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如春风拂面般愚蠢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438 调教贞观txt下载

聪明的人,要是没有属于自己自己的消息网,就等于闭门造车罢了,在怎么天才的人,也有耳目失聪的时候。

这也为何会有结党营私之事出现。

耳聪目明才是王道,才能在这个世道上安然无恙的生存下来。

无论有多么的聪明,丧失了消息的来源,就会对于眼前的事情做出错误的判断,从而一步错步步错,终究是慢慢的向着深渊踏进。

不过,赵统也深刻的明白,这种事情急不来,应当徐徐图之,最终就会发展成一棵苍天大树,就如同当年张成兄弟二人在暗中养着曾雄一行数千人的贼匪。

悄无声息的!

根本就查不到根底的。

赵统所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朝堂之上,权乃是立身之本,同样的也是取祸之道。

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一般,能杀人,同时也能杀己。

虽未深刻的触及到这个圈子,但其中潜藏的危险,赵统心中了然。

他与朝堂上的诸公,关系看似不错,但这是在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利益之下,二者才能相处的那么融洽,毕竟一个少年英杰,没有谁会觉得结交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况且,这样的一位少年英杰还是当今的太子陪读,一旦太子坐上九五之位后,赵统今后的仕途将意味着一帆风顺。

“玉娘,这些时日,府邸中可安静。”

这数月来,赵统的府邸中可是安静的有点可怕了,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当然了,赵统也不希望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武元爽与武元庆兄弟二人可不是这般的好脾气,就连他们的父亲武士護这数月也就这样沉溺了下来,不在有任何的消息。

这可不像是武士護的性格!

甚至可以说,这不符合天下士族的性格,凡是有点身份有点地位的,受到这样的屈辱,都应该奋起反抗的,不然今后算是在圈子中不好混了。

尤其是武士護这样乃是一个国公,更看重的就是面子了。

现在倒好了,面子里子都丢的一干二净,还没有把场子给找回来,到底是武士護认命了,自个都觉得自己今后在长安城的贵族圈中不用混下去。

甚至可以考虑更危险的一点...

打个比方说...

武士護暗地里面准备,准备着给他赵统致命一击。

又或者说,现在武士護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有什么更诱人的东西,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一时间忘记了与他的仇怨...

“囡儿倒是越发的精神了,不过这孩子....”

闻言,玉娘倒是如实回答了,她倒是没有想到就在那短短的时间内,赵统会考虑到那么多的东西出来。

见玉娘面露犹豫之色,赵统便有点好奇看着玉娘。

难不成,这武媚娘小小的年纪就展露妖孽的资质不成。

赵统心中起了疑...

千古一帝!

其实这四个字用在武则天身上完全也不过分,自三皇五帝之后,大禹立了夏朝后,又有那个女子称帝,除了一个武则天之外!

无论是心智还是手段都堪称是妖孽级别的人物。

搞出一些幺蛾子的事情来,赵统一点都不怀疑。

“夫君,囡儿不像是一个三四岁的女娃娃,反倒是...反倒是....”

“反倒是像一个小大人?”

见玉娘支支吾吾的没有把一句话给说完整,赵统直接给其补上。

“嗯。”

玉娘重重的点头,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女娃娃按理来说应该是那种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样子,但武媚娘给她的感觉却是完全的不同,就如同赵统所言的那样,就像是一个小大人来。

虽然说不出来什么惊人之语,但做事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说是小心过头了。

童心?

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玉娘有点担心这样下去,武媚娘会不得了...

“无忧,玉娘这里只是她的一个庇身之所,什么时候她想要走了,随时都可以离去,操那么多心作甚。”

赵统摇头一笑,眼睛的余角悄悄的向着门外瞥了一眼,当即又收了回来。

“只是夫君,这样放着不管,真的好吗?”

一抹忧色从玉娘的脸上一闪而过。

“这就看你了。”

其实这件事情的选择权完全在玉娘的手上,赵统并不会去阻止,也不会去让玉娘与武媚娘打好关系之类的...

所有的一切,其实顺其自然就好,他当下就只是要让武媚娘安心的在赵府渡过一些时日即可,等什么时候武士護想起来自己还有这个女儿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找上门,届时就是要看武媚娘个人的意愿。

倘若她愿意走,赵统并不会去挽留,倘若她不愿意,说不得赵统就要争上一争。

“家主,外面有人送了一封信。”

赵冲倏然出现在书房门口,恭敬道。

“拿上来。”

“诺。”

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赵冲交递到赵统的手上,立即拆开信件,赵统逐字逐行的把全部的内容看完,随之掀开还在点着火的灯笼的灯罩,把信往里面一扔,直接化成了一堆灰烬,随之风一吹,带着零星的火光飘荡在书房中。

“果不其然啊...到底该说是魄力大,还是说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赵统摇头晃脑的,脸上的笑意丝毫掩藏不住。

这封信乃是曾雄送来,其中写着的内容,无非就是关乎于书斋的事情,其中把朝中有哪些权贵曾与他麾下的人接触过,一五一十的记录了下来。

满朝的新贵!

能算上国公一流的,竟然只有应国公武士護出手了!

其余的,皆冷眼旁观,似乎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至于五姓七望,导致清河崔家最初的时候势头最大,到现在却是啥声音都都没有,这一点倒是在赵统的意料之中。

毕竟血脉关系就算是死也断不了...

人之常情的事情,又何必感到意外...

“满朝的衮衮诸公,都是聪明人,反倒是....”

赵统摇头一笑,嘴角微微的一扬,露出嘲讽的意味。

都自诩是聪明人,但在最关键的时候,真正的聪明人又有几个?

利令智昏者,焉敢称智者~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甘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利令智昏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