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崔老二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661 调教贞观txt下载

ps:求推荐,求收藏,让独居杀上前十,跪求各位读者大大了...今晚还有一更,(づ ̄3 ̄)づ

张天成站在门口的那一刻起,赵统心就凉了。

联合刚才黑衣人的果决,赵统终究知道自己还是太嫩了,与这些老经世故的老狐狸相比,嫩的跟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香喷喷的...

这是一个局。

一个专门让自己入地狱的局。

今夜,自己就算能躲过刺客的暗杀,也躲不过张天成的这一手。

“赵侄儿,今夜本官奉命来抓拿江洋大盗以及其同伙,赵侄儿可行个方便。”

张天成口中说着行个方便,只不过何须赵统开口,门早已经被破开,至于人麻...也已经来到赵统的面前,看着拿着铁锹的赵统,张天成把头一伸,就见到厢房内躺着的两具尸体,笑吟吟的脸一变,冷哼一声道:“赵侄儿,这二人是怎么回事,看来赵侄儿与玉娘需要与本官走一趟了。”

“哈,张少府一妇道人家那里知道什么,我与走便是。”

官字两张口,凭你怎么说。

今夜这两具尸体,就是张天成把他抓到官府中最好的把柄,至于这二人是否是江洋大盗,这重要吗?

张天成的目的不就是要他赵统乖乖的跟他走,不然何必牵扯上玉娘。

转过身走上前,安慰着强忍着泪水的玉娘,赵统心道:“可惜了....”

的确是可惜了...

他们其实准备明日一早就走,而且必须要趁着天还未亮的时候走,只需要出了城门,就可以说是鱼入大海,天高任鸟飞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算差了一招。

“识趣。”

张天成一听,心中一定,倒是有些欣赏赵统,倘若他不姓赵,把他收纳与张家中,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假如。

张天成示意了一下衙役上前要绑住赵统,要押解他回官府。

“无须,本公子有手有脚,会走。”

赵统打掉衙役的手,拂了两下袖子,一张稍微带着憔悴的脸上泛起一丝的冷意,双手负与背后,大步的跟着张天成身后,消失在茫茫的长夜中。

“夫君.....”

玉娘蹲在门口,眼角噙着泪水,努力的让自己不落泪。

她在责怪自己,要是当日不甩了张宝一巴掌,也许就不会有今夜的变故。

“该怎么办...”

终究是持家半年有余,心性也成长了不少,当即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着办法。

换做寻常人家犯了事情,使的一两贯的钱就可以把人给捞出来,但是现在嘛...赵统的情况有点复杂,甚至钱扔了进去,也不见得能丢起一丝水花来。

地牢内,找不到一丝干净干燥的稻草,泛着潮湿,火盆摇曳着这个常年见不得光的地牢。

地牢是个鬼地方,就连狱卒也不定会喜欢地牢,要不是为了讨一口饭吃,还真的没有谁会喜欢在这里。

赵统一进地牢,就随便被分配到一个牢房中,一进了牢房,赵统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阴冷。

极其的阴冷,他人一进这里浑身上下就难受的紧,似乎他背后有什么虫子在撕咬着,当即赵统头一低,手努力的抬起来,往着脖颈后面猛的一拍,寂静的牢房中,一阵清脆的响声,赵统手缩了回来,看着手掌心的虫子的尸体,脸色有点难看。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找了一块稍微干净的地方,赵统靠在墙上,双眼略显无神。

“小子,你犯了什么罪被抓了进来。”

就在赵统静静沉思人生的时候,冷不丁的身边响起一阵的咳嗦声。

“命犯天煞,活该倒霉,谁让我恰好姓赵,而有人姓张....”

赵统扭头看了一眼一眼在墙角衣衫褴褛极其邋遢的中年男子,尤其无力的回应了一句。

“赵?可是城东赵家的赵?”

闻言,蹲在墙角的中年男子立即跳了起来,有点惊疑不定的吼着。

甭说这这位惊疑不定,赵统都被他吓的三魂七魄差一点飞了出来。

大晚上的,一惊一乍的,这样吓人有什么意思。

颇为幽怨的瞪了中年男子一眼,当即眯上眼,睡了过去。

“赵家张家这么多年了了,张成这厮还是没有一点长进,竟然去欺负一个小辈,越活越回去,活到狗身上了。”中年男子忿忿不平的说着,抬头就见到赵统靠在墙上要睡了过去,浓浓的眉毛一挑,倒是有点不解:“赵大的儿子不应该是一个药罐子和一个书呆子,看着身子倒是有点像,只不过似乎赵大的儿子没有这般灵醒。”

“咋的,你难不成还认识我?”

赵统一听,一个鲤鱼打挺..额..没打成,盘着腿有气无力的说着,实在是太困了,要不是看在这人和自己有点熟是份上,他定然要睡过去,谁晓得明日这张天成会怎么折磨自己。

“废话,按理来说你应该叫我一声二叔!”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昂着头,一双亮的不成样子的眼睛似乎就在说,赶紧的...赶紧的叫我二叔啊...叫了有糖吃。

“你姓赵?”

“不是。”

“那瞎扯什么几把蛋的。”

赵统撇了撇嘴,还是回去睡觉来的实,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里瞎扯淡,不是闲的慌。

“我姓崔单名一个奇,当年我与你父赵大几人.....”

从崔奇的口中赵统得知了一段往事,关于他父亲的往事,只不过这段往事,他从未听他父亲提起过。

“哎,本以为赵老大一世英名,竟然生了一个怂娃,今日见了你这娃娃,心中才感到稍稍的安慰。”崔奇点点头,颇有些欣慰,与赵大相交二十余载,他膝下无子,但是有一女,曾经他也想着把自己的女儿与赵大的儿子赵统订一个娃娃亲,谁料,赵统长大后竟然成了一个书呆子,这让崔奇直接打消了念头,当然了这事崔奇并不曾说出来。

虽然与赵统只是浅聊了几句,但崔奇还是看的这娃...鬼精鬼精的..

“赵财神?我爹?这什么鬼?”

赵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脑袋中突然浮现了一些东西,赵统重重的拍了一下手,他突然记起来了,原来还可以这么做。

“崔二叔,明日小侄就会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小侄还需要崔二叔多多的照料。”

赵统一想到明日自己的下场,心中就有悲切,不经打了一个冷颤。

“放下心,倘若这是张家的私牢,主事的人是张成,二叔还不敢保证啥了,但是这是官府的地牢,这是张天成的地盘,他啊...不敢对赵老大的儿子做啥的。”

崔奇眼睛一眯,双眼中带着一丝的戏谑。

赵统轻轻的抽了一下鼻子,他不仅闻到了地牢的酸臭味,顺便的他还闻到了一丝丝八卦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十五章 终究还是用的上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十七章 陈年往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