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波澜再起 下(二合一)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5005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至尊召唤师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剑动山河 空亡屋 阴阳代理人
贞观二年,四月,雨

    外面的雨如豆子拍打在地面上,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敲的人心中发喜。

    这个时候,下起这一场大雨,下的正好,灼热的天气,早已经让大地浑身上下难受的很,况且刚刚种下去没多久的庄稼,也及时需要这一场雨。

    同样的,一个个心中也在祈祷着,这场雨莫要继续这样下个不停,下个一二日就行,太久了,就等于是天灾**了,种在地里面的庄稼,恐怕都要被这些雨水给泡死了。

    老百姓的日子就是不好过,天晴的时候,在担忧着没有水,庄稼该怎么活下去,等到下雨了,又怕这雨下个不停,把庄稼给泡死了。

    这世道就是如此。

    张茂的到来,就如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一般,打了赵统一个措手不及。

    原为蓝田县主簿的张茂张主簿,其实在蓝田张家被灭掉后,处于的位置就相当的尴尬,没过多久,就自动的引职从主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至于蓝田县令的位置却是让姓李的县丞给坐了上去。

    不过,在赵统看来这张茂也是聪明人,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

    大唐天下,子民千万以计,聪明人可谓是不少,但既聪明又有眼里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张茂倒是小瞧了。

    “让张主簿进府一聚。”

    “诺。”

    没有多久后,张茂的苍老的身影出现在赵统的眼前。

    “张主簿今日冒着大雨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与张茂并没有多深的交道,赵统也不没有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侯爷言重了,老朽如今乃是一介白身,何来侯爷的主簿之言。”

    闻言,张茂苦涩一笑。

    倘若不是为了子嗣着想,他万万是不愿意踏今日这条路,敲响这个门。

    “外面雨大,还请张先生进府一叙。”

    见张茂都已经这样说赵统若是继续为难下去,却是不当人子。

    张茂一听微微一笑,紧随在赵统身后,面容上带着一丝为不可察的笑容。今日前来的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一半。

    剩下的,张茂有信心只要见到赵统本人,他所带来的信心,赵统一定有兴趣。

    他为了子嗣,他可是豁出了这张老脸,做出了这等不仁不义的事情来。

    只不过,人这一生,来往不过皆是一个利字!

    如今张茂也是如此。

    后悔吗?

    惭愧吗?

    也许会有那么一点!

    但有意义吗?

    没有什么意义..

    他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后悔?完全没有了余地,现在的他只能一条路走到黑,谁让他并没有一个如同赵统般的子嗣,家中的后辈晚生,一个个不争气,让张茂相当的苦恼,为了每一日张茂都在考虑万一那一天他要是翘辫子,一辈子积累下来的基业,是不是就会被这些败家的玩意给搞的一无所有。

    “张先生可以讲了。”

    坐在书房中,赵统示意张茂这里相当的安全,可以把话放心的说出来。

    对于张茂而言,赵统开门见山般的直接,倒是省去了他不少的功夫。

    “侯爷可知其实张成也有一子。”

    “张成?”

    闻言,赵统眉头一挑,这个老家伙可不是什么易于之辈,不过仔细想一想,这老家伙有一个子嗣尚在人间,这并不让他感到意外。

    这也能解释当日为何张成可以不顾张宝这个明面上张家唯一的子嗣的生死,既然自己有儿子,还要这个让自己戴了十数年绿帽子的杂种有什么用处,还不如直接让他死了一干二净才最妙。

    只可惜啊..

    张成的打的如意算盘,却是碰上了一个早已经红了眼睛,或者是说已经完全输不起的张天成。

    张天成疯狂之下,张家没了..

