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十月初八

文/吴轻言
本章字数:2332 四时春txt下载

十月初八,宜搬家、冠笄、嫁娶、纳采。

今日是青云巷路家三女路子昕与齐安侯世子、翰林院编撰韩均成婚的日子,这一对被庆华帝突然赐婚的小儿女,可谓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羡煞多少人家。

天还未亮时,路子昕已经被丫鬟们从床上叫起来,开始了繁复的梳妆打扮。

她一夜都没睡安稳,此时反而觉得有些发困,便任由她们折腾,自己眯着眼打瞌睡。

全福人请的是钱夫人,钱雅姝之母,进来的时候看见她,还笑着和齐氏道:“昕姐儿倒和咱们雅姝是一拨的,这时候都还有心思睡觉。”

说的路子昕很不好意思,站起身就要行礼,却被钱夫人按了下去,笑盈盈地对她说道:

“今日你是新娘子,只管坐着,谁来了也不必行礼的。”

路子昕应了是,齐氏在旁边陪着女儿和全福人,又坐了一会儿,路子昕又开始泛起困来。

真不是她心大,而是这婚礼的妆容十分复杂,钱夫人这还没开始动手,便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等会儿还要梳头、开面等等不一而足,估计不坐满两个时辰是不行的了。

昨夜齐氏跑过来和她说了大半宿为妇之道,临走还偷偷塞了一本小书,她本就没睡好,今日还得折腾到半夜,她得趁着这个时间好好儿地补补觉,否则拜堂成亲时睡着了岂不是丢人?

说起来,路子昕对马上就要与韩均成亲这件事没什么实感。

她本以为,自己一定会激动、忐忑或是不舍,然而实际上,除了昨夜的那本小册子让自己有了嫁为人妇的觉悟之外,此时此刻反而心情平静如水,别说起伏了,连个波动都无。

路子昕不知道只是自己如此,还是所有的姑娘家都一样,事前总是不安,真正到了这一日便傻了。

或许是因为知道韩均定会对自己好,才不会担忧?

路子昕说不清楚,她昏昏沉沉地睡着,耳边是娘亲齐氏笑着与人说话的声音。

忽地脸颊一疼,她睁开眼,却滚了一滴泪下来。

以后,是再也不能每日听见娘亲的声音,也不能对着爹爹撒娇打滚,还有大哥二哥,他们那么宠自己,什么都依着她,日后去了侯府,便再也不能这般自在了……

面容娇美的姑娘家,现在才突然从方才的无知无觉中反应过来,眼已经红了,泪珠止也止不住地往下落。

这边钱夫人边拿了一根细红绳替她绞面,边还在说话:

“昕姐儿别哭,先忍忍。”

脸上的小绒毛沾了泪水便黏在那里不容易除尽,不好看不说,待会儿也不易上妆。

青檀连忙拿了干帕子给她擦脸,路子昕抽噎了两下,扭头要去找齐氏。

“你娘去外头招呼客人了,待会儿过来。”钱夫人手上不停,说道,“这就开始想家舍不得你娘亲了?还是咱们昕姐儿懂事,不像你钱姐姐是个没良心的,从头到尾也没落泪,问她还说,我哭不出来怎么办?总不能使劲掐自己一把。”

路子昕听了,破涕为笑起来。

“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心里正难受呢,听了这话,恨不得立马就让王家把人接走!”

屋子里伺候的丫鬟虽然忙着,听了也全都捂着嘴笑起来,路子昕方才的难过便散了不少,与钱夫人说起话来。

“还没进门呢,就听到在说我小话!”

钱雅棠一脚跨进来,看见钱夫人,上前道,“娘,女儿和您商量个事呗,能不能别总在背后说我?等封哥儿大了,怎么服我这个做娘的?”

王家嫡长孙名为王晋封,小名封哥儿。

她生产后更加丰腴了些,因为要照顾孩子,不能和钱夫人一道过来,这才来的稍微迟了些,比之其他人却又早了很多。

“怎么是小话?”钱夫人不理女儿,对路子昕道,“咱们说咱们的,不管她。”

钱雅姝性子其实肖其母,都是大大咧咧地。

这厢钱夫人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细红绳,自然有丫鬟拿了铜镜过来,路子昕抬眼去看,只见镜中人: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其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端的是明眸善睐,瑰姿艳逸。

钱雅姝也凑了过来,打趣道:“你一贯来懒散的很,不爱打扮,这一下,岂不是要将那韩均看呆了去?”

路子昕俏脸便红了,想起韩均可不是好几次愣愣地看她?

一时又想起那册子里的图画,其细致处栩栩如生,里头的女子都是新嫁娘的打扮,莫不是今夜,她和韩均也……

想的羞了,脸色更红,只低着头不说话,钱夫人便开始替她梳头,嘴上唱道: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四梳梳到头,举案又齐眉。

五梳梳到头,比翼共双飞。

六梳梳到头,共结同心佩。”

女子青丝柔软又顺滑,在全福人的手下一遍遍从头梳至发尾,吟唱中带上了世人对于新嫁娘最美好的祝愿,在着祝福声中,一头青丝又被盘成各种发髻,等待着一头花冠、一方喜盖,将女子娇嫩的容颜遮盖,也送走她这一生中最自在、最无忧的时光。

从此嫁为人妇,洗手做羹汤,相夫教子,度过她此后的余生。

齐氏站在门口,倚靠着门框并不进去,只是默默地落泪。

此时此刻,所有为人母的心情大约都是一样的,既为女儿寻得如意郎君而高兴,又为辛苦养大的娇娇再也不能日日陪在自己是身边难受。

有进出的丫鬟看到主母请安,路子昕扭头便看见站在那里得齐氏,忍不住喉头哽咽,喊道:“娘亲!”

“哎!”齐氏应了一声,连忙将脸上的泪痕擦干,换上一副笑颜,看着铜镜中的女儿,云髻峨峨,姿容清丽,皎若太阳升朝霞,她心中不舍,忍了忍才将泪意压了下去,“我的儿,这时候可不能哭。”

说着,自己倒背过身去,偷偷擦了擦眼角。

(快捷键 ←)上一章:230 当年往事 返回《四时春》目录 下一章:232 子昕出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