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 章 线索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5224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另类精灵生活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仙路争锋 魔动九天 混沌武神
打出去!

    对于主家无条件的听命!正是他们这些做护卫的职责所在,更何况几日前家主对于赵冲的赏赐下来的五贯钱,令他们这些护卫心动不已,同时他们也在考虑一件事情。

    赵冲尚且能获得这样的优待!

    那么他们呢?

    固然赵家对他们已经算是优待,但没有那个人不愿意享受更好的待遇!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这讲的就是一个本性。

    就算眼前的是当前国公,只要家主一声令下,他们照样敢打,天塌了有个大的在顶着。

    当然,这种悍不畏死也要分对人,倘若是当今天子亦或是天潢贵胄的话,这种勇武或许直接打个半折,亦或是直接归为零,他们还没有无私到这种地步。

    曾经有人说过,背叛只因为筹码不足..

    一旦筹码足够了,那么背叛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当然了,并非说天下间没有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人,有只是有,但大部分的人终究还是因为利益足够之时,才选择誓死效命。

    一个个如同浪潮一般冲击上来的时候,武元爽武元庆两兄弟瞬间楞在那里,大腿就像是生了根,无法动弹一下,他们只是来与赵统谈判一下。

    来的时候,态度早已经调整好了,不会如同上一次那般无理取闹,耀武扬威的...

    只是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时候,准备好声好气的来一次光明正大的谈判的时候,却遇到了棍棒加身。

    一方有准备,一方没有准备。

    结果可想而知...

    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局面...

    兵败如山倒。

    很快的武元爽兄弟二人就抱头鼠窜狼狈的逃离,相当的狼狈,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离去的时候,眼眸中带着怨毒之色,二人脑瓜子再怎么不机灵大概也能猜到,从今日开始过后,他们兄弟二人的名声就等于没了。

    赵统这小子是把他们两兄弟二人当做一块踏脚石,完全就不把他们的父亲庆国公武士彠放在眼里。

    “今日之仇定然要报了!”

    身为国公之子,竟然被人当做踏脚石我,这样的屈辱,他们如何能忍的住。

    “或许候英说的没有错,赵文优这个泥腿子的确碍眼!”

    树要皮人要脸。

    都是在一个圈子里面混的,互相给个面子,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有好处,毕竟今后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礼让一下都可以为对方留一条后路。

    但是赵统竟然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完全就是不把他父亲庆国公放在眼里,本来对于潞国公侯君集之子候杰的提议额,二人也是不以为然,他们再傻也能看的出来,候杰这个小子完全就是不怀好意,准备把他们兄弟二人当成箭靶子来玩,来试一试赵统的份量。

    “元爽,这事要合计合计一下。”

    等蒙着头彻底的逃离赵府护卫的追打后,武元庆皱着眉头道。

    “兄长说的没错,不能做了候杰这小子的刀,或许……”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候杰在想着如何利用他们兄弟二人他,同样的他们兄弟二人都在考虑如何去利用候杰来试一试赵统的份量。

    一个在朝堂上孤身一人的份量,到底赵统在当今天子心中的比重有多么的重。

    但这种事情危险性也比较大,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把小命给埋了。

    枪打出头鸟!

    人啊,还是小心翼翼来的好一点。

    太过的肆无忌惮还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尤其是在试探一个帝王的时候。

    赵府内

    “人赶走了?”

    “回禀家主人走了,只是……”

    赵冲恭敬的说道,不过眼眸中闪过一抹迟疑。

    “有什么尽说无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

    放下手中的论语,赵统视线投放在赵冲身上。

    “家主,这样折辱武氏兄弟,未免……”

    “未免是不把庆国公武士彠不放在眼里?”

    “正是如此。”

    赵冲颔首。

    “庆国公乃是太上皇的的庆国公而非陛下的庆国公,你可懂了?”