    张天成疯狂之下,把张成这一辈子准备的后路,全部的给埋了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一丁点,或许,在临死前,张成或许会后悔,当日为何要把事情做的那般绝,事情不做绝,或许就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只是,人死如灯灭,谁也不知道张成生前有着什么打算。

    只不过,赵统有点不明白了,一个张家的子嗣能起什么风浪,就算当年张家在,如今他乃是一国侯爷,乃是当今天子赦封的蓝田县侯,一个连家都没有的小子,能起什么风浪来。

    “侯爷可知张成还有一个女儿。”

    张茂见赵统脸上不以为然的神情,心中顿时一阵咯噔。

    他现在生怕赵统直接把他给赶了出去,不然他满肚子的鬼主意的鬼主意就无法使用出来,就无法拥有筹码与赵统进行判断,甚至退一万来说,今日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与赵统这位当朝的红人,当今蓝田县县侯的这条线..

    只要傍上这条大腿,依照他两个儿子,软弱不争的个性,在蓝田县侯这棵大树下,茁壮的成长着。

    就算不能成长,但至少能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张成有一女之事,本侯爷早已经知晓,听闻张成这一辈子做的最为正确的事情,就是生了这个女儿。”赵统低着眼悄悄的观察了一下张茂的神色,那张苍老的脸上,一抹为不可察的嘲讽从张茂的脸上浮现,然后快速的消失

    “本侯爷曾听闻张茂把女儿嫁给了一位大人物,只可惜啊,当日张家覆灭,本侯爷欲要把张成的女儿身后的大人物给揪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线索都被抹的一干二净,这究竟是为何?”

    此事一直让赵统想不明白,到底是嫁给了谁,才会有这样的能量

    赵统想过五姓七望,但五姓七望门阀规矩森严,对于这种事情一直是抱着铁血的态度,不可能会让家族中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就算是要娶妾,张家的身份依旧永远不足。

    五姓七望中,有这样的能量的人,一定是深居高位者,不然何以有这样的本事。

    但越是身居高位者,就越是要维护他们先祖定下来的规矩,半丁点都不敢违抗,怕的就是自己破坏了规矩,今后还如何管理族人...

    一个没有了规矩的家族,恐怕就离灭亡不远。

    外面的雨不停的下着,雨滴打下这树的叶子,飘飘落下,像一只只半绿半黄的蝴蝶在空中飞舞,天空上依稀可以见到黑云堆成了一整片,象一块厚铁,渐渐往地面上沉,似乎已经盖到了屋脊上,再过一会就得把屋子压扁,天地间一片压抑,让人完全喘不过气来。

    “其实侯爷已经猜到了答案,只是侯爷不敢想而已,但侯爷有没有想过,五姓七望之首的清河崔氏已经出了一个崔二先生,难道侯爷就不能保证其他的氏族中不会出现第二个崔二先生?”

    张茂眉毛一挑,瞬间就点拨开赵统心中迷雾。

    正如张茂所言的那样,赵统自个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中,似乎他忘记了,崔奇崔二的存在,本应该作为清河崔氏族长接班人,却因为离经叛道,从清河崔家直接逃到了长安城,然后再从长安城前往蓝田县。

    其实在他内心的深处,隐约的有一道声音在告诉着他,天下间有一个崔二就已经足够了,再多一个出来,就非常的不美妙。

    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之前,只需要记住一点,前往要在规则圈内玩,才能咬着牙生存下去,不然那一日,终究是是怎么死的,恐怕都无人知晓。

    “你是说?”

    “正是。”

    “那家?”

    五姓七望。

    就等一个招牌,一个足以把人给压死的招牌,赵统现在细胳膊细腿的,要想能与这些大腕扳手腕的话,无疑是在痴人说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要大家平等的坐在一起,坐在桌子上谈判,赵统就必须要先人一步..

    “等等.........”

    赵统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五姓七望究竟拥有多么恐怕的能量,在陇右的时候,赵统就已经见识过。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一件事情,张成的女儿嫁给了五姓七望某一个家族大人物当夫人也好,小妾也罢,但可以相应的证明一件事情,就是张成的儿子人已经在了那位大人物的家中...

    “棘手了...”

