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意图谋反

文/吴轻言
本章字数:2358 四时春txt下载

听到这个消息的路子昕,提着裙角几乎是飞奔出绿抚院的。

别看她这段时间老神在在丝毫不着急的模样,其实背后不知暗暗念了多少遍的佛。

只是她又记着不能让人看出端倪了,或者因为担忧茶饭不思韩均便更不会再与她说这些,一直强撑着罢了。

于是韩均看到冲进来的姑娘,下巴尖了,红润的两颊似乎也没了以往的气色。

俩人默默望着,眼中的情意不说也能明白十分。

他下巴处冒出了青色的胡茬,这还是路子昕第一次见到这般落拓的韩均。

不过他还是笑着,在路家夫妇面前,依旧是那意气风发、不可多得的女婿。

路子昕呆呆看了片刻,最后还是路景修想起这些日子的事情,重重咳嗽了一声。

“伯父。”韩均愧疚地喊道,“晚辈不告而别俩月余,让您和伯母担心了。”

“嗯。”路景修沉着脸应了一声,被妻子齐氏暗地里瞪了一眼。

齐氏是觉得人来了便好,他太追究,没的伤了一双小儿女的情分。

路景修这才缓了缓脸色,不自在地问道:“回来了?听你父亲说去了临祁?怎么不事先商量一句。”

上来便是三句问话。

“是,因事情走的急,没有来得及,实在不该。”

韩均真诚地对准岳父岳母大人致歉,却是绕过了去临祁的说法。

路景修何许人也,一听便明白了八九分。

想必齐安侯也不知道他儿子到底去了何处,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路子昕都能在知道韩均做梦后,明白许多事情便发生了改变,他又岂能不知韩均在其中起了很多作用?

韩均不说,自然是有他的理由。

作为准岳父,路景修虽然觉得韩均骗走了自己女儿,却因为他当初的坦白说辞,一直觉得女婿是个十分真挚诚恳的好青年。

于是听到韩均又一次“诚实”的回答后,点了点头,算是不打算在深究。

倒是齐氏,仍旧说道:“你这孩子,如何与我们外道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出京,只为了置办摆设和聘礼,咱们家不兴讲究这些,只要你好好儿对昕儿,我与你伯父便高兴的狠了,知道吗?以后可不许这样!”

韩均连声应是,还附带着“嘿嘿”傻笑了几句。

“知道伯母担心晚辈,一回京便来给您请安了。”他这话是不是真心,路家众人谁都看的出来,没见自打路子昕进屋,他眼神便一直没怎么挪过,与长辈说话时也不时瞟过一眼。

“行了,你们说,我还有事。”路景修干脆起身,借口有事要走。

“我也想起来方才庄子上的事情还没处理,昕儿,你招呼一下世子,娘亲马上就过来。”

路家夫妇都是相当开明的,对于子女的亲事,向来秉持多交流多相处的选择,倒不太忌讳那些俗礼。

毕竟日子是小两口过的,唯有感情好才能夫妻和美顺遂。

路子昕微微点点头,请韩均坐了,又让人重新换过茶水,俩人头一次这般一本正经地坐在一处说话,她感觉反而拘谨,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些日子是不是担心的狠了?”韩均看着她瘦下去的下巴,心疼地问道。

路子昕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俩个月以来被压在心底深处的担忧害怕都一股脑涌了上来,眼眶发热。

眼中已然蓄了泪,大而漆黑的眸子被水洗着,清凌凌叫人忍不住恋爱。

偏她只是强撑着,不愿滚落出来,面上仍端着笑,甜糯的嗓音说出的话让韩均险些耐不住。

“没有,只是最近事情多,你既说不用改期,我又怎么偷懒呢?”

“我早便等不及了,又怎会延迟,长乐。”韩均柔声说道。

“你……你莫要再说这些,羞人答答的,旁人听了多难为情……”

外人看去,二人不过是一左一右坐的极端正地互相说这话,却不知那低声细语的呢喃中,又有多少不为外人所知的甜蜜。

~~~~~~~~

大関朝承文十三年九月十七,一直不大上朝的庆华帝突然在朝会上连下两道圣旨。

原因是有官员上书,称渭南王拥兵自重,在渭南地界毫无王法,擅自征收苛税,逼的民不聊生,更有草菅人命逼良为娼、囚禁朝廷官员、勾结皇子等数十宗罪,最后说道渭南王作为臣子却数十年不曾入京面圣,恐有谋反之意。

其中还附上了其与原盛国公往来的信件、渭南官员屡次上递却被中途拦截下的折子。

朝廷五年前派去渭南的巡抚,也不知何时暗中逃回了京城,浑身破破烂烂,人已经瘦脱了相,站在大殿之上痛苦出声,将渭南王囚禁官员,又伪造给朝廷的文书等事全数抖落而出。

一时之间,满朝震惊。

庆华帝更是气地在朝会上便吐了一口血,直言“本是同根,朕犹记先皇敦敦教诲,不曾亏余半分,奈何狼子野心,竟如此对待朝廷命官,欲毁我大関根基”。

一连数句,字字痛心万分,满朝文武无不感叹帝王之贤明敬先,斥责渭南王的野心。

随后庆华帝拟圣旨,召渭南王携其子即刻回京,亲自向当今天子解释其中来龙去脉,不得延误片刻。

第二道圣旨却是让太子立即启程前往渭南王府搜查,彻查清楚,其家若有反抗,着禁军立刻拿下,押送京城。

如此,刚刚平静不过大半年之久的京城,再次开始骚乱。

三日后兵部接到急报,渭南王带兵埋伏在途中,欲劫持太子为人质,与朝廷谈判。

太子殿下奋力反抗,奈何渭南王早有准备,又是暗中潜伏,太子殿下寡不敌众,与渭南王嫡长子一同消失,踪迹无寻。

渭南虽富庶,却山水众多,一时间邈邈无踪,逃过一劫的禁军不敢擅自回京,掩盖行踪的同时开始寻找太子殿下,却始终了无音讯。

后禁卫军侍卫长有密信回京,言渭南王在暗中纠集兵力,意图谋反,请求朝廷支援,寻找太子及渭南王嫡长子,同时整肃兵力,威慑其军。

大関在承文十三年,又开始了一轮风雨。

(快捷键 ←)上一章:228 避走京城 返回《四时春》目录 下一章:230 当年往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