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文/国王陛下
本章字数:6281 剑灵同居日记txt下载

序章

“**,还在练剑啊?食堂开饭好久,再不来就没肉咯……你就算再拼命,内门弟子名额也都是内定好的啦。”

“**,你这么拼命练剑固然是好,但是,内门师兄弟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你也要考虑一下其他人啊。”

“**,你现在已是真传首席,何必还这么废寝忘食呢?咱们这种中品门派,再努力也比不过上品大派啦。”

“**真人,虽说你一心于剑,天下剑会中拔得头筹,堪称天下年轻一辈剑修的楷模。但荷玥仙子向你倾心告白,这是何等难得的机缘,你居然弃之如敝履,这也太过了……”

朦胧中,“他”忽然想起了尘封已久的旧日时光。

那段,他还是人的时光。

短短五十年,由懵懂幼童到天下第一。

由人,到非人。

实在是如梦似幻的时光。

他的父母是无名剑修,在他出生的时候便将他遗弃于剑池,天地机缘,剑池纵横的剑气并没有杀死他,反而滋养了他,当他睁眼时,看到的第一抹光便是剑池中的洗练剑光。

从那一刻起,他便不以为自己是人。五十年修行,只为摆脱人身的桎梏,而当他最终登顶修行巅峰时,就连他的姓名都被遗忘,人们只知道他是天下第一的无名剑神。

然而对他来说,剑神虚名不值一提,真人也罢,剑仙也好,乃至剑神终归都只是人的名号,而他却早不满足于人,可惜修行之路却似乎已到尽头。

好在,那是个奇迹辈出的年代。

当然,也有人说那是最坏的年代。

——

当九天苍穹崩塌一角,鲜血与熔岩倾泻落地时,九州大陆的仙道文明几近灭绝。

它们被称为魔族,在血与火之夜降临九州,拉开了黑暗年代的序曲。

百年间,魔族肆虐九州,生灵涂炭,一个又一个辉煌灿烂的修仙门派付之一炬,一个又一个呼风唤雨的大修士惨死魔爪,万仙盟从西向东,从云州撤退到中州,又从中州撤退到东州,百年时间,九州大陆沦陷过半,七大超品门派灭绝其三,万仙盟那万仙齐耀的空中圣堂已经摇摇欲坠,黯然无光。

绝境中,绝世英雄扛起垮塌的九州。李九龙、沈开山、陆金瞳、朱俊燊、赵月鸣、封幽、商斓妃、惊鸿、落语,九大仙尊,苍穹之下最强大的修士,向不可一世的魔族发起了反击。

他们掘南极玄窟之冰,借北冥赤山之火,折东林古木神枝,采苍西大漠流风,以仙人心头血为引,将封州剑池熔铸,百日血祭,自中州通天塔请下一口绝世神剑。持此神剑,九仙尊斩魔将,破魔军,一路高歌猛进。魔族势大,魔军虽强,却难抵神剑锋芒。仿佛一夜之间,仙魔大战胜负之势便彻底翻转,宛如奇迹。

然而天下从来没有所谓奇迹,那口从“天外”请下的神剑,其实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九大仙尊执九州精华在封州剑池百日血祭,祭炼的是当时天下第一的无名剑神,活人血祭,方祭出所谓“天外神剑”。

此等手段自然与正道无缘,是最妖邪的邪门歪道,而血祭的祭品,更是堪为天下修者楷模,从籍籍无名到修行巅峰不过五十年的无名剑神,哪怕在仙魔大战的绝境中,都是慷慨悲壮,令人不愿提及的惨事。

但对于当事人而言,这却是天下第一的幸事。

得天下强者云集相助,集合九州之力,终于让他从人类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由剑神而至神剑。