    看向张茂的眼神,赵统略微变得不善。

    被赵统阴冷眼睛紧盯着,张茂吓的浑身上下打着颤..

    那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少年郎,完全不是他这种带在官场上,从未没有见过鲜血的老书生可以抵抗着。

    额头上的冷汗如同外面的雨一样,汗水跟豆子一样滴滴答答的拍打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五姓七望的哪一家。”

    “回禀侯爷,当年据说张成之女似乎前往了荥阳,那还是从张成醉酒的时候,不经意吐露出来...”

    张茂立即把知道的信息一五一十的吐了出来,不敢有任何的隐瞒,他现在可是怕这位主一不高兴,就直接拔出腰中的剑把他给杀了。

    届时黄泉之下,他就算是找阎王爷问礼去,估摸着也不行..

    再说了,人世间的繁华他还没有享受够,怎么可能可就这样轻易的离去。

    “荥阳郑氏?难道是那一位。”

    在长安城的时候,赵统曾听过一则传闻,五姓七望中的荥阳郑氏,有一个郑添郑七公子,与崔奇崔二乃是好友关系,二人习性多数的相同,与这个世道完全是格格不入。

    不尊礼法!

    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之人。

    不过敢无法无天的,基本才情极高,本事也是高的可怕,就比如崔奇来讲,从见到崔奇的那一刻起,赵统就觉得这个中年男子深不可测。

    当年在长安城内,能与崔奇齐名的郑七公子又岂能是简单的货色。

    “郑七公子,此事不好办了。”

    这样一位在背后谋算着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浮现出踪迹来,要不是今日张茂前来,赵统还不知道他已经惹上了这样的一位人物。

    至于今日张茂前来,从他口中得到的消息,完全就是这位郑七公子想要告诉他的消息..

    五姓七望!

    荥阳郑氏!

    张茂的一举一动他们会不知?

    倘若,那位郑七公子有心,岂会不知?

    这话赵统没有直接挑明了,张茂今日前来的目的,赵统心里也有数,只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了,不然他还能说什么...

    张茂两个儿子,赵统也曾见过,对于二人的品性,赵统心里也有底,只可惜啊...品德尚行,但性格却是软弱,什么都愿意退一步,不愿意与人去争。

    把书中的圣贤之礼完全的读入骨子里面。

    “张先生请回。”

    稍等片刻后,赵统缓缓的开口。

    这一开口,完全让张茂本来就已经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眼眸中微微流露着一丝的绝望,他没有想到今日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却没有被人放在眼里,那种感觉...

    简直比吃了一坨热翔还要难受。

    张茂勉强的抬起头来,一拱手,转身欲要离去时,赵统幽幽道:“今日张先生的意思,统明白,这里,统就给先生交个底,大富大贵固然不可与两位兄长,但统若在一日,两位兄长定然平安渡过一生,先生积累下的基业,定然无人敢夺,倘若....”

    晦气的话,赵统没有直接从嘴巴里说出来,而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相信张茂也能明白。

    闻言,张茂绝望的眸子中露出一抹狂喜之色。

    身居高位者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倘若不讲信用,今后谁还愿意为其卖命。

    “老朽谢过侯爷!”

    张茂转身深深的向赵统行了一礼,今日有赵统这位蓝田县侯的一句话,他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甚至远远的超过。

    闻言,赵统佁然不动的接受了张茂这礼,若是他受,恐怕张茂心中悬着的大石也不会落下。

    外面,大北风一个劲地嘶叫,好像有万匹野马从天上冲下来,奔跑着,翻滚着,狂吼着,配合着无匹的雨势,倒是别有一番的滋味。

    “此事有趣了。”

    望着张茂离去的背影,吸收着今日得到的消息,赵统眼睛微微的眯起。

    北风骤然而起,赵府中的小池塘,随着雨滴冒起了一个个小泡泡,北风一吹,瞬间水面上皱起一丝波澜...

    ps:这是这周最后一次的二合一了...

    谢谢大家的体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