    赵统坐在书房中,放在书桌上的论语再一次拿了起来。

    “属下懂了。”

    赵冲瞬间恍然大悟,朝堂之上的阴谋算计,终究还是需等同的地位额,等同的身份,才能领悟的出来。

    赵统若是没有做到相同的地位的话,也许就不可能领悟其中的关窍。

    庆国公武士彠毕竟是李渊一手提拔的人,一朝天子一朝臣,庆国公武士彠已经不适合呆在朝堂上,故而这一次,武士彠才会直接前往利州做他的都督去了。

    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结果,任何人都避免不了这个结果。

    皇宫的御书房中

    “叔宝,事情如何了?”

    “陛下我,已经有了结果。”

    “哦,怎么说。”

    李世民一听顿时来劲了,这才是这些日子他都在想着这个事情,从未忘过。

    “臣查到在毫州有人见过杨六郎的身影。”

    “杨六郎?”

    李世民眉头一皱……

    杨六郎的名字他不是没有听过,但是他想不到杨六郎与杨公宝库以及赵大的宝藏有半点的关系。

    “陛下,臣曾听闻杨六郎与杨素有些极大的关系,但是有一点,至今臣未曾明白。”

    秦琼眉头一皱,十分不解问道。

    “你可是说杨素与赵大的关系?”

    一语双关,不愧是当年共同打下天下的君臣,李世民一下子就听懂了。

    “正是。”

    秦琼不懂,这二人究竟有何关系,竟然杨公宝库的钥匙竟然落在赵大的手上。

    “此事就要从当年说起,此事极少数知晓,朕也是从吾兄的口中知晓此事。

    当年杨六郎在毫州雪地中生死不知,

    最后乃是赵大救了他的性命,叔宝要是不说,朕还真的忘记此事,二人的关系猜着都能知道,只不过,想来也是当年杨六郎把钥匙交到赵大的手上,有了杨公宝藏这等财宝,故而能一次崛起,成为天下有名的赵财神。

    你是说这一次的关键并不在赵大身上,反而是在杨六郎身上。”

    “正是如此。”

    秦琼深以为然的点头。

    打出去!

    对于主家无条件的听命!正是他们这些做护卫的职责所在,更何况几日前家主对于赵冲的赏赐下来的五贯钱,令他们这些护卫心动不已,同时他们也在考虑一件事情。

    赵冲尚且能获得这样的优待!

    那么他们呢?

    固然赵家对他们已经算是优待,但没有那个人不愿意享受更好的待遇!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这讲的就是一个本性。

    就算眼前的是当前国公,只要家主一声令下,他们照样敢打,天塌了有个大的在顶着。

    当然,这种悍不畏死也要分对人,倘若是当今天子亦或是天潢贵胄的话,这种勇武或许直接打个半折,亦或是直接归为零,他们还没有无私到这种地步。

    曾经有人说过,背叛只因为筹码不足..

    一旦筹码足够了,那么背叛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当然了,并非说天下间没有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人,有只是有,但大部分的人终究还是因为利益足够之时,才选择誓死效命。

    一个个如同浪潮一般冲击上来的时候,武元爽武元庆两兄弟瞬间楞在那里,大腿就像是生了根,无法动弹一下,他们只是来与赵统谈判一下。

    来的时候,态度早已经调整好了,不会如同上一次那般无理取闹,耀武扬威的...

    只是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时候,准备好声好气的来一次光明正大的谈判的时候,却遇到了棍棒加身。

    一方有准备,一方没有准备。

    结果可想而知...

    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局面...

    兵败如山倒。

    很快的武元爽兄弟二人就抱头鼠窜狼狈的逃离,相当的狼狈,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离去的时候,眼眸中带着怨毒之色,二人脑瓜子再怎么不机灵大概也能猜到,从今日开始过后,他们兄弟二人的名声就等于没了。

    赵统这小子是把他们两兄弟二人当做一块踏脚石,完全就不把他们的父亲庆国公武士彠放在眼里。

    “今日之仇定然要报了!”

