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入瓮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411 调教贞观txt下载

生存之道。

在大唐的官场上,程咬金算是看清楚了,看似程咬金做事蛮不讲理,在朝堂上人人都有点避讳他,但实际上,朝堂中,人缘最好的就莫过于程咬金这个老混账。

一个曾经做过皇帝的人,无论是眼界还是其他的,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还要超过长孙无忌等人。

朝堂上,看似一个个都得罪了个遍,但实际上,却是左右逢源。

与谁!

程咬金都相当聪明的不产生什么利益上的冲突。

利益二字,错综复杂,到现在程咬金还没有理清楚这二字到底有何奥妙所在。

“铁牛,记得为父的话,此事不容的插手,就算有人,也不能是你。”

毫州之中,到底牵扯到多少的人,多少的事,程咬金心底也大概只有一个底,并没有多少的底,要想让他仔细的细数出来,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是人生。

其实说白了,简单都可以用二三字就能概括,同样的也复杂到,就算写尽了千言万言书也不尽能写的个透。

程咬金再一次的提醒,就是生怕程处默被所谓的友情给束缚住了,从而导致分不清楚什么是重是什么轻。

“孩儿明白。”

再一次说出这样话语时,程处默的心无疑变得相当的硬了,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的冷...

闻言,程咬金显示是楞了一下,随之露出满意的笑容。

朝堂上,风云变幻,心态往往能决定不少的事情。

程处默的心态变化,倒是让程咬金吃惊了,同时也满意了。

“铁牛,书斋那边,看热闹就行,赵家的娃娃不是傻瓜,这一点,要是看不明白,还真的是白瞎了近些年来搞出的事情。”

“明白。”

同一个战坑里面出来的人感情远超过他人。

这一点,程咬金心里相当的清楚,故而再三的提醒程处默。

“孩儿明白。”

闻言,程咬金颔首示意,看向窗外的景色刹那间倒是有一种感慨万分。

见程咬金静静的坐在那里,程处默终究忍不住开口问出了一直以来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问题。

“父亲,孩儿有一事相问,朝堂内,诸多权贵都晓得这里面有着危险,五姓七望难道就看不明白?还有应国公武士護难不成眼睛就是瞎了,谁先出头,谁一定死,这个道理他就不懂?”

“问的好!”

程咬金满意的拍着手叫好。

“五姓七望乃是天下有数的世家门阀,有的是聪明人,藏在小小书斋中的陷阱,难不成他们就看不清?说白,无非是利益二字作祟,一间小小的书斋中,藏着的利益过大了,大到他们可以忽略掉这个陷阱,甚至一个个都自认为自己可以承受的起,今清河崔家除开最初的冲动,现在不也是冷静下来,这一点还要归功与崔老二,若非他,现在的清河崔家,哼哼....”

程咬金极其不屑的冷哼了几声,终究是打断骨头还连着血脉的,不然,崔奇崔老二何以为清河崔家分析利弊。

清河崔家一争,就等于踏入了陷阱中。

清河崔家就算是五姓七望之首,面对于其余六家的群起而攻之,在强大的势力也显得卑微...

这一点,程咬金觉得当今的天子定然极其的懊恼。

懊恼,崔老二出手拉了清河崔家一把,不然逐步消减五姓七望的力量,让整个大唐真正的姓到李!

当然了,他们这些新兴的贵族在某种程度上,无论是在朝堂还是民间都能增强他们自身的影响力。

“父亲五姓七望因为利益而起,那么武士護难道也是因为如此?”

程处默闻言顿时恍然大悟,程咬金这一番话虽然言简意赅,但却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明的感觉。

但关于武士護他还是有点不理解。

堂堂的一个国公,一个应国公,连他这样一个小辈都能看的清除的问题,从天下大乱时就跟随太上皇逐鹿中原的老将难不成就真的是老眼黄花的,连这般简单的都不曾看透。

“哼,当然也是利益驱使,孟子都说了,天下攮攮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老子都懂,让你多读点书,你还跟我犟。”

一有机会,程咬金就要好好的教育一下程处默,就算程咬金已经身为当今宿国公,从某种意义上,终究还只是一个人父。

闻言,程处默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武士護不傻,不过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傻,倒是让侯家的小家当了一会枪使。”

朝堂之上,居于高位者,都能明白应国公武士護现在的情况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中。

武士護急需求变,只可惜啊,求变之道倒是没有错,他只是有一事料错了,生了两个无可救药的儿子,以及他终究还是老了,这对招子还是不够亮。

他终究没有明白,这间小小的书斋,终究是谁与谁在下这盘棋。

当今天子与以五姓七望为首的世家门阀在博弈着!

这样的擂台,岂是他小小的一个应国公能够参与的。

君不见

犹如长孙无忌这样的老狐狸都乖乖的呆在家中,不谙世事的当起了一个世外闲人。

似乎长安城内的风云变化一切都与他没有多少的关系。

明哲保身!

终究,武士護还是棋差一招。

“爹,难不成就这样袖手旁观着?”

“不然以你爹半斤八两的骨头参与进去,岂不是连个渣都不能剩下。”

程咬金眼皮子一抬,颇为不屑的说道。

闻言,程处默尴尬的笑了笑。

“倒是赵家的娃娃...”

话讲一半,程咬金便不再多语,沉默的了瞬间,眼神一愣,随之大笑:“陛下啊陛下,倒是下了一盘好棋。”

程处默听的是雾里探花的,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月悄然挂在了枝头上,田野间,蛙鸣声此起彼伏,院子中的人,欣赏这夜空,听着枕边的人言语,喃喃自语着;“终于上钩了,侯英倒也聪明。”

小手段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

候英让武氏兄弟当了他的先锋兵自以为聪明,但在他们眼中终究是小儿家家的的手段...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冷眼旁观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六章 手段初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