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谈婚论嫁

文/吴轻言
本章字数:2237 四时春txt下载

韩均这几日很是郁闷。

原本他是如此设想的:既然自己已经说出了真心,小丫头怎么也该身体很羞涩地扭扭捏捏,嘴上却很诚实地叫自己“世子哥哥”,就像他曾经经历过的那般。然后自己再找机会多去路府几次,两人偶遇几次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再聊聊诗词歌赋,等到确定她的心意感情进一步升华之后,自己便请家中长辈出面提亲,若是母亲那边不好办,他都想好了法子叫圣上赐婚的,从此以后便能过上她娇气他疼宠的神仙眷侣一般快活的日子。

然而事实却是:已经小半个月了,他至少去了齐府五次,比当差还勤快。从上古仙皇到百姓民生,只要是他能找到和路子闵路老爷一同探讨的问题已经都有了结果,如今再也没了借口,却那么巧,一次都没见着她!甚至他在青云巷口还蹲守了几次,依旧没见着人。

到底是他时运不济,还是小丫头有意闪躲?

难道自己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她还不明白吗?

韩均不由地想起前世来。那时候多好啊,只要是他去的地方,必能看到小丫头打扮的粉嫩嫩俏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或是围着他问些浅显诸如《读风臆评》的问题,或是躲在一旁自以为神鬼不知地偷偷看他一眼。若是被自己逮个正着,还会嘟嘴理直气壮地问他:世子哥哥为何看我?

记得有一次心情很是不好,小丫头居然拿了个丑不拉几的糖人来,还说什么“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捏出来的,你可要慢点吃”,天知道他怎么会吃下去的!

可是那么鲜活吵闹的小姑娘,最后却为了自己毅然决然地跳了往生崖!韩均常常想,也许正是因为她,自己才有机会重活一世吧!

世人常说佛渡众生,可是还有一句“有舍方有得”,凭他又有何德何能得上天如此垂怜?

然而重来一场,他想对她好,他愿意捧着她宠着她,小丫头却变了。她躲着自己,看他的眼神里虽然还有着爱慕,可却藏得那么深又那么少,非得他一点点逼着才会慌乱,稍不留神又溜了个干净。

如今倒好,居然和他玩起了消失……

韩均记得明天是叫钱雅姝的她那个好姐妹和王家大郎大婚的日子,他就不信难不成小丫头还能躲着不出门?

“青吉,明日送给王大的贺礼准备好了吗?”

次日正是五月十二,宜嫁娶。

今日天朗气清,又是钱雅姝大婚,路子昕早早便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此刻正在钱雅姝的香闺里和好姐妹依依惜别。

“钱姐姐,娘亲说姑娘家嫁了人便不如以前自由了,你说咱们以后还能常常在一处玩儿吗?”路子昕挽着钱雅姝的胳膊问道。

钱雅姝天还没亮便被打扮折腾到现在,早已经困的不行了,难得现在给她腾出时间来和小姐妹们见见嫁前最后一面,因此眯着眼睛假寐道:“怎么不能呀,只要你来找我难不成王家还能拦着不让见?”

她和王大郎自小定的娃娃亲,二人早已熟悉彼此的性格,两家长辈也见过数次的,因此全然没有新嫁娘的羞涩与忐忑。

路子昕很不满意这个答案,嘟着小嘴不开心,用小粉拳捶捶钱雅姝臂膀,“我与王家又不熟的,怎好无端端上门找人去,你怎么不说给我下帖子约我呢?”

她这几日心中有事心情很是不好,又怕娘亲担心不敢表现出来,而且为了避开韩均已经小半个月没有出门玩乐了,因此更是憋闷。不过到底还是小女儿家,今天为好姐妹送嫁有了凑热闹的机会,心里的事便忘却了不少,才有心思开起玩笑来。

“哎呦我的胳膊,断了断了。”钱雅姝夸张地大叫,“行,我说错了话,是该我下帖子请你的,这总行了吧?”

话虽如此,但俩人心中都明白,初为人妇,怎好随便邀人去夫家玩耍的?这话只不过听着好受些而已。

“什么断了?大好日子可不兴说这些,快呸三下!”

两人心中正有些别情,钱雅姝母亲温氏进来听到这一句,连忙带头“呸呸呸”了三声,二人见了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噗嗤”一声笑了,也跟着“呸呸呸”,方才的伤感便散了个干净。

“对了,这是我给你的添妆,快夸我蕙质兰心。”路子昕突然想起来还没有送礼给她,便从荷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来,献宝似的看着钱雅姝,水灵灵的大眼看着她,巴巴等着人夸呢!

钱雅姝接过来一瞧,原来却是一副造型别致的粉宝石耳坠,瞧着好似是她最爱的蔷薇。只是造型却和一般的蔷薇有些不同,花瓣只有一层,花蕊处正有一只采蜜的蜂儿,振翅欲飞的模样好不可爱。

“这可是我自己画的样式,专门央了招金银楼的刘娘子打造的。”路子昕戳戳蜜蜂儿的翅膀,“你瞧,还会动呢!拿到手后我还有些舍不得,可是想想你不正是朵被王大郎那只蜜蜂采了的蔷薇麽,我留着反而不相配,真是便宜你了。”

她这话本没什么意思,奈何钱雅姝昨晚经过温氏的特别教育,早已懂了一点人事,因此一听这话,脸顿时红的要滴血一般,厚厚的新娘脂粉也遮掩不住。

温氏也老脸一红,干咳着出去招呼亲朋去了。

“咦?你怎么了?脸这么红。”路子昕抹抹钱雅姝额头,“也不烫啊。该不会是太喜欢这礼物高兴坏了吧?”

钱雅姝赶忙道:“我没事,没事,就是穿的厚了些,憋着难受。谢谢你昕儿,我很喜欢。”

路子昕看着她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大红喜服点点头,确实太厚了,“不过真漂亮啊!”她羡慕道。

“放心,你的绣工比我好,等你出嫁的时候肯定更漂亮的!”

“我?”路子昕神情一黯,但不过片刻便掩饰了过去。

她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嫁给谁呢,也许是盲婚哑嫁也说不定,因此怎么也比不上钱姐姐带着羞涩,精心绣制的嫁服更美吧?

(快捷键 ←)上一章:009 青檀劝主 返回《四时春》目录 下一章:011 糖人很甜(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