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大刑伺候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525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主宰之王 逆血天痕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美人如玉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骄傲!

    太骄傲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深深的扎根在骨子里面,就连得了天下的陇西李氏,隐约中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崔姓?

    赵统眼睛微微的一眯眼,他似乎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

    若非崔奇这般态度,他还真的并不会把眼前这位极其邋遢的二叔与那家挂上钩。

    五姓七望。

    清河郡崔氏

    一个天下世家门阀都无法绕过去的坎。

    固然并非所有姓崔的人都是清河崔姓,但是骨子里面能高傲成这个模样的人,还真的就只有清河崔氏一族。

    出身与五姓七望的清河郡崔氏,这还真的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只是...他这位二叔,似乎打心里有点厌恶这个身份...甚至说他有点以出生于五姓七望的清河崔家为耻,但让人尴尬的是,有时候,他又会以出生于崔姓为荣。

    耻乃内心的想法,至于荣,则是深入骨髓的一种本能。

    “不曾想到二叔竟然是崔氏一族的人。”

    赵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也不顾瞌睡,双手撑在铺在在地上几乎可以捏出水的稻草,不顾手中粘稠的感觉,双眼冒着金光,就差一点极其狗腿子的抱紧崔奇的大腿了...

    清河崔氏,这乃是一条大腿啊,抱住了,这一辈子就真的是保住了...

    “二叔啊...”

    这一声二叔叫的真干脆,崔奇嘴角轻轻的扯了扯,要不是前几年见过赵统几面,他还真的不相信,眼前几乎就跟赖皮似的年轻人就是赵大的儿子,

    “咳咳....”崔奇轻咳了两声,瞥过头,不想在看着赵统,要不然他害怕自己一冲动,就把这怂娃给揍了,免得丢了赵大的面子。

    见状,赵统轻咳两声,有点尴尬,拍了拍手,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眉峰间藏着一种散不去的疑惑,他老爹当年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就连出身与清河崔氏一族崔奇都自愿在他父亲赵大之下,还有如他父亲这般的人物,为何会在半年前就这样死了...

    真的死了,没有任何的迹象。

    还有一点....出身在清河郡崔氏一族的崔奇身在蓝田县的地牢中就是一件极其不正常的事情,凭借着出身,只要不犯下滔天大错,基本都不会落得个这般的下场,更何况,依照崔奇本人的说法,他似乎来了这个地牢已经有些年头了。

    难不成是崔奇自个犯贱?

    不可能啊...

    赵统抱着疑问,上下打量了崔奇一番,仔细的看一看瞧一瞧他的这位二叔到底是脑筋那根不对劲了...

    “你这娃瞎看啥。”

    崔奇被赵统瞧的浑身上下都难受,靠在木板钉的床上,狠狠的瞪了一眼赵统,若非这娃是他的后辈,他还真的有一种冲动,把西南角放置的马桶直接扣在这怂娃头上,整天就不知道再瞎想啥,脑袋是不再是榆木脑袋,但这...

    与赵统接触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崔奇都有一种冲动,撬开赵统的脑袋,仔细的瞧一瞧,这娃娃整天脑袋中都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没...没...二叔你继续睡...”

    赵统尴尬的笑了笑,赶紧的闭上眼睛,休憩去了。

    等到第二日,天一亮...

    哦....不..在地牢中那里还有天黑与天亮的区别,这里就是一个大囚笼,一年四季的都是处于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就是仅仅靠着墙壁上挂着的火盆,微弱的火光,还让他们觉得原来他们还活着...

    这一夜,赵统睡的有点安稳,一觉醒来后,伸了一个懒腰,下意识的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嘭~~~

    脑门直接撞在牢房的门上,疼痛感从脑门直接传递到脚底跟,赵统摸着额头,打了一个冷颤,一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后,整个人才回过了神,轻轻的拍了拍脸,终于醒了过来。

    这里不是自己的家,这里是地牢。

    哎...

    留下一声气息绵长的叹气声,赵统回到有点粘稠的稻草上,刚躺下去一会儿,就立刻起身..昨夜太困了,将就就将就的躺下去,但是现在嘛...

    拖着下巴,双眼略显无神,赵统突然想念玉娘了...

    “也不知道这傻娘们会不会去做傻事了...”

    心无牵挂,唯一的牵挂就是家中的娘子了,那个时时刻刻都念着自己好的女子。

    托着下巴,赵统漫不经心说着;“二叔,你有没有办法把我弄出去。”

    语气很平淡,基本是不带着一点一滴的希望,问也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难。”

    果不其然,终究还是从崔奇口中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答案,难....难与青天。

    倘若自己不姓赵,此番兴许还能出了去,倘若自己不姓赵,也许就不会有今日的麻烦,倘若自己不姓赵....也许...也许就遇不到这般好的女子了。

    “二叔,反正我也出不去,你就说说我爹是怎么死的吧。”

    赵统心中隐约有一种感觉,也许身在地牢的崔奇知道他爹赵大是怎么死的。

    固然崔奇在几年前就已经来到地牢中。

    但赵统心中一个猜测。

    崔奇并非是犯了事才进蓝田县的地牢,而是为了避祸...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祸,才会让出身与五姓七望之中的清河崔姓的崔奇躲到蓝田县的地牢中,赵统不知....

    闻言,崔奇面露犹豫,双手紧紧抱着头,口中低喃着:“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猜对了...

    赵统心中一愣,只是见崔奇的样子,那里还有一点像是清河崔家的人,甚至就连和刚才的崔奇也是判若两人。

    就在赵统欲要开口询问时,地牢的门口却响起了一阵掌声。

    “好啊,赵大药罐子你也有今日。”门外的张宝眼睛一眯,指着牢房内的赵统大吼一声:“来人把他给我拖出来,大刑伺候!”

    张宝这一喊,牢房内的赵统与崔奇二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崔奇..他不明白张宝这熊孩子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对赵统大刑伺候。

    难道张天成就真的不怕....不怕...事情被捅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