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利令智昏者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624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龙印战神 一品姐夫 江山权色 史上第一祖师爷 气冲星空 魔狱 天才霸主 国色天香黑岩
三日后

    一座小小的书斋门口,终于迎来了一个身份像样的人物。

    “让你们的东家出来,本公子要与他谈一笔大买卖。”

    外面的二人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欲要见这间书斋的东家,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二人的来意是为了什么。

    “这位公子,东家不在,出门远游恐怕是.....”

    闻言,从书斋内走出一个老者,躬着身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不过低头的那一瞬间,浑浊的眼眸中却闪过一抹的鄙夷之色。

    这些日子来,前往书斋欲要见东家的人可不在少数,每一个都是身份显贵之人,但没有一人像眼前的这厮这般,简直是有辱斯文。

    心中固然愤懑不平,但是身份摆在那里,眼前的少年郎非富即贵,他一个平民老百姓可是得罪不起。

    “哼!休要敷衍本公子,立即让你家东家出来,不然本公子当即砸了这间破书斋。”

    眼前的年轻人眼中冒着火,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今年也并非是他的本命年,则诸事不顺,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过的,都是让他把面子给丢的干干净净。

    这样的结果很让人憋屈,浑身上下都存着一股火。

    “来人把这间破店给本公子砸来!”

    作为一个国公之子,来往间,自有仆婢如云,也就是狗腿子跟随在身后,一声令下,跟随在这二人身后的狗腿子一下子冲了出去,欲要把这间店面给砸的干干净净。

    “哦,武兄这是好大的威风,今日可以因事不顺心而砸一间小店,明日是不是就可以砸了陛下的太极宫。”

    三言两语间,就把一定大帽子直接扣在来着武元爽兄弟二人的头顶上。

    武元庆一听,刹那间脸色通红,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但这句话他可不敢轻易的应下去。

    “哼,程兄这是何意,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天威浩荡,我兄弟二人就算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生出这等心思来,倒是程兄张口闭口的欲要一把火烧了太极宫,难不成程兄心中有这个意思?”

    武元爽冷哼一声,极为不爽的怼了回去。

    至于手下的狗腿子立即停止住了步伐,愣愣的看着自家的主子,等待着武元爽兄弟二人的一声令下。

    “打砸之事,程某从未做过,更不用说升起这等荒唐的心思来。”

    程处默笑哈哈的打了一个机锋。

    谁都听得懂程处默这话中的意思。

    周围围观的人,固然有着平民百姓,但却是极少数,大部分都是出身世家门阀亦或是新兴贵族的子嗣,一个个都冷眼旁观,嗤嗤笑着。

    “你!”

    闻言,再见到周围诸人的神色,武元庆显然是被气的不轻,指着程处默眼神越来越冷。

    “处亮啊,几日前,有一个不长眼的,对着你我兄弟二人这样指手画脚的时候,为兄记得这厮还躺在床上。”

    “大哥,你说这应国公之子是不是觉得浑身不舒服,欲要你我兄弟二人来给他们松动松动筋骨。”

    跟随在程处默身后的程处亮嘿嘿的笑着。

    武元爽兄弟二人一听瞬间变色,仔细的打量了自己的身子板,以及对方的身子板,狠狠的吞咽着口水。

    “你...你们二人欲要做甚!”

    武元庆这个时候就有点色厉内在。

    欲要两个粗货,只想要跟你讲拳头,不跟你讲道理的,武元爽兄弟二人也很无奈,连忙的退后数步。

    这一退,人群中发出一阵爆笑声,不少的人看向程处默兄弟二人也颇为顺眼。

    尤其有些少年郎看向程处默的眼神更是怀着崇拜的眼神,虽然已经过了三月有余,但玉门关一战,还是让他们牢牢的记住有程处默这么一号人物。

    同辈中,有这样一号人物实属难得,更何况,少年郎心怀热血,所喜好的就是战场上的杀伐之事。

    “孬货!”

    程处默眼角流露出一点的鄙夷。

    随之上前,一把手就推开挡在门前的应国公府邸中的狗腿子。推开两三人后,见还有几人站在自己面前,程处默恶狠狠的回头怒哼:“滚!”

    一声滚!

    连带着武元爽兄弟二人都慌不择路的立即跑路,更不用说那些狗腿子,周围的这些围观的人丝毫不怀疑,这个时候的程处默要是在刺激他一下,说不得真的会动手!

    “老人家起来快快起来。”

    被吓得已经瘫软在地上的书斋掌柜的,被程处默给搀扶了起来,随之让程处亮进入书斋内搬了一张椅子出来,让已经白发苍苍的掌柜的坐下来。

    “少将军老朽...老朽...”

    掌柜的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一时间就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欲要跪下来行谢礼。

    “老人家坐吧,当日玉门关能守住,并非靠的乃是我等之力,若是城中的百姓,齐心协力之下共渡难关,恐怕就没有今日站着的程处默。”

    程处默不无感慨的说着,随之起身面对着周围围观的众人,面色一冷道:“你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做事就莫要像那两个孬货丢人显眼,不然,俺只是一个粗人,这拳头可是得理不饶人。”

    说罢,程处默转身走人,走的相当的潇洒干脆。

    只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少年郎不断的回味着程处默这句话的意思。

    “程铁牛的话倒是有理,尔等皆是读书人,岂能做出这等斯文丧尽之事。”

    人群中,一人开口众人皆回头看着,见乃是长孙府的长子长孙冲后,随之个个回应道。

    人群中,只有一个小少年,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口中低喃着:“看来又少了一个办法,断然不能让那位失望了。”

    随之,小少年窜入人群中,消失而去。

    “该死,这二人!”

    青楼中,有人倚着窗,看着楼下的一幕,听着程处默与长孙冲二人的话,瞬间咬牙切齿。

    “候公子..奴奴...”

    一声娇声烟语在候英的耳边散发着丝丝的热量。

    但满心皆是怒火的候英那里听得进去。

    啪~~~~

    重重的一巴掌落在身边的美人脸上,随之候英冷冷的开口:“滚!”

    人生百态,诸是如此

    离去的程氏兄弟二人,兄长面色阴沉,小弟一脸不解。

    “兄长刚才这是....”

    程处默赫然的出头,让程处亮有点不理解。

    “遇见熟人说不得要扶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