在不灭仙躯化为神剑剑体,元神升华为剑灵的那一刻,他宛如新生。

至此,他的记忆才清晰起来,不再是零散而灰暗的碎片,而是连贯饱满的画面。

作为天外神剑,他拥有了更胜人形的强悍力量,其后数年,他在九仙尊的陪伴下,辗转百战,连战连胜。

终于,巍峨堂皇的大魔殿垮塌了一角。

象征魔族至高皇权的无极魔塔,从中断裂,轰然倒下。

魔族的至高领袖,举世无敌的大魔神皇,漠然地看着脚下的废墟,两对金赤相间的瞳子缓缓扫过面前九位胆大包天的人类修士。

一场直捣黄龙的仙魔之战持续了十天十夜,大魔殿被夷为平地,九天魔眼被化为灰烬,通幽深渊永久关闭起来。而横扫九州未曾流下一滴血的大魔神皇,也终于被破开了不坏金身,金色的血液从胸口那深深的伤口中流淌下来,化为熔岩焚烧着大魔殿的废墟。

百年仙魔大战,这是前所未有的辉煌战果,只是代价也惨烈地令人心痛。

九大仙尊陨落其八,连带满身仙器,尸骨无存。李九龙手持神剑,强撑着在大魔神皇面前站立不倒,却已仙心碎裂,神识暗毁,再无半分战力。

“区区蝼蚁,能走到这一步,朕很惊讶。”

在李九龙元神逐渐溃散之际,大魔神皇缓缓开口,声音似远似近,似男似女,似包罗万象,又似空无一物,只是,短短一句话,苍穹黑云便翻滚如怒涛。

“可惜,也只到这一步,本以为这片九州大陆倾尽所有的舍命一搏,可以让朕再愉悦一些。”

“的确有些可惜。”李九龙露出痛苦却戏谑的笑容,“马上就要绝境翻盘,我却形神具毁,已是死人一个,见证不到最后的胜利了。”

大魔神皇冷冷地看着重伤垂死的人类,看不出他有半点翻盘的可能。

“一直以来,人们叫我九龙剑仙乃至剑神剑圣,包括你们魔族也大多畏惧我的剑法,甚至以为我已凌驾于无名剑神之上,但其实呢……我根本不算什么剑修,我真正擅长的是炼器,是不折不扣的后勤修士。我也根本不擅长剑法,更遑论与无名剑神相提并论。”

大魔神皇微微歪了下头,有些惊讶。

九名人类修士各具神通,任何一人都不在统领级魔将之下,而这其中,李九龙的战力明显最强,手执神剑挡者披靡,他胸前的伤口就是拜其所赐。

上千年来,这还是大魔神皇第一次受伤,对于这个将死的人类,他也有些另眼相看,甚至考虑过将他转化成王爵魔将,只是想到化为废墟的魔殿,遂打消了念头……然而不擅长剑法,这又是什么意思?方才那斩天裂地的剑法,岂是不擅长三字能够解释?至于那个无名剑神,仙魔大战开启从没参与什么大战便销声匿迹,欺世盗名之徒,何足道哉?

李九龙松开持剑的右手,失去神剑的支撑后,他颓然倒地,那口神剑却仍屹立在原地,而后缓缓漂浮起来,剑尖指向了大魔神皇。

李九龙暗淡的目光中迸发出一丝神采:“剑兄,接下来就靠你了。”

“嗯,交给我吧。”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李九龙的神剑中激荡而起,这一刻,大魔神皇面色陡变:“你?!”

与此同时,魔皇一道灭神指宛如撕天裂地一般激射向神剑,却被一阵更有力的剑光当头劈散。

魔皇冷哼一声,这还是开战以来,他的灭神指第一次被人正面挡下来,而那口天外神剑,也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威胁感。

李九龙苦笑:“剑兄,抱歉,我们只能坚持到这里了。”

“没关系,你们豁出性命为我争取到这么多时间,已经足够了,魔皇的魔功套路我已经了然,接下来交给我吧。”

下一刻,剑光闪耀,直指魔皇!

魔皇面无表情,黝黑的手指指向前方,无边无际的魔力之潮席卷而去。

一场凶险更胜先前十倍的仙魔大战,由此拉开帷幕!

