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波澜再起 中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4642 调教贞观txt下载

“你来了。”

一进入府邸中,果不其然,曾雄早早的就已经到达这里,并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等到赵统过来后,曾雄便起身。

“坐吧。”

在早出发的时候,赵统便让赵冲派遣一个心腹前往蓝田县,找上曾雄,并告知曾雄有事与他相商。

得到这话,曾雄便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花费了不少的代价,终究还是瞒过了大部分的人眼睛,悄无声息的进入赵家府邸中,等待着赵统的到来。

“要下雨了。”

外头电闪雷鸣,随之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把地面上树叶残枝,瞬间掀起千层浪,一层接着一层卷在了一起,苍茫的大地变得呈现出一片的乱象出来。

狼藉的地面上,随之一滴滴的雨滴打在了地面上。

晶莹的雨点在水面上怦然溅开,形成一簇簇植物界绝对没有的素色花朵,花瓣晶明透亮,骨朵儿呢,只在水面上灿然一现,仿佛不胜娇羞似的.....

赵统站在大堂外,把手伸出了门外,任凭着雨水打在手掌心上行,感受着那股湿润的感觉。

抬头看,苍穹上的雨,一丝一丝地飘着,像满天飞舞的细沙,为大地绿物,带来一份希望,滋润在叶梢,也为河塘的水鸭,带来一股愉悦的情趣,觅寻着夏的奥秘。

就在昨日炎炎的太阳,高悬在世界的当空。红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地面着火了,反射出油一般在沸煎的火焰来。蒸腾、窒塞、酷烈、奇闷,简直要使人们身体,由颠抖而炸裂了。

今日,天象却是一变,老天爷似乎与地面上的百姓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凉爽。”

似乎犹如老天爷的哭泣,这一滴滴的豆大的泪珠落在了地面上,驱散了那种灼热感后,天地间,虽然还有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热量,但没有最初咬着牙,那又今后笑着面对着的生活。

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是凭空生来,同样的,也不可能凭空的失去,一切还是要靠着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出一片天地来,只有这样用双手双脚打拼出来的东西才最为真实。

“这数月来,过的如何。”

良久后,赵统终于开口。

“承蒙侯爷的照料,这等生活,我等已经心满意足。”

曾雄面带着笑容回应道,当日长安城外的,那一抹不忍,换来如今的结果,这是曾雄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样的合算的买卖,恐怕是曾雄这一辈子以来干过最大的,同样也是获利最大的一笔。

试问,天下间那里还有这样合算的买卖。

以往不敢想的生活,以往一直以为这一辈子都只能当做臭水沟中的老鼠,忐忑不安的过往一辈子,不仅仅是他,就连他的子孙后代也只能躲在阴暗处中生活着。

这是曾雄等人万万不愿意看到的,故而,那一次在长安城外,圣旨到来的时候,他们才会豁出命来,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

所谓的悍不畏死,大抵便是如此了。

“今日有一事需要你帮我去办。”

“侯爷但说无妨。”

闻言,曾雄双拳一抱,故而,玉门关外那次少一次交易,但当日在玉门关外,赵统拱手让出良田五十亩,等到他们到了蓝田县后,赵统又让良田百亩供他们使用,不然凭借着李世民赏赐下来的田,他们迟早要饿死。

这等大恩大德,本就无以为报,如今赵统既然有事找上门,曾雄自然是乐意为赵统效命,顺便偿还了赵统的恩德。

“你先不急的答应,先等我所说的是什么事后,仔细思考一番后,在仔细想一想要不要答应本侯爷的事情。”

赵统可不希望,在一无所知之下,曾雄贸然的答应下来,最遭遇事情的时候,固然不会把自己给出卖了,但...

心中难道不会有怨吗?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既然他要用曾雄,就要让曾雄明白,他即将去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同样的道理,只有让人明白他要去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后,才会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卖命,甚至,在欲要危险后,才能及时的应对过来,不会自乱阵脚。

“随我来吧。”

带着曾雄,赵统与曾雄二人一同前往书房中,示意曾雄把门户给关上后,赵统看着周围的熟悉的物件,颇有一些感慨。

“曾雄,你可知我在这间书房中,到底过了多少个春秋,几乎是不知何为嬉戏怒骂,只晓得低着头,只读圣贤书,最终父亲走了..留下我一人,恍恍惚惚过了半年后,差一点死在了贼子手上,最终却是醒悟了过去...

有时候,我自己在怨恨自己,为何不能提早的醒悟过来,这样就能为父亲分忧,也不至于我的的父亲,赵大赵财神就要死在家中...”

赵统压着声音,嘶哑的吼着....

一旁的曾雄不曾回应,就这样静静的听着,这个时候,他并不是适合一个安慰者,甚至是说,所有的人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劝诫赵统,只能让他自己走出来,现在的他,只适合做一个聆听者,甚至是说赵统现在所需要的就是一个聆听者。

“曾雄,你可知其实武德九年,张宝未死,你可知去了那里。”

“草民不知。”

曾雄闻言摇着头道,并非他不想说,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张宝到底去了那里,当日大军到来,他与大当家等人直接失散,完全不见人影,就更不用说是张宝本人。

不过张宝未死的消息,的确让曾雄略微惊讶了一下,毕竟,衙门的守卫可不在少数,想要从地牢中把人给劫走,难度着实不小,要把张宝给救出来,需要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曾雄直接打一个寒颤,他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大当家,倘若真的是这样的话,今后,你我兄弟二人见面,就是不折不扣的死敌!”

