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极欢喜的

文/吴轻言
本章字数:2193 四时春txt下载

“世子严重了,我信不信又有什么重要不成?”路子昕到底是个小姑娘,心中本就对他思慕的,只不过害怕被他骗了不敢承认而已,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憋在心里,早就委屈坏了,因此忍不住道,“你若真心,只和我说又有何用,正当与我家中长辈去说的。我又哪里知道你是不是一时兴起而已?如今你三番两次来撩拨我,可见正是不将我当回事的,只是耍着玩儿罢了。”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那我明日便请人去你家中可好?”

韩均顿时松了口气,原来小丫头是担心自己骗了她。想着又不由地好笑,正是因为她和前世对待自己的态度差别太大,他才担心小丫头变了心,那么贸然去她家中提亲实在不妥,这才打算先探探她的心意,却被她误会成了浪荡子。

表明了态度,他又解释道:“昕儿,你别瞎想,我绝没有随意欺辱你的意思,只是怕万一你并不中意我,那去提亲反而叫你为难,这才想问问你的。”

“昕儿,我心悦你,你呢?”韩均直勾勾盯着墙,仿佛能瞧见那一头的姑娘似的。

路子昕听着他和自己解释,还说明日就去提亲,早就呆住了。

他是真心的?那自己呢?

不行不行!绝不能就这么被他说服了!

“那、那你既然说心悦我,我、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路子昕羞涩地问出了心里话。

这还要问为什么?那你前世为什么那么喜欢我?韩均腹诽。可是如此紧要关头,他还算清醒,知道这话绝不能说,只好顺着她道:“昕儿,在长公主府第一次见你我就好奇的很,心里便想着: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如此有趣,在花会上竟做了首打油诗来,和那些大家闺秀全然不同。”

韩均挑着在这一世发生的事情说,“后来我在小相国寺又见到你了,其实你不知道,因为在长公主府对你存了好奇,我看你明明见着我了却装没看见,便想问问你为什么。后来一路跟到山顶处,瞧你呆呆望着飞来石一脸伤心的模样,便想着你这么娇俏爱笑的性子也有心事?不知怎的心中便难受的厉害,只想一辈子好好呵护你,再不叫你难过的。后来你都知道了,我见你喜欢定国侯家的牡丹,想法设法弄了几盆来想要送给你,但是又怕伯父伯母怀疑,只好借着你二哥的名义送去了。”

韩均说着用好不委屈的语调道:“我嫉妒你对齐子白好,厚着脸皮恬不知耻地跟了过去,好不容易等鼓足勇气向你表明心意,谁知你竟然如此狠心,连着那么多天不见我不说,如今还说什么不记得的话,难道你真就一点儿也不欢喜我?”

“也罢,谁让我先动了心,如今也是自作自受。昕儿,只要你说一句不曾喜欢我一星半点儿,那我自此以后再不出现在你面前可好?”

路子昕听他在那头滔滔不绝地剖白自己一番心意,既是欢喜又是甜蜜。事到如今,她又怎会不信呢?

原来,她苦苦煎熬的日子里,他亦不好受,整日想着自己呢!

“怎么?刚刚你分明说明日便去我家提亲的,现在又说再不出现,可见你到底还是哄我的。”她才不管自己这是无理取闹,红着小脸撒娇。

韩均本就聪敏,闻言哪里还不明白?只是他今天非要从小丫头嘴里听到一句真心话不可,便道:“你我若两情相悦,我自然是要去的。可你若嫌弃我,那我怎好为了一己之私让你烦忧?只好黯然神伤离你远远儿地,只愿你幸福便好。昕儿,好妹妹,你可知我如今一生一死全在你一句话而已。”

可路子昕却怎么也说不出那句话来。

她虽然性子娇,可是哪怕在梦里那么喜欢他也从没有说出来过,如今叫她怎么好意思?

“我知道了,我这便走,以后绝不再缠着你。”韩均只好装作黯然离场的模样,还不忘展示自己君子之风,“对了昕儿,你还是快些回去吧,一个人别吓着了。”

“你、你等等!”

路子昕一急,怕他真以为自己心中不愿,只好扭扭捏捏地小声道,“我,我极欢喜的。”

“昕儿你说什么?这边太吵了,我没听清。”韩均继续发挥他编瞎话的特长,一脸认真严肃地道,“可是害怕,我这便去喊人来寻你,你别乱走。你放心,我喊了人后绝不会再来烦你的。我、走了。”

“我说,我极欢喜的!”路子昕捂着脸,心一横大声说道。

“路三姑娘,是你吗?”

她这里正小鹿乱撞着,忽然有人朝此处道,“是你吗路三姑娘?奴婢是王家的桃雀。”说着只见有人挑了灯笼从远处小跑了过来。

路子昕唬了一跳:该不会他们说的话全被人听去了吧?只好心虚地对桃雀道,“是我,没事你别担心。”又转头对韩均道,“都怪你!若被人听了去我可怎么活?”

那头韩均正偷偷窃喜:小丫头果然还是喜欢他的。闻言便喜滋滋道:“你既说极欢喜的,那我明日便要去提亲的,还怕被人听去不成?”

“你还说!不理你了!”眼见桃雀越来越近,那人还说些浑话,恨不得堵了他的嘴,“你可别出声了!要不然我真生气了!”

韩均怕真惹恼了她又是数日见不着佳人一面,只好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点点头,“我不说了,你快回去吧!”

此时桃雀已经走了过来,行礼道:“路三姑娘,您没事吧?奴婢来接您回去的。”她办完了差事正回来,忽然听见有人说话,便试探着问了一句,却正好是路子昕,因此便说是来找她的。

“实在抱歉,我走到这里崴了脚,便想着歇一歇,现在已经无碍,倒让你们费心了。”

“那就好,若是疼您可不要硬撑着,必要抹了药膏才行的。”桃雀便小心翼翼地扶了她,二人一道往回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012 为何不信 返回《四时春》目录 下一章:014 提亲被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