——

他一向自诩记心很强。

虽然作为人的五十年,只剩下暗淡的碎片,但化剑新生后的短短数年,却是一点一滴都被刻印在记忆深处。

李九龙的温和宽厚,沈开山的奔放豪迈,赵月鸣的绝代风华……三年间,新生的神剑以前所未有的积极姿态享受着人生,,为人的时候他性格孤僻冷淡,哪怕修为天下第一,名声都比不过实力在他之下的九仙尊。然而化身为神剑之后,却变得乐观开朗。当然,剑乃凶器,三年间他与九仙尊百战九州,每一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也都被他牢牢铭记着。

然而,最终一战却是一片模糊。

他发现自己完全不记得与大魔神皇的最终决战是如何了结,甚至战斗的细节都模糊不清。

只记得剑世界内,黑潮汹涌,无数华美的殿堂土崩瓦解,无数仙灵法阵溃败消散。只记得大魔神皇怒吼连连,高贵的身躯在血腥和泥泞中打滚。只记得自己身陷绝境,却依然冷静地洞悉着魔皇的破绽,只记得魔皇一度肉身崩溃,呕血不止,连一句完整的魔咒也念不出。

只记得最终的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而这一念,几乎永恒。

与魔皇的战斗进行到最后一刻,也是揭晓胜负的时候,两方都释放出了凌驾于九州大陆之上的恐怖威能,点点余波也足以扫荡大地,造成赤地千里。魔殿坍塌,魔国灭绝、中州断裂,九州结界崩解。

最终,天地倾覆。

在那之后,他就进入了一片无限悠远的黑暗。

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时间和空间,熟悉的一切都杳然无踪,就连天外神剑的本体剑世界都失去了联系,唯有一点灵光承载着他的神智,在黑暗中度过这无边无际的孤独岁月。

在黑暗中,他能做的唯有回忆和思考,人间五十年几乎不记得什么,而新生的时间只有短短三年,虽然丰富多彩却毕竟经历有限。而值得思考的问题,也唯有最终一战的胜负。

理论上应当是他胜了,虽然魔皇最终爆发的力量有些超出预期,但凭着模糊的记忆碎片,他判断自己终归是稍胜一分。当时的纯粹力量上,他与魔皇不相上下,对方坐拥主场地利,但他却有九仙尊为他争取了大量时间,看穿了魔皇的过半魔功,胜负手上稍占优势。

何况如若不胜,魔皇岂会保留他这一抹灵光?

回忆和思索伴随剑灵度过漫长的岁月,不知不觉间,灵光开始暗淡,神智逐渐迟钝,最终,当光芒逐渐融入黑暗时,忽有一点光,点亮了整个世界。

“老板,这口剑怎么卖?”

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成为了这一点唤醒世界的光。

意识到自己的苏醒,是在一个刹那以后,一个全新的世界映入视野。

一片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和煦、温暖,一如大战之前,通天塔漫天金云下的青玉平原。暖洋洋的舒适感沁人心脾,迟钝生锈的思维也开始逐渐运转起来。

直到那个清脆的少女音再次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老板,这把剑。”

“二十两。”

“二十两太贵了!一口白板剑要二十两,你以为这是在连天城?”

他这才把注意力转回来,只见自己挣躺在一个喧嚣嘈杂的集市里,眼前宽阔的道路上人潮熙熙攘攘,行人形貌各异,操着略有些陌生的口音买卖货物,谈笑风生。

而自己,正躺在一个露天小摊的木箱子上,被一根白嫩的少女手指指着。

“便宜点,五两吧?”

“姑娘你别开玩笑了,我也是要吃饭的啊,这口剑虽然只是白板兵器,但所用材质非凡,特别坚固,我用试剑石磨了几轮,连点渣子都不会落下,简直是金刚不坏,白板中的神兵,特别适合你们这些初练气的修士拿来演练剑法,平常别说二十两,五十两我都不卖啊。”

“可它毕竟只是白阶兵器啊,五十两我都可以买真神兵了好不好!”

