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冷眼旁观

文/独居者
调教贞观 本章字数:2638 调教贞观txt下载
推荐阅读:三界独尊 武炼巅峰 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魔导联盟 太上章 仙路争锋
“熟人?”

    闻言,程处亮心中顿时起疑,但见兄长的脸色不善,到没有立即询问,一路上,他们兄弟二人的脸色,就像是别人欠了他们兄弟二人万贯的家财一般,脸上的神色臭的紧。

    宿国公府邸内

    程处默与程处亮二人直接前往程咬金的书房内。

    书房中,程咬金手中正拿着春秋研读。

    武将喜读春秋,就算是程咬金这样的大老粗隔三差五也会把春秋哪里来读一读。

    “今日,铁牛这事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程府的家风虽然粗犷,但唯有一条,不得欺辱寻常百姓。

    经历过那种民不聊生,易子相食的年代,程咬金就更懂得百姓之难。

    虽然在长安城中程咬金有着混世魔王之称,但城中的百姓却不曾对这位混世魔王有半点的不喜,反而好有一点的敬佩。

    无他!

    就是不得欺压良善百姓一条的家规,让程家的子嗣混是混了一点,但也只是在权贵的圈子中,欺压他们的子嗣。

    这一点,程咬金从来都不会反对的....

    但不欺压,并不等于会仗义相助。

    路见不平一声吼这等侠肝义胆的壮举,不符合程咬金的风格,同样的也不符合一个新兴贵族的利益。

    他不会如此,深受他影响的子嗣,同样也不会。

    “遇见熟人了,必须要搭一把手,不然良心过意不去。”

    程处默脸色平静的说道。

    “哦。”

    闻言,程咬金倒是一脸感兴趣的看着程处默。

    “熟人,难不成是....”

    “回禀父亲,正是玉门关内的熟人。”

    “这样啊....”

    程咬金一听,面色沉了下来,书房中的空气一瞬间凝固了下来,变得相当的沉闷。

    “赵家的娃娃...不得了啊,不得了...”

    随之,程咬金拍着手哈哈大笑了起来,一个年轻的晚辈,往往会做出令人意外的事情,并且会来无穷无尽的利益的时候,这种年轻人身上,往往意味着麻烦,当然同样也意味着才能。

    作为新兴的贵族之一,大唐的顶尖的权贵,赵统这一点的麻烦,程咬金还真的不觉得是麻烦,反而是才能,倒是让程咬金另眼相看。

    “铁牛,此事勿要声张。”

    有些事情,自己人知道就行,其余人的死活,与他又何关系。

    “等等,翼国公府邸上,铁牛你就多劳心一点,省的有些不长眼的,坏了老哥哥的名声。”

    满朝文武中,程咬金唯独与秦琼的关系非同寻常,秦琼唯有一个子嗣,今年也只有三岁有余,但秦琼一日接着一日身子骨却是不如以往,这一点,程咬金是看在眼里,只要能帮衬的,程咬金定然会去帮衬。

    虽然,秦琼不会参与到这些是是非非中,但那些族人就说不准,对于这一类人,程咬金往往都是杀之而后快。

    他可不想这些人该死的人,坏了他兄长的名声,这一点,乃是他不允许出现的,一旦要扼杀在摇篮中。

    “孩儿明白。”程处默恭敬的拱手道,秦家与他们家关系匪浅,更何况,大唐的战神,秦琼秦叔宝更是他们这些年轻一辈的所崇拜的目标,能帮衬的,程处默不会袖手旁观。

    “只不过父亲,今日你可知道我见到了谁。”

    忽然想到了一事,程处默倒是难得的卖起了关子,眉头微微一挑道。

    “谁?”

    程咬金楞了一下,随之颇为好奇的看着程处默。

    “长孙冲。”

    “长孙冲....”

    程咬金陷入了沉默中,良久后看着程处默与程处亮兄弟二人正儿八经道:“长孙冲就等于没看见,其他人有没有看见是他们的事情,但是你们兄弟二人一定要记得老子的话,招子再亮,这一次也要当一次睁眼瞎。”

    “明白。”

    兄弟二人并不是二愣子,程咬金话中的意思,他们何尝听不懂,有些东西,他们这样的年龄还真都不适合知道,反正自己的老子总不会去害自己。

    “铁牛你留下来。”

    就在兄弟二人即将离去的时候,程咬金开口喊着程处默。

    随之,程处默稍微停顿了一下,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望着自己的大儿子,程咬金颇为满意的颔首。

    这一年来,程处默的表现都落在程咬金的眼中,对于今年的程处默,程咬金是相当的满意,而且比之以往,程处默变得更加的稳重。

    等了这么多年,还真的是等出了一个继承人来,程咬金可谓是老怀安慰了。

    既然,孩儿已经成长,有些事情就应该让他知晓。

    “父亲。”

    “铁牛,有些事情也要告知与你。”

    程咬金见有些拘谨的程处默,程咬金上前拍着程处默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下来。

    随之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目视着自己的长子,感慨万分道:“当年咿呀学语的小毛娃,转眼间就长这么大,为父老了...”

    一番满怀深情的感慨,程处默愣在了那里,傻呆呆的望着程咬金,似乎眼前的父亲直接变成了一番样子,完全就不认识啊。

    “你这个怂娃,瞅啥!”

    异样的眼光落在程咬金的身上,程咬金也受不住,当即想要有一种抄起棍子打死这个逆子的冲动。

    程咬金深吸几口气,把心头的怒火给镇压下来,不然他还真的想要抽一抽这个逆子。

    “玉门关一战后,你可知长孙冲去那里任职。”

    “毫州。”

    程处默收敛了一下心神,这样的老爹才是他熟悉的老爹,不然来一阵莫名其妙的感慨,着实是把他给吓的不轻。

    “毫州....”

    程咬金沉默了下来,似乎想到了当年的陈年往事,嘴角微微一扬,倒是带着自嘲:“当年....”

    随着一阵程咬金的回忆,程处默似乎突然的发现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尤其是那富可敌国的宝藏,更是让人心动不已。

    “那么父亲,你可是说长孙冲是....”

    “诚然。”程咬金脸上的凝重的神色为褪,眉头一直紧皱着:“毫州之事复杂非凡,不必长安城,甚至更是危险,铁牛,你是程家的人,这一点你需要记住。”

    “父亲我....”

    程处默沉默了一下,随之重重的点头。

    交情与家族

    最终程处默还是选择了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