听闻赵统的话后,以往不曾明白过来的东西,一瞬间悟透了。

要是他在不懂的话,就真的是蠢笨如猪了。

当初入山为贼的时候,他就已经为自己的身后事做着准备,他可以为人卖命,有些时候,可以咬着牙,看着兄弟们死在自己的面前,毕竟干这一行的,都是在刀尖上混饭吃的,那有不死的道理,但唯一让他感到气愤的是乃是当然大当家为了救张宝这个废物,与人做了交易,而这个交易,就是要他们兄弟的性命直接埋葬在蓝田县城外。

这等歹毒的想法!

一辈子来,曾雄都不会对于自己的同伴产生过..

但是万万想不到,他一直以来敬佩的人,竟然做出这样下等的之事。

至于张宝并非是张成之子,乃是当时蓝田县尉张天成之子的事情,曾雄早有所耳闻,并没有感到意外。

这一年来,幸幸苦苦的奔波着,为了混一口饭吃,当初一些疑问早已经被曾雄压在肚子里面,没有空闲的时间拿出来好好的思考一番。

生活已经不易,甚至差一点死在了边疆上。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曾雄就要谁加倍的奉还。

“侯爷的意思?”

曾雄阴晴不定的试探着询问道。

“你无需试探过,本侯爷还不曾愚蠢的那个地步,你先听听我的意思,之后你在做出选择,倘若放弃的话,我希望曾雄你出了这个门,就把今日你与我谈的事情必须要望的一干二净的。

言毕,赵统把目光投向庭院中,庭院中种植着一些叫的上名字的,以及叫不上名字的花,这个时候群花微微害羞的闭上了眼,还做她们的清梦,粗鲁的暴雨重重的洗去她们的尘垢,她们的甜软的光泽便自焕发了,但是没过多久,稚嫩的叶子,娇贵的花朵,一下子就被这豆大的雨滴打的只剩下一根根光溜溜的杆子。

背对着曾雄,让曾雄看不清赵统那双黑眸下隐藏的想法,曾雄静静听着赵统的一言一语后,倏然楞在了那里,直接忘记了赵统为他分析的那些利弊。

他脑海中只是不断的重复着赵统的那句可以刊印大量的书籍..

书籍代表着什么,曾雄心里清楚。

“侯爷不曾戏弄在下!”

这个时候,曾雄也不以草民自称,一旦他认真起来,就是当年在江湖上行走的游侠儿,不仅仅只是在讲着义气,同样的,他们也讲着道义。

尤其是关乎于自身利益,甚至可以扩充为天下的时候,这些游侠儿心中的正义感瞬间就会爆棚,直接把生死存亡抛与九霄之外。

这个时候的曾雄亦是如此。

“与你共处的时间也不算短,甚至与你都是生死同袍,本侯爷的话,何曾失信过。”

赵统头不回说道。

闻言,曾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的愧疚感,正如赵统所言的那样,在塞北的那一段时间,赵统何曾欺骗与他们,他不应该在这种问题上去质疑..

“不过,你也对,质疑乃是需要存在的,不然要人有何用。”赵统自言自语着笑着,随之脸色一肃道:“此事,本侯爷与你拍着胸脯保证,倘若不行,本侯爷的脑袋就一并交付与你了。”

“哈哈哈哈~~~”捂着肚子,仰着头,曾雄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随之指着赵统不停的喘着气道:“侯爷,草民要你的脑袋做什么用,草民需要的乃是侯爷的一句保证,如今这保证得到了,草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曾雄能作为数百人的头领,并让他手下的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并非没有任何道理,就比如这干脆的样子,就超出与他人。

“你不怕?”

曾雄爽朗的笑声,赵统心中猛然的生出一根刺来,似乎他刚才做错了什么事情。

“怕!是个人都怕死,我曾雄也是一个人,自然是怕死了,只不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亦想要为子嗣闯下一番打基业来,这一身的几两肉,就算弃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倘若换做了侯爷,侯爷也亦会如此。”

曾雄目光灼灼的直视着赵统,似乎要把赵统直接看了个透,良久后,回应曾雄的,只有那道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短短数月不见,曾雄就觉得赵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甚至变得他已经有点不认识了,就这样养气的功夫,完全不是在玉门关外所认识的赵统。

固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但,才短短的数月时间,这变化未免大了。

省局高位者,心思莫定!

以往曾雄还觉得这话完全是狗屁不通,现在回想起来,说这样的话的人,才是真正大彻大悟的智者啊,不然何以能感悟这样这样的道理来。

“小心。”

良久后,从赵统的口中吐出这个字眼来,曾雄闻言嘴角一扬,得意的一笑,向着赵统拱手行了一礼后,身子一晃悠,瞬间冲入漫天的大雨中,渐渐的消失在赵统的眼中。

“小心...小心自己的性命。”

此番只需要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中,赵统能提醒的都已经提醒了,能帮的都已经帮了,接下去,就只能靠曾雄个人的本事,谁让他所认识的人中唯有曾雄一人可用。

“看来是时候培养一些自己的心腹。”

赵统喃喃自语着,正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人到用时方恨少。

堂堂一个侯爷,竟然没有几个可信可用之人,传出去,定然让人笑掉大牙。

“这雨....”

外头的雨,渐渐有暴雨的趋势,外头蓦地一片飚风吹出了悲壮的笳声,闪电就像个大天幕似的往下一落,照得四处通明;跟着就是豁剌剌地一个响雷。粗大的雨点打在树叶子上,错落地可以数得清。

雨滴声,打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就像是在奏打着一曲交响乐。

“侯爷,外面有一人求见。”

就在赵统沉溺于自己世界的时候,护卫的声音把赵统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何人?”

“回禀侯爷,乃是一个叫做张茂的人。”

“张茂?”

闻言,赵统陷入沉思中。

张茂这个人,赵统并不陌生,可以相当的熟悉,只是赵统不明白,这个时候张茂找上他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难道明日说就不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波澜再起 上(二合一)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波澜再起 下(二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