“姑娘啊,五十两的神兵你也敢用,不怕上面附带诅咒么?真的,这种特殊的白阶长剑卖二十两不贵啦!”

“可这剑都土的掉渣了,云纹也被磨掉了大半,根本是出土文物啊!”

“真文物还就不止二十两了,这的确是口古剑,但性能真没的说,我浪费在这破剑上的试锋剑就有两口,磨剑石更不计其数,像你这种大家族的姑娘,何苦跟我这穷苦小贩计较这仨瓜俩枣?”

“白板剑,二十两,太贵了。”小姑娘执拗地说道。

“哎呀我真是服了你了,十五两好不好?我成本价都十两啊!”

“那我出九两。”

“大小姐,至少让我赚点奶粉钱吧?”

“……我身上只有九两。”

“……”

“真的,都在这里了,喏。”

几块碎银从钱袋里抖落到手掌上,发出可怜的碰撞声。

“我认输了,李家的小姐姐,九两就九两,老汉我就当今天生意白做,这口剑你拿好,以后用得顺手,记得赏我两个茶钱,当然,最好能在你家里多说我两句好话,好不好?”

“好。”

小姑娘痛快地答应下来,然后轻巧地拾起木箱上的白板长剑,抱在怀里。

待发现自己似乎被个小姑娘抱在怀里,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们讨价还价,最终九两成交,土的掉渣,云纹半毁的白板长剑,是指自己。

愕然片刻,他审视自身,发现白板评价还真是恰如其分,与魔皇的恶战摧毁了他的剑中世界。而剑世界是他全部神通寄托所在,如今他神通全无,的确和白板长剑无异,最多是剑体材质特殊,坚不可摧罢了。

这还真是崭新的体验,且不说为人的时候,他已经修至天下第一。从他转生为天外神剑的那一刻,力量就位于九州之巅。天下兵刃分6阶:白阶凡兵——绿阶利器——蓝阶神兵——紫阶法宝——橙阶灵宝——赤阶仙宝。而天外神剑更在赤阶仙宝之上,无需修士驾驭,独自作战的战力哪怕与横扫万界的大魔神皇比也不相上下。他被九州万仙盟奉为上宾,出入随行的都是九仙尊一类的至高人物。倒是从来没被人摆在菜市场上用九两碎银卖掉。

记得以前李九龙说过,待仙魔大战得胜以后,一定要带神剑游遍九州,见识各地风光,体验截然不同的精彩人生。

如今仙魔之战已胜,人间依然是那片阳光和煦温暖的人间,只是九仙尊却已不再,神剑也无复至高无上的权威,不过,这也不失为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精彩人生吧?

当然,只要他这个剑灵本尊还在,剑世界终归可以重建,他记心甚好,那片广袤无垠的瑰丽世界,一草一木都记忆犹新,只要慢慢收集素材,恢复神剑的无上锋芒只是时间问题。当然,既然如今魔族已灭,剑灵倒没那么急迫恢复力量了。

反正它的本体材质万劫不灭——当初魔皇用尽手段都未能摧毁剑体,损毁的云纹之类都是九仙尊之流私自添加的装饰物——就这么作为一口白板兵刃游历新九州也蛮不错的。

对于他来说,化身为剑这件事,比起什么天下第一更重要得多。

就在此时,他忽然发现这小姑娘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虽然很稀薄,但应该是李九龙的九龙剑心,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丝不动霸体的血脉味道,那是沈开山毕生所修的完美战体。

霎时间,回忆如潮水一般袭来,与九仙尊那三年生死相随的时光仿佛就在昨天。而点亮无尽黑暗的那一点灵光,则成为漫长回忆的休止。

在这片崭新而陌生的天地间,他决定先跟在这个少女身边看看。

此时此刻,名为李轻茗的少女怀抱着长剑,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究竟迎来了多么巨大的转折。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剑灵同居日记》目录 下一章:第8章:神奇而温暖人心的魔术表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