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七章 棋子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573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龙印战神 江山权色 史上第一祖师爷 气冲星空 魔狱 天才霸主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这一日,雨下个没停,赵统一整日就呆在家中,什么事情都无法展开手脚去做。

    这样的天气,正适合一个人坐在书房中到夜晚时分,红袖添香,美人点灯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倒是一场夏雨来的及时了。”

    静谧的声音在赵统的书房中响了起来。

    “崔二叔。”

    无论赵统还是身边的玉娘都恭恭敬敬的向着眼前的人行礼。

    眼前的人,是他的长辈,更是让他在陇右大放光彩的伯乐。

    要是无崔奇,赵统一辈子都不可能与陇右李家的李三变打上任何的交道。

    其实在进入赵府的时候,赵统就见到在书房中悄悄留下的一个标记。

    这个标记只有当年他父亲赵大的几个结义兄弟才有的标记,恰好,当年他父亲教授他一点,到现在还是能记得一些。

    与赵家至今为止还有联系的人,赵统扳手指头扳一下,也只有崔奇一人,固然,崔奇站在赵统面前的时候,赵统没有半点的讶异。

    “小半年不见,文优你倒是变了一个人。”

    手中从来都不曾少过的羽扇在崔奇手中摇曳着,看向赵统的眼神略微有点危险。

    正是这点危险的眼神,让赵统心中一咯噔。

    “二叔,难不成,我此计有何不妥?”

    崔奇一直在赵府中,而且还是在赵统的书房中,书房内有一个暗室,这是也只有他们父子二人知晓,现在又多了崔奇一人,不过这样的一个密室,里面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

    自然,赵统与曾雄的对话全部落入崔奇的耳朵中。

    “并无不妥,只是二叔觉得可惜了。”

    崔奇面露上惋惜。

    这样的一个可以让自己扬名立万的利器,竟然只是为了来试探一下李世民的肚量,还有就是那个浪荡子的手段。

    可惜..可惜了...

    “文优,此事你若是需要二叔前往荥阳让浪荡子把张成之子交出来,大可说出来,二叔亲自要人,那个浪荡子岂能不给。”

    崔奇口中的浪荡子就是荥阳郑氏的郑添郑七公子。赵统相信崔奇出马定然能为他除掉后顾之忧,但是这样做就让他失去一个好机会!

    一个试探李世民对于大唐的世家门阀的机会!以及世家门阀的底线的机会!

    这样今后他在朝堂上往上的爬的时候,就不会遇到阻碍,所谓的规则,自然就会了然于心。

    “二叔,此事小侄心中已然有数,不劳烦二叔了。”

    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后,赵统当即开口道。

    “你啊你,你们父子二人的脾气都一样,都是犟牛!”

    闻言,崔奇立即明白了赵统的打算,不由的摇头苦笑道。

    虎父无犬子!

    赵大的厉害,他算是领教了,不曾想到了,赵大竟然的儿子也这般优秀倒是让崔奇有点嫉妒了。

    “太原王氏兴许会对当年的事情感到后悔吧。”

    崔奇心中暗道,看着赵统的脸庞,崔奇一本正经的道:“文优,浪荡子虽然行事放荡不羁,但终究是一个讲究人,至于其他的,你倒是要小心了。”

    闻言,赵统心神一凛,崔奇这话中,赵统倒是能了解到一些关于郑添的为人。

    讲究人!

    讲的是底线,讲的是原则!

    这样的人往往是输的起的人,然则天下间并非人人皆是如此。

    倘若都是这般的人,谈何而来的争字!

    赵统一时间联想到不少的事情。

    荥阳郑氏乃是五姓七望之一,可以说是立足大唐金子塔尖的家族之一,这样的家族,往往讲究的是一个面子!脸面都失去了,何以与其他的六家相比。

    崔奇刚才的言外之意,就是要他小心荥阳郑氏,以防荥阳郑氏在暗地里面下黑手。

    赵统闭着眼仔细衡量了起来,其实如崔奇所言的那样,荥阳郑氏有极大的可能性干出那样龌龊的事情,只有不把龌龊摆在明面上,谁又能知道是你干的。

    一旦那些有脸面的,不要脸起来,是真的不要脸!

    极其的危险!

    只不过,这样才能更好的试探出,自己想要的结果来。

    猛地摇头,目光看向崔奇,赵统疑惑不解的问道:“二叔,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赵统可不信崔奇有未卜先知之能。

    他所想要做的事情,崔奇也只是今日才知道,但是崔奇早就来到赵家府邸中,定然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不然何必鬼鬼祟祟的从密道中走。

    闻言,崔奇微微一愣了一下,看向赵统的眼神略微变得迷茫,一下子思绪回到了十几年前,当年的种种过往浮现在眼前,心中呢喃着:“大哥父子二人皆是不凡,现在太原王氏会不会为当年所做的愚蠢事情而感到后悔。”

    “二叔?二叔?”

    见崔奇一下愣神了,赵统喊了几声,使得崔奇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文优,此番二叔前来,告诉你一句话,你听的进去最后,听不进去...也只能说天意如此了。”

    “二叔请讲。”

    见崔奇露出这般神情,赵统心神一凛,面色一肃回应道。

    “倘若天子欲要让你前往毫州,你尽量拒绝,千万不要参与其中...”

    “这...”

    赵统有点为难了,拒绝天子乃是一个不智的选择,同样的,赵统相信崔奇说这话并非是无的放矢,况且赵统心里也明白崔奇是不会害自己的。

    “二叔,你至少要给小侄一个理由,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任何事情都是讲究一个缘由二字。

    就算赵统知道崔奇不会害自己,但是被蒙在鼓里的滋味,着实让人难受....

    “此事...”

    崔奇本欲要开头时,立即见到正在一旁研磨乖巧的玉娘,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便不再多言。

    随之,崔奇转身迈出书房的大门,只留下一脸懵逼的赵统...

    而在另外一处,荥阳郑府之内。

    一座亭廊中,一壶酒飘荡着酒香

    亭廊中坐着一个束冠的中年男子,在他的面前摆着一个棋盘,棋盘上黑白子纵横交错。

    “这第一步棋已经下了,告诉他好好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失去了,就没了。”

    ps:谢谢烟圈漫步书友大大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