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愤愤不平

文/吴轻言
本章字数:2304 四时春txt下载

自那日韩均来路家做客后,路子昕便常常听爹爹二哥将“退之”“韩世子”挂在嘴边。或是“退之一手丹青真真无人能及的”,或是“韩世子小小年纪如此博学,后生可畏啊!”

她想起那日自己将牡丹送到二哥院子之时,韩均问道:“路三姑娘,不知是新嫁娘更合你心意还是这首案红?”

原来,他是特意送来给自己的?

“韩世子不是赠花与二哥的麽?与我的心意又有什么干系?”路子昕板着一张小脸回道。新嫁娘、首案红,怎么听都觉得自己好像被调戏了的样子。

“这话,听着好像是醋了?”韩均话里带着隐隐的笑意,“我这不是怕直接送到你那里会被路大人打出府去么?”

路子昕脸一红不作理会,三两步小跑着追上前去对路子闵道,,“二哥,以后可别什么香的臭的都往我那里搬,到头来还连累我多跑一趟!”

路子闵莫名其妙地摸摸头,“我看你不是挺喜欢的麽。”

韩均一手握拳抵在唇边低笑两声,知道过犹不及,便拉着路子闵转移话题道:“仲和,不如咱们比试比试丹青如何?”这才绕过不说。

想起那日便觉得羞涩的很,但又夹杂一些甜蜜的喜意。路子昕摸摸自己的热的发烫的脸,看着铜镜中两颊娇羞发红的少女,不知自己如今到底是何心情。

可是她常又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

若一切是真,那为何在梦中,她心心念念,他却熟视无睹。如今自己避之唯恐不及,他却又眼巴巴地凑了过来。

想起在梦里那段无疾而终的情愫,韩均死讯传来时撕心裂肺的痛楚,路子昕一阵后怕。这一次,她守住了心,便不会随他而去了吧?那么娘亲爹爹也不会为她伤心难过许久。

正想着,齐氏身边的桑葵来了,进门先行了礼后,笑吟吟地说道:“二姑娘,舅夫人来了,夫人让您过去呢!”

“我这便去。”打发了桑葵,路子昕对着铜镜深吸两口气,努力平复心情后,又换了身衣裳,这才点了绿香随行往正院而去。

“舅母!昕儿许久不曾见过你了呢!”路子昕一进屋子,便扑到宋氏怀中,“您都不来看昕儿,可见往日说什么疼我都是哄昕儿的呢!”

“哎呦呦我的小心肝,舅母何时哄骗过你?实在是走不脱啊!这不一有时间就着急忙慌地来看你了?快给舅母看看,病可曾好了?”说着细细打量怀中小人,“我家昕儿可见是越发标志了呢,这小脸蛋不知羡慕死多少姑娘!”

路子昕便有些奇怪,舅母以前虽喜欢她,可今日看她的眼神儿却怪怪的有些不同,好像非要从她身上找出点什么来一般。

齐氏看着宋氏的模样,心里有些不高兴:小家子气就是小家子气。可转念一想,昕儿也是她从小看大的孩子,宋氏也是有几分真心在里头,怎么也不会薄待了昕儿的。心里如何面上却不显,只仍旧亲热道:“长嫂,你可别再惯着这丫头了,越发地没了规矩,见了长辈连礼都不见了,可见到底还是和你亲近。”

“是呢,昕儿这孩子就是招人疼,不仅是我心里念着你,就是你几个表哥表姐也整日里闹我,让我接你去玩几日才好。”宋氏搂着路子昕,笑眯眯地说道。

路子昕望望母亲,见她不像是反对的模样,心里也想几位表姐了,便望着齐氏委屈地道:“昕儿也想去,可是……娘亲,您能不能帮昕儿给夫子请几天假啊?”

“女孩子家家的,读那么些书做什么?这个年纪正该好好儿闹上一闹呢!放心吧,你母亲若不同意,只管包在舅母身上,一定叫你好好儿玩上两日的。”

“舅母真好!”路子昕一把抱住宋氏,还不忘了对齐氏卖乖,“娘亲也好!”

齐氏望着幺女高兴的模样,心里有些发酸:女儿大了,当真由不得娘。一时又有些高兴,幺女和几位表哥表姐处的好,想必以后一定不会受气。

第二日,路子昕便收拾收拾,在路子闵羡慕的眼神儿中高高兴兴地往舅家去了。

齐府她是常去的,那里专有她一处院子,东西都是齐备的,因此也不必多带些什么,只将平日里用惯了的器物带上几件,又包了两套今年新作的群衫,带着青檀绿香两个大丫头并几个家丁出门了。

谁料刚出了青云巷,路府马车便遇见打马而来的韩均。

他打听到近日女子学堂休假一天,正碰上翰林院休沐,便特意约了路子闵说要拜访。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路子闵早已和他称兄道弟,便提议不若二人出去游玩一番,韩均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说服他路家那座假山比外头更有一番意趣的。

韩均见马车厢窗户上挂的是粉色幔帐,便知道必是路子昕在里头,心里头十分失望,却故意下马问车夫道:“何叔,不知车上可是府上哪位长辈?晚辈正要登门拜访,可见是不巧了。”

路子昕听了,便掀开帘子低着头用蚊子大的声音道:“既然知道是长辈,还不快过来给你昕儿姐姐见礼。”

抬起头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来,“世子说笑了,家中二哥知道你近日要来,并未出门呢!”

“原来是昕儿妹…妹。”韩均上前两步,故意将“妹妹”二字说的极慢,“妹妹这是去往何处?可要送你一程?”

路子昕哪里知道他耳朵这般灵敏,顿时脸红,“不过、不过是去舅家罢了,左不过就几步路,就不劳烦世子了。”

谁料韩均听了却脸色一沉,“齐家?”

原来是去见齐琛!她前世的未婚夫!难怪这般高兴,见了他也不躲,还有胆量打趣自己呢!

路子昕哪里知道他的心思,闻言道:“韩世子知道的可真清楚呢。”心里却有些些惊讶,他怎么对自家这般了解了?

韩均就道:“我曾经和子白同窗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我入了太学院,便不常相见了。”忽然惊讶问道,“怎么?他还在南山书院?”

哼,就齐琛那模样,自己中探花时他还在读南山书院呢!韩均愤愤不平。

(快捷键 ←)上一章:004 世子送花(二更) 返回《四时春》目录 下一章:006 无辜日晕(二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