望着摆满书架的书籍,一时间感慨万分,一度,玉娘想要毁了这些在夫君心中比她还要重要的书,但是现在想想...其实也不坏。

“玉娘啊,书房中的书,把第二排的左上角三本,以及第三排的右下角三本,总共是六本,你收拾这六本就行啦,其余的就不用去管他了。”

正在晒着衣服的赵统,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把衣服挂在竿子上,回头喊了一声,然后又继续晒着衣服。

在书房内,正在考虑着要不要把这些书全部收起来的时候,就听见门外赵统的喊声。

这一声,玉娘笑了。

终究在夫君心中书固然重要,但还是她重要。

等全部晒完衣服的赵统,坐在青石的台阶上,摸着脑袋心中有点疑惑。

疑惑的乃是为何他会脱口而出对着玉娘喊出那些话来,似乎在脑海深处就藏着这几个字,有一种声音隐隐约约的在告诉他,一定要把这六本书随身携带着,万万不能丢弃,随着本能,赵统喊出了刚才的话。

六本书?

难不成有什么秘密?

赵统心一咯噔,立即冲到书房中,就见到玉娘已经把这六本书完完整整的摆放后,赵统上下查看了一番,都找不到什么可疑的地方,颇为失望的摇了一下脑袋,安抚了一下稍微显得有些不安的玉娘。

“难不成是我多虑了?”

走出书房的那一刻,赵统嘟喃了一句。

接下来的这些日子,赵府安稳的很,基本没有什么人来打扰。

但赵统心里清楚,这一切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而且这场暴风雨有可能直接把自己吞的一干二净,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一点点。

是非地,留不得。

三日后

张家府邸内,张天成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大歌,事情已经有了着落。”

夜深正浓,三日前的风雪夜,而今也只剩下风,至于雪则是化作了天空中悬挂着的一轮明月。

“哦,说来听听。”

张成的书房内,张成提着毛笔的手微微一顿,张成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在要睡的时候,练上一练,长年累月的,倒是让张成练出了一手好字,也是凭借着这手好字,张家才能与那位攀上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大哥那位的意思是,一点小事就无需来劳烦他,若有下一次,就说不得....”

张天成的话没有说尽,不过森森的寒意倒是让一直风轻云淡的张成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冷颤。

“老夫明白了,二弟派人动手省的今后夜长梦多。”

张成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这一笑,腊月的天,也不得他的笑来的冷。

张天成当即拔腿欲要走人时,张成忽然想到什么,漫不经心的说着:“二弟,明日一早,就派衙役前往赵府,双管齐下之下,老夫还不相信还断不了赵大的根!”

最后一字,张天成听的清楚,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

迈着大步的张天成趁着月色,消失在张成的书房中,只留下张成一人时,张成放下手中的毛笔,双手负在背后,走到书房门口,望着那一轮高高挂起的明月,冷厉的双眸与这清冷的月光交相呼应着。

“赵大啊赵大,你我斗了一辈子,终究你还是输我一筹。”

一轮皓月,皎洁明彻,滚圆滚圆,宛如一面银镜,高高悬挂在赵府的顶上空,倏然一朵黑云堆成了一整片,象一块厚铁,直接把皓月给遮住,大地瞬间一片的黑暗。

子时!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赵统厢房的房间上,两道黑影正静悄悄的呆在屋顶上方,二人的手上,一道寒光闪过,悄悄的没与袖子中。

绳子悄悄的顺着屋顶落了下来,两根身子,两道人影,顺着那个脸盆大的窟窿下来。

大概离地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二人放开手,轻轻的跳了下来。

不过仅过了一会儿,二人的脸一红,旋即涕泗横流,再也压抑不住,旋即一阵惨叫声从他们的口中喊出。

这一喊,惊得熟睡中的赵统玉娘二人赶紧起来,此时恰好遮挡皓月的乌云飘散远方,皓月映射下来,照亮了四只脚掌被死死的钉在地板上的身影。

“哎,果然没有做无用功。”赵统不急不忙穿了衣服,下了床,抄起放在床头的铁锹走到两黑衣人面前,蹲了下去,扯下这二人的面罩,果然...

不认识....

“前天晚上准备的这把铁锹,四天前准备的陷阱...哎...你们就不能让我省心吗?”

话音一落,赵统上前就是一人一巴掌,旋即冷哼了一声:“回去告诉张成,想要本公子的命,这点本事还是不够!”

“嘿嘿...”

二人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在寂静的黑夜中有点阴冷,旋即只见二人嘴巴重重的一咬,不过一会儿,就从嘴角处溢出鲜血....

血是黑色的...

赵统心头一咯噔,暗道不妙。

当即推开门,想要去报官时,却见到赵府的周围一阵灯火通明,直到赵府的大门被强行推开的时候,见到张天成的笑脸时.....

赵统心凉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四章 赵财神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十六章 崔老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