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兴趣使然的红颜祸水

文/国王陛下
本章字数:3560 剑灵同居日记txt下载

 2018年5月14日

宗主现在是真的很想打人了。

赵沉露这家伙,作为队友的时候只是让人头疼,一旦真的站到对立面去,哪怕只是一只脚越过去,都能让人浑身上下无处不痛,痛入骨髓!

圣宗的财政问题,是从80年前洪荒遗迹探索技术出现突破的时候,就开始初现端倪。

一方面随着技术突破,很多以前被视为天堑的难关得以轻易逾越,不会再伴随惨重的人员伤亡,但另一方面,所有可能造成人员伤亡的因素,实际上都是以资源、金钱的形势损失掉了。

以前需要探索队员拿性命去填的险关,现在可以通过造价高昂的机关傀儡、仙术法阵进行排查。一趟下来所有探险队员都安然无恙,但探索耗费却比先前死了人支付抚恤金还要昂贵!

而且更要命的是,技术突破以后,虽然极少再出现探索队员的人员伤亡事件,但每次出现伤亡,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就是善泳者溺的道理,以前技术不完善时,大家还有基本的风险意识,现在技术完备以后,喜欢作死的人也多了起来,尤其那些艺高人胆大的修士更是喜欢挑战极限,这些人身价高昂,一个人就能顶寻常十人,因此圣宗每年的抚恤金支出依然是巨额数字。这一来一回,财政顿时吃紧,饶是圣宗两千年积累,也架不住这几十年来,巨额资源流水一般的消耗。

所以到现在为止,这天下第一的仙道魁首,纵然绝对谈不上贫穷,但资金也不可能像是金玉城那般充裕,想投资谁就投资谁。一举一动都要精打细算。像是今天这种宗主一开口就要接管青莲书院的研究预算,是根本不可能的,宗主若是一意孤行,也只会让圣宗掌管财政的长老一条命吊死在万相园老槐树下。

此时,圣宗的底子被赵沉露毫不留情地揭开,饶是宗主城府惊人,也有些恼羞成怒。

但赵沉露也实在是讨人嫌的宗师级人物,非常准确地把握着宗主的情绪临界点,在他爆发前的瞬间,绽开微笑,话锋一转:“当然,圣宗家大业大,还有什么隐藏金库也是大有可能的,何况圣宗做事何需亲自出手,一声令下,愿意献出钱财支持圣宗事业的世家豪门数不胜数,所以我并没有趁人之危的意思。我刚刚说那些话,做那些事,其实是取得了青莲书院的全体同意的哦,你们说呢?”

旁边,封小鹿、商舞鸣、谭洛都用力点着头。

宗主闻言一愣,怀疑地看了几人一眼:“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她握在手里,所以才不得不屈从于她的淫威?”

“并,并没有。”

少女模样的封小鹿,怯怯地回应道:“沉露姐姐,并没有威胁我们,是我们得知宗主要还原剑典,才拜托她……”

“你们拜托她?”宗主眉头紧皱,觉得这逻辑简直不像话。青莲书院的内部问题,拜托得着赵沉露么?

“因为,因为……”封小鹿被宗主一盯,浑身紧张,脑袋几乎要垂进胸口去,完全说不出话来。

赵沉露叹息一声:“老头儿,清醒一点,照照镜子,你现在这模样活脱脱是调戏良家少女的地痞恶霸。他们拜托我出面,是因为青莲书院唯一敢于顶撞你的商妙语正大醉不醒,而我呢,无法无天,最喜欢驳你面子又是天下闻名的,所以这种事当然是拜托我。”

宗主闻言又是一阵咬牙:“商妙语又喝醉了?!”

“有什么奇怪吗,她一向嗜酒如命,一年大半时间都大醉不醒——甚至当年书院争夺院长的大比决赛日都能醉死过去,以至于让桑氏姐妹踩在商舞鸣头上连续夺了正副院长之位。而最近又恰逢那两姐妹遇难,以她的性子当然要饮酒庆祝一番。”

商舞鸣细声补充道:“姐姐从半个月前就一直在喝了……”

“……”

宗主实在无话可说。

商妙语和桑氏姐妹关系不和,的确不是新闻了,但他也没想到,这两边的关系会恶劣到一方遇难,另一方会连续饮酒半个月来庆祝,所谓不共戴天也不过如此了吧?!青莲书院内部矛盾有这么尖锐的吗?!平时从来没听说过啊!

商舞鸣说道:“因为之前桑玥院长为了远征洪荒遗迹,挪用了一部分妙语的研究经费,让她断了一周的酒,所以……”

宗主木然道:“我已经懒得说你们了。”

一边是随意挪用其他长老研究经费的书院院长,一边是拿研究经费买醉的书院长老,这三院中的青莲书院真是相州修仙界的模范!

但无论如何,照眼下这情形来看,书院这几位长老不愿还原剑典的心思,看起来也是确凿无疑的了。

这还真是让人始料未及,本以为青莲书院在遗失了青莲章后,会对还原剑典一事迫切难耐,所以他身为圣宗宗主才亲自出面处理此事,想不到却是自作多情了……

“所以我早就说了,上策是结婚,你偏要刚愎自用自取其辱。”赵沉露一副看傻儿子的居高临下的表情,让宗主太阳穴附近的血管高度活跃起来。

而就在此时,议事堂外,一个慵懒黏糯的女子声音游荡而来。

“沉露,老头子死回去没有啊……”

这一刻,宗主的怒火终于是再也压抑不住了,一声怒吼:“商妙语!”

议事堂外的声音顿时支离破碎。

“哎呦呦你们这帮死没良心的,老头子没回去也不知道给我拉条黄线警告一下!不行我肚子疼先撤了……”

话没说完,宗主右手一握,议事堂内的时空如同玻璃破碎,而碎片中,一个衣衫邋遢,满身酒气的女子滚地葫芦一般滚了出来。

正是被宗主以凌虚神通隔空取物而来的商妙语。

将此人提来,宗主正准备猛发一阵怒火,却见眼前女子鬓发散乱、大片雪腻的肌肤裸露在外,甚至连一些要害敏感处都若隐若现……那艳丽的画面,让在场众人无不面露尴尬,不得不偏过头去。

下一刻,赵沉露适时落井下石道:“老头,堂堂圣宗宗主,白昼宣淫,不太好吧?”

宗主哪里会和赵沉露这等牙尖嘴利的人斗嘴,全然当没听见,偏过目光,同时怒斥商妙语。

“你怎么出门都不穿好衣服?!”

“原来那身被吐得一塌糊涂拿去洗了,我又没想到你这死老头居然还在……”

“你说什么!?”

“我说没想到宗主大人日理万机,居然还肯花这么多时间为我们青莲书院排忧解难,所以刚刚的事情宗主大人也别介意,就当是我送的福利啦……”

“谁要你的福利!?”

“诶,别这么说吧?我虽然不修边幅,底子还是好的嘛,只要认真洗漱打扮一下,过夜至少几百灵石吧?”

“你说什么!?”

“怎么了?衡量福利价值的只能是这个了吧?”

“……你们青莲书院有必要搞一次思想净化了!”

“又不是没搞过,效果你也看到啦,有那个钱不如给我买两瓶酒,我保证喝了你的酒就绝对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这种糟糕之极的台词,让宗主气得浑身发抖。

“别生气啦,我就是说说而已,我修行这么多年,虽然福利送了不少,但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好吧。”商妙语一边说着,一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对赵沉露露出一个哭丧脸的表情:“好惨啊我。”

赵沉露叹了口气:“我在你枕头边留了纸条,让你不要来。”

“……原来那纸条是你留的?我,我睡得迷糊,以为是脆饼就直接吃掉了。”商妙语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然后面色陡然一白,胃中又是一阵翻涌,“不行,我要先去吐一下……”

宗主在旁边看着,更是一声长叹。

“我早该看出来,之前那个衣冠楚楚言辞得体的商妙语绝对是人假扮的!”

商舞鸣细声反驳道:“姐姐不喝醉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

“她一年能喝醉400天!”

赵沉露说道:“所以你真要浪费时间给青莲书院还原剑典么?”

宗主不得不承认,听闻此言,自己的确动摇了那么一瞬间。

赵沉露却没放过这个机会。

“仔细想想,以这些人的性子,如果你强要还原剑典出来,他们会不会转手就高价卖给无相剑院?”

宗主厉声道:“不要挑拨我们一宗三院的关系!”

赵沉露说道:“挑拨离间是红颜祸水的基本品格,而且我说的都是实情,你这种一厢情愿完全是在给人家添麻烦。”

“你这么给我添堵对你有什么好处!?”

赵沉露说道:“合格的红颜祸水永远不是那种功利女人,我做事更多是兴趣使然。”

“不要把你的恣意妄为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赵沉露说道:“好吧,那我换个方式来说:只要是和宗主交接有关的事情,你做什么我就堵什么。”

“我就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25章 政治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经济问题 返回《剑灵同居日记》目录 下一章:第27章 美丽就是真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