    身为国公之子,竟然被人当做踏脚石我,这样的屈辱,他们如何能忍的住。

    “或许候英说的没有错,赵文优这个泥腿子的确碍眼!”

    树要皮人要脸。

    都是在一个圈子里面混的,互相给个面子,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有好处,毕竟今后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礼让一下都可以为对方留一条后路。

    但是赵统竟然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完全就是不把他父亲庆国公放在眼里,本来对于潞国公侯君集之子候杰的提议额,二人也是不以为然,他们再傻也能看的出来,候杰这个小子完全就是不怀好意,准备把他们兄弟二人当成箭靶子来玩,来试一试赵统的份量。

    “元爽,这事要合计合计一下。”

    等蒙着头彻底的逃离赵府护卫的追打后,武元庆皱着眉头道。

    “兄长说的没错,不能做了候杰这小子的刀,或许……”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候杰在想着如何利用他们兄弟二人他,同样的他们兄弟二人都在考虑如何去利用候杰来试一试赵统的份量。

    一个在朝堂上孤身一人的份量,到底赵统在当今天子心中的比重有多么的重。

    但这种事情危险性也比较大,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把小命给埋了。

    枪打出头鸟!

    人啊,还是小心翼翼来的好一点。

    太过的肆无忌惮还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尤其是在试探一个帝王的时候。

    赵府内

    “人赶走了?”

    “回禀家主人走了,只是……”

    赵冲恭敬的说道,不过眼眸中闪过一抹迟疑。

    “有什么尽说无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

    放下手中的论语,赵统视线投放在赵冲身上。

    “家主,这样折辱武氏兄弟,未免……”

    “未免是不把庆国公武士彠不放在眼里?”

    “正是如此。”

    赵冲颔首。

    “庆国公乃是太上皇的的庆国公而非陛下的庆国公,你可懂了?”

    赵统坐在书房中,放在书桌上的论语再一次拿了起来。

    “属下懂了。”

    赵冲瞬间恍然大悟,朝堂之上的阴谋算计,终究还是需等同的地位额,等同的身份,才能领悟的出来。

    赵统若是没有做到相同的地位的话,也许就不可能领悟其中的关窍。

    庆国公武士彠毕竟是李渊一手提拔的人,一朝天子一朝臣,庆国公武士彠已经不适合呆在朝堂上,故而这一次,武士彠才会直接前往利州做他的都督去了。

    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结果,任何人都避免不了这个结果。

    皇宫的御书房中

    “叔宝,事情如何了?”

    “陛下我,已经有了结果。”

    “哦,怎么说。”

    李世民一听顿时来劲了,这才是这些日子他都在想着这个事情,从未忘过。

    “臣查到在毫州有人见过杨六郎的身影。”

    “杨六郎?”

    李世民眉头一皱……

    杨六郎的名字他不是没有听过,但是他想不到杨六郎与杨公宝库以及赵大的宝藏有半点的关系。

    “陛下,臣曾听闻杨六郎与杨素有些极大的关系,但是有一点,至今臣未曾明白。”

    秦琼眉头一皱,十分不解问道。

    “你可是说杨素与赵大的关系?”

    一语双关,不愧是当年共同打下天下的君臣,李世民一下子就听懂了。

    “正是。”

    秦琼不懂,这二人究竟有何关系,竟然杨公宝库的钥匙竟然落在赵大的手上。

    “此事就要从当年说起,此事极少数知晓,朕也是从吾兄的口中知晓此事。

    当年杨六郎在毫州雪地中生死不知,

    最后乃是赵大救了他的性命,叔宝要是不说,朕还真的忘记此事,二人的关系猜着都能知道,只不过,想来也是当年杨六郎把钥匙交到赵大的手上,有了杨公宝藏这等财宝,故而能一次崛起,成为天下有名的赵财神。

    你是说这一次的关键并不在赵大身上,反而是在杨六郎身上。”

    “正是如此。”

    秦琼深以为然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