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自私自利

文/吴轻言
本章字数:2380 四时春txt下载

路子昕快步走到屋子后侧的窗户处,推窗探头往外瞧了瞧。

一阵热风夹着夏花浓香扑面,眼前已是人影一晃,韩均食指间夹了一卷书册在她眼前晃了一晃,面上带着温柔宠溺的笑意。

亏他还能笑地出来!

路子昕气急,有心不想搭理他,只是也知道方才是自己没把持住,且又忍不住好奇,他如何知道让绿香拿的就是这本书呢?

凭绿香在小书房翻到天亮恐怕也是找不着了。这人还真是……

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韩均收了书:“你只将书放在案上,那叫绿香的小丫鬟岂不是立时就要回来?”

回来便回来了,难不成这人还要赖着不走?

路子昕脸颊绯红,尚未褪去的娇羞重又席卷了回来,一时想起方才的情形,脸上几欲要烧起来。

她转身背对着韩均,轻声道:“你有话快说罢,我困了。”

韩均知她面皮薄,已是恼了,也不再逗弄,忽然一副低沉地模样,看着她曲线婉转的背部,说道:“我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可能……”

可能赶不及回来,也可能回不来……

“你同我说这些做甚?”路子昕随口说道,又觉不对,这人断不会为这事就特意又来找自己说,怕是还有什么缘故,听他语气一副愧疚地模样,又问道,“可能什么?”

“可能,这段时间回不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韩均忍了忍,终是没说出去,怕她担忧不安,便又是一惯意气风发的模样,捉了她手臂转过身子,“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信,等我回来。”

路子昕便更觉得奇怪了,他却不是个婆婆妈妈的性子。

抬首去看他,男子青衫磊落,身姿挺拔,分明是清冷傲然的面容,看向自己时的眸子,却如那一汪缠绵不尽的深潭,其中有不舍有爱怜,还有她看不懂的决心。

韩均望着他的长乐,粉面红霞,鼻尖因为着急渗出了点点细微的汗珠,他仿佛又记起那香汗幽幽的清香。

深吸一口气,正要再说些什么,路子昕却先开口说道:

“我会等你回来的,不论有什么事。”此生已经认定了他,哪怕如梦中一般再也无法触摸,她也不曾想过离开,还是愿意等他,又何况俩人早已定下婚事,注定是一生一世相伴之人?

“只是……”她语气一变,“我好像总是什么都不懂……”

韩均一怔。

小丫头这是伤心了?仔细想想,他自小到大都是独来独往惯了,做事也不习惯与人商讨,三番两次下来,也难怪她多想,觉得自己不说是因为她帮不上忙。

“我要去渭南。”不忍心看她自责,韩均说道。

渭南?那不是朝廷管不着的地方吗?是大関的法外之地。

路子昕虽然只是个女子,却也懂一些朝堂之事,渭南王是先皇亲封的实权亲王,与别个皇子都不同,就是为了避免他最疼爱的皇子被手足相残。

如今数十年过去,可想而知,渭南定然被把控的铁桶一般,连官员都不愿去任职。

他却要去……

自从知道他也做了和自己一般的梦后的这段日子,路子昕便隐隐觉得韩均是不同了的。

大皇子被幽禁,四皇子成了太子,要说这些被改变的事情里头没有他的参与,又怎么可能呢?

由此可见,韩均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翰林院的编撰……

恐怕去渭南一事也是机密吧?他却告诉了自己。

只是,也同样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你……”路子昕想了想,“你来,是不是因为这次去渭南十分凶险,所以才与我说的?你不要瞒我。”

她黛眉蹙在了一起,黑漆漆的眸子看着韩均,葱白的手指也紧紧握在窗台上,用力处指节已经泛了白。

“是,有可能赶不及十月回京了。”

韩均既想好了,便这般说道。

路子昕心中一紧,强撑了一个难看的笑出来,“正事要紧,婚期延迟也可以的,我去同娘亲和爹爹说。”

怕只怕他是往轻了说。

那渭南如此凶险,他既然去定是朝廷的命令,若被渭南王知晓,哪里还会放任他回京?

他不想说,也是怕自己担心。

路子昕努力装出淡然的模样来,似乎信他真的只是可能会晚回,“我说过,我等你的,不管怎样。”

“长乐!”

韩均心中一荡,只觉得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直往上翻涌,忍不住一把握住她抠在窗台上的素手。

自从与她相遇,不管去哪里做什么,都总记着还有人在等着自己,他必须要回去。

在平凉如此,渭南也一定要回来!

此前韩均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只是一味地想要给她依靠和呵护,却没有想过,她愿不愿意要这种提心吊胆背后的安稳?

甚至在今日得知自己极有可能回不来的情形之下,也没有为小丫头着想,决定向路家隐瞒,抱着侥幸之心,便想要绑住她的一生。

可是此时此刻,他宁愿做个自私自利的人,也不愿放手。

小丫头也不会让他放手……

想到这一点,韩均更是心神激荡,大掌裹着她,滚烫的掌心里,似乎都是诉之不尽的情谊。

“长乐……”我再也不会让你如前世般苦苦等着。韩均暗暗对自己道。

“嗯。”路子昕应了一声。

少女的嗓音娇媚软糯,带着夏夜的温暖气息,“你记得照顾好自己,别再受伤,我会在家中等你。还有……还有就是,旁人说什么我都不会信,我只信你与我说的,会好好儿回来的,你答应过我,会娶我……。”

这还是她头一次这般明明白白地说出内心深藏的情意。

韩均心中满满当当的,像是被河水漫灌而过,俱是涨涩的欢愉欣喜。

他忍不住低下头,与她额间相触。

少女额头光滑,他却是十分坚硬,只是简单的触碰,内心的满足与熨帖从未如此巨大。

“长乐,此生有你,足矣。”他似是喃喃自语,又好像在说着这时间最令人怦然心动的情话。

月隐星移,俩人的影子交叠着投在地下,又慢慢消失不见。

(快捷键 ←)上一章:226 情深几许 返回《四时春》目录 下一章:228 避走京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