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青莲章

文/国王陛下
本章字数:3486 剑灵同居日记txt下载

 2018年5月14日

三人在议事堂外商量妥当后,再次回到屋内,赵沉露一马当先,以灿烂的笑容映亮了整个会场。

“各位,好消息。”

一句话,议事堂内的青莲长老们就纷纷露出期待的表情,尤其是看到赵沉露脸上的意气飞扬,以及宗主的愁眉苦脸,他们已经不由自主地脑补出了宗主无奈放弃剑典还原,从此青莲书院归于和平的美好未来了。

然而接下来,赵沉露一句话就让会场气氛堕入深渊。

“王九先生已经答应帮忙还原青莲剑典了,咱们宝贵的洪荒传承得以保全了!”

“……”

会议桌旁的几位长老呆若木鸡,片刻后,商舞鸣率先起身,不可思议地问道:“等等,怎么突然就……”

旁边封小鹿也惊讶不已地圆瞪着眼睛,嘴唇不停翕动,却说不出话来,只是一张小脸越胀越红。

而长老中唯一的男性谭络,则不停地擦拭着自己的眼镜镜片,汗流不止。

三名长老均露出万分为难和不情愿的模样,赵沉露却只是笑眯眯地说道:“我知道这个消息来的有点突然,大家不太容易立即接受,不过毕竟是关乎书院利益的大事,相信大家一定能够理解的。”

话没说完,就被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

“抱歉,我们恐怕不能理解。”

说话间,一个衣着朴素淡雅的女子缓步踱入议事堂,女子看来约莫三十出头——或者二十后半。生有一张俏丽、略带威严的脸蛋,以及沉静如水的眼眸,被女子以认真的目光凝视,就如同被清凉的山泉从头顶浇下。

若非她身上那独特的真元波动,以及用香水压制却仍有残留的一丝酒气,实在难以将她和方才疯话连篇的商妙语联系起来。

女子进屋后,对在场众人躬身一礼,歉然道:“妙语方才醉酒失态,请各位原谅。”

赵沉露笑道:“酒醒了?”

商妙语瞥了她一眼:“很失望吧?醉金薄对我失效了。”

赵沉露说道:“的确没想到你酒量进步这么快,那张纸在永醉精华里浸泡了三天三夜,就算是宗主老头吃下去也要当场裸奔,你误吞以后,居然只是醉了这么一会儿就清醒过来,不如由你来接任圣宗宗主吧。”

“赵城主,你没有喝酒,就不要说醉话了。而且这是青莲议事堂,与青莲无关的事情就不要讨论了。”

商妙语一本正经的发言,很快就让赵沉露耸耸肩表示无话可说。

宗主则一声叹息:“商长老,好久不见。”

商妙语面露歉然之色:“宗主大人,的确好久不见,我醉酒修行,一整年也未必能有几日清醒……今日难得酒醒,却不得不拒绝您的好意了。剑典还原一事,我知道的确事关青莲书院的整体利益,但我作为书院首席长老,却不得不表示反对。”

宗主问道:“理由呢?”

“因为青莲剑典对于如今的青莲书院是弊大于利。”商妙语回答道,“剑乃凶器,主杀伐,是不祥之物。若是处于乱世动荡年代,为求生存,所有人都要披挂上阵,书生持剑也是无可奈何不得不为。但如今四海太平,书院实在没有理由执着剑典。”

宗主说道:“居安思危。”

“居安思危是对人类文明整体而言,但人类作为社会生物,存在分工合作,书院的工作并非持剑守望。那是无相剑院和七世家的工作,如果因为一个居安思危就不自量力地去承担不属于自己的责任,只会造成社会整体效率的极大浪费。”

商妙语说着,顿了一下,目光环视四周,说道:“恕我直言,若非青莲剑典,我们青莲书院不会一夜之间就同时失去正副院长。这种一宗三院级的一二把手同时陨落的案例,在过去几百年间也极其少见,哪怕是常年在混沌战场征战的沈家、又或者探索洪荒遗迹最为积极的无相剑院,都没有蒙受这样的损失。究其原因,就在于青莲书院不自量力地去试图贪图武力。我们是书院,并非剑院,书院的修士是书生,书生舞剑,只会伤人伤己。”

这一番话之后,宗主又是一声叹息。

“我现在倒宁愿你没有醒酒了。”

青莲商妙语,以妙语为名,本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能言善辩之士,在沉迷酒精之前,代表书院参与相州大陆上的各类论战,所向披靡。

一个醉酒的商妙语,虽然时常闹出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但毕竟不碍大事,而且还经常发放福利。但一个醒酒的商妙语,就真的让人头疼了。

