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两难抉择

文/麦丞
本章字数:2497 我被挖出来了txt下载

鱼掌匣是一个内部构造十分复杂的木匣子,内部构造的秘密已经随着包长青一起长埋地底下了。

匣子的表面有两个按钮,一个按钮上浮雕着一条鱼,另外一个按钮上浮雕着一只熊掌,正是取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之意,按下不同的按钮,这匣子就会构造出不同的钥匙,这意思就是说,若是选择错了,构造出的钥匙就会打不开墓穴的大门。

“你说,根本没有任何参照物,我们又怎么知道该取鱼还是该取熊掌!”包浮生摇摇头道,“若是选择错了,以后那个墓穴若是想再开启就只能强行炸开,但是这一炸可能就会毁坏不少墓穴中的东西,你可能不知道,这墓是我们的祖宗包长青亲自设计的,他是当时的天下第一巧匠,他设计的机关复杂又巧妙,这一炸若是不小心触碰了什么机关,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非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可不想毁坏这一个墓穴。”

“因此那个鱼掌匣你们也从来没动过!”张小北说道。

“祖宗的东西没十成的把握谁敢动啊。”包浮生说道。

“鱼与熊掌,若让你来选,你会选什么?”张小北问道。

“市侩点来说,当然选熊掌,毕竟熊掌贵,而且这句话的出处其实早就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孟子鱼我所欲也中,‘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连孟圣人都说舍鱼取熊掌,但是我又怕我祖宗反其道而行,这问题就像是老婆和母亲同时掉河里,该先救谁一样让人脑壳子疼。”包浮生苦笑道。

张小北也觉得这些问题比较可笑,根本就不会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而他所认识的包长青所有的心机都已用在制造机关上,对人他是十分坦率的,理应不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难题。

这样一想,以他对包长青的理解,他心中已经有了解开这个鱼掌匣的答案了。

“到时候你可以让我看看那个鱼掌匣么?”张小北说道。

“当然可以!”包浮生爽快地答应道。

他并不知道张小北与那个墓穴之间的关系,只是认为不过是年轻人的好奇心罢了。

“来,试试我们宜州的离烟水泡大红袍。”

包浮生拿起茶壶先给张小北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

张小北拿起茶杯先是闻了一闻,茶香十分浓郁,然后浅浅酌了一口。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武夷大红袍!”张小北缓缓说道。

“噢?”包浮生眉毛上扬了一下,惊讶道,“你一口就尝出来了?”

“这当然,武夷大红袍,茶中之状元,如果我品不出来,岂不是糟蹋它了。”张小北笑道。

“真是难得啊!”包浮生说道,“像你这种年纪就如此懂茶,真是难得啊!”

“不过是说出茶名罢了,有什么难得的!”包晓云抱着那只一脸生无可恋的英短猫突然出现在了茶桌旁。

她一屁股坐在张小北对面的凳子上。

“我听到你们在讨论什么母亲媳妇跳河难题,刚好——”包晓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张小北,“我也有一个难题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什么难题?”张小北问道。

“一只蚂蚁和一只蟋蟀若只能活一个,你会选择踩死哪一个?”包晓云问道,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张小北愣了一下,她怎么会问这个无厘头的问题?

蚂蚁和蟋蟀?张小北仿佛想到了什么,

他的心跳蓦然加快,难