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手段初现

文/独居者
本章字数:2480 调教贞观txt下载

荥阳一家大院中,一中年男子与一美妇人坐在亭子中,美妇人搂着中年男子美眸中含着爱慕之意。

“夫君,妾身让你为难了。”

“夫妻同体,这说的是什么话。”

闻言,美妇人心中微微一叹,心中一种无形的满足填充在心头。

“不过,婧儿你要做心里准备,赵家的娃娃手段可不一般啊,这一次要不是二哥提醒,恐怕为夫就要落尽赵家娃娃的圈套中,至于所付出的那点利益,完全不算什么。”

郑添自嘲一笑,身为五姓七望荥阳郑氏的嫡系子孙,脑瓜子不是一般的好用,也因此郑添是自负的。

但如今嘛...

年轻时候的拼劲完全没有,如今倒是爱惜的紧自己的名声,要是换做了年轻的时候,就算这是一个局,郑添也会毫不犹豫的一步踏进去。

年轻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谁都不怕!

都想要衡量一下,那些试图试探自己底线的人手段到底是怎么样的。

“无碍。”

张婧嫣然一笑,似乎不以为然,与郑添夫妻多年,郑添的言外之意,她听懂了,但同时也有一点庆幸,庆幸是自己的丈夫没有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之中。

当年,他们二人结为夫妻,眼前的爱人究竟付出了多少的代价,张婧不用想都能明白。

现在...

本来两年前,小弟张鸣凰上门时,她本欲要拒绝,但想到父亲只有这样一个子嗣,更何况,再加上已经没了..

于心不忍之下,倒是收纳了张鸣凰。

本以为时间会消磨掉一个人的恨意,谁料,仇恨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越来越严重。

最终才有这样的一场闹剧。

“虎父无犬子。”

郑添一时间陷入了回忆中,当年的赵大,如今的赵统。

父子的身影渐渐的重合在了一起,郑添随之苦笑:“赵家到底是何等何能,这祖上的坟是冒了青烟,连续两代都是出了不得了的人。”

“婧儿你告诉鸣凰,规则之内可以允许的手段,我都默许了,但要是超过...”

郑添眼神一冷,杀意横溢。

就连在郑添怀中的张婧身子也微微的一颤,多少年了,没有见到过这般气恼的郑添。

当然,夫妻同心。

跟随郑添多年,张婧更是明白郑添原则到底是什么。

“嗯。”

轻轻的回应了一声,张婧心中默默的念叨着:“小弟小弟,莫要让我失望。”

如今整个大唐中,张家唯一依靠就只剩下郑家,也就是只有眼前的这位,要是他...

谁能料的准,今后的张家会走向那条路中。

长安城内的一座大院子中。

今日五姓七望中,该来的基本都来了,剩下的一群都是不该来的。

比如荥阳郑氏,比如陇右李氏,更比方说清河崔氏。

剩下的四家齐聚在这座大院子中。

“你们说说郑老七的用意何在?”

“还有清河崔氏未免太安静了。”

两个问题,让庭院内的四个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

“郑老七的提议老夫深以为然,小辈之间的争夺才能显得出各家的手段,至于清河崔家从最初的闹腾,到现在的安静,还真的让人看不透。”

“哼!说不得清河崔氏倒是瞧到被六家攻讦的可能性,吓的连只手都不敢伸。”

“哈哈哈~~~”

闻言,在座的三人都笑了起来,谁晓得太原王氏一直与清河崔氏不对付,这不张口闭口的就把清河崔氏损的不行。

“崔老二回来了,他估摸着看出了一点端倪,故而劝退清河崔家从这场争夺中退了出来,至于荥阳郑氏,郑老七相当的狡猾啊,推出了一个外戚,可以说代表郑家,同样的也可说不代表着郑家。”

“聪明的人。”

“诸位难不成想要退出不成?”

“舍得吗?”

太原王氏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在座的人。

各自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舍得吗?

不舍得!

利益动人心,就算他们不动,也有其他的人会动。

范阳卢氏的族长起身拍了一下衣袖,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面露忌惮道:“郑老七一向讲规矩,倘若....”

“卢氏多虑了,既然是年轻一辈的,自然要按照规矩来,不按照规矩来,恐怕郑老七会疯的,他这一疯,见谁了都会咬人的。”

言毕,在座几人都磨了磨牙齿,似乎有什么难以忘怀的...

“只能如此,诸位今后就各凭手段,莫忘往日之誓。”

“不敢忘!”

“不敢忘。”

“.....”

夜色正浓,星儿不明,象谁把细碎发亮的一把芝麻,撒满了天宇,月亮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媳妇儿悄悄的躲在云朵后面,任凭世人怎么劝说,都不愿冒出头来。

“今夜夜色不错,明日定然是一个好天气。”

繁星点点,倒是让赵统的心起了一丝的乐趣。

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人躺在躺椅上,目视着星空上的星星。

“夫君,夜深了,外头露水重,该进来了。”

玉娘糯糯的声音在赵统的耳边响起。

“好...好..就听娘子的。”

赵统从躺椅上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而起后,迈着小步子向着厢房内走去。

玉娘跟随在赵统的身边,没有多语。

“玉娘,你说二叔这是在帮我还是在帮倒忙啊。”

回房的路上,赵统冷不丁的问了这个问题。

玉娘闻言稍微思绪了一下,轻起玉齿道:“夫君,当年若无二叔相助,恐怕你我夫妻二人早已经是人间黄泉已是陌路人。”

“是啊,若不是他,当年人间黄泉已是陌路人。”

赵统深沉的叹气,略微走在玉娘前面,双手负在背后,复杂的神色在眼眸中流转着。

次日,长安城内却是发生了一件热闹的事情。

长安城内,不少手中无事的人老百姓,一个个都往着平康坊的方向跑去。

平康坊乃是青楼之所,女子不得进,除了卖身之人。

但今日,一个个无论男女老少都似乎忘记这个道德上的规则,个个都往平康坊的方向跑去,个个都跑的飞快,生怕跑了慢了,热闹就没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入瓮 返回《调教贞观》目录 下一章:抱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