因为她说得的确有道理,现在的青莲书院已经不是两千年前那个和圣宗七世家一道披荆斩棘的书院了,当时书生舞剑既是无可奈何的时代悲歌,也是激励了全体人类的一面旗帜。但现在,书生舞剑已经得不偿失了。

“其实书院上下近百年来,对青莲剑典都是敬而远之的,我们承认洪荒传承对每一个爱好钻研的修仙者都有难以抵御的诱惑力,但我们更清楚,人力有时而穷的道理,不擅长的事情就算勉强去做也没有好的结果。而书院的修士,有多少是擅长剑道的?宗主应该知道,加入书院的修士,大部分都是少年时代不擅长舞刀弄枪,而在家族遭受排挤,不得不进一步沉沦在书海中的人。书院400人,分为5个研究组,其中桑玥持剑典,任院长二十年,也只让剑组人数勉强超过100。而这其中还有过半人数在其他研究组有兼职,说一句人心涣散也不为过。至于和无相的剑院之争,的确让书院蒙羞百年,但我们也早过了争一时意气的时代,争不过便争不过吧,在剑道领域也的确是无相剑院更有所长。我们守好自己的书院招牌,依然是可以和他们并驾齐驱的三院之一。反过来说,若是我们真的赢了,让无相剑院改名称无相某院难道就是好事了?我们两院的关系急剧恶化,就是从第一次青莲书院争剑院招牌得胜,无相剑院无牌可用开始。对方深以为耻,并将书院视为生平大敌,从此拉开了两院几百年世仇的序幕,这又是何苦呢?”

这一番话说完,就连宗主都开始迟疑起来。

的确太有道理了,既然一个剑典会带来这么多麻烦,又让剑院的人由衷厌恶,那么与其强行为他们还原剑典,还不如放弃此事,或者将剑典交给他人来管理,比如现在整体剑道实力最高的无相剑院,又或者是拥有剑心传承的青云李家。青莲书院的确更适合作一个纯粹的研究院所,远离刀戈。

至于王九的事情,反正只要能以一己之力还原洪荒传承,名声也就打出去了,是不是在青莲书院,反而不那么重要……

然而就在宗主意志动摇的时候,却听王九说道:“大谬不然,你们对剑道和自身都有着严重的误解,才会有错谬的结论。”

王九一句话,就让商妙语扬起眉毛:“洗耳恭听。”

“你们认为是剑典的存在引发了后续一系列悲剧,但这是本末倒置的思维。恰恰是你们对剑典的研究不足,掌握不深,才会有后面的悲剧。如果那两个遇难的院长能意识到青莲章的死而化生之术,又或者身剑替代之术,都能在雁栖崖的混沌尘埃暴动时逃出生天,然而她们的理解只停留在第七层,恰好差了一到两层。”

王九又说道:“我刚刚看了桑玥和桑璟的资料,如果这份资料没有存在人类社会常见的简历浮夸问题,那么以她们的资质和年龄,对青莲剑典的领悟不该那么初级。结合你刚刚所说,剑组人心涣散的事实,我认为恰恰是研究组成员的漫不经心,拖累了她们的研究进度,导致最终探险时不幸遇难。”

这番话之后,议事堂内氛围又有变化,商舞鸣、封小鹿等长老开始交头接耳,商妙语则冷笑道:“说得天花乱坠,但全都是你一家之言。桑玥和桑璟的剑道修为,你是凭什么断言的?如今青莲剑典遗失了青莲章,你又是怎么推测出第八层和第九层有死而化生的?更凭什么指责是剑组修士导致她们遇难!?”

王九顿了一下,说道:“因为我已经将青莲章补完了。”

说话间,王九的剑灵本相取下腰间白剑本体,抬至胸前,剑身上缓缓浮现出一朵青色的莲花,每一朵花瓣都是造型别致的青色小剑。

整朵莲花都是由澄净的真元转化为剑气,高度凝练后形成的半实体,而若是以元神深入窥视,则霎时间仿佛置身一个广阔的新天地中。每一口青色小剑内都蕴含了一种玄妙的神通,而随着花瓣的缓缓旋转,神通彼此融合交错,又能产生不计其数的新变化。

在场的青莲人,没有一个会不认识这朵莲花。

虽然过去几十年来他们对其敬而远之,甚至避之唯恐不及,但青莲剑典的青莲章,却绝对没有人会错认。

而见到这朵莲花,宗主也是大吃一惊:“你什么时候还原了青莲章!?”

王九说道:“你跟赵沉露在门外聊天,我闲得无聊就把青莲章还原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章 美丽就是真理 返回《剑灵同居日记》目录 下一章:第69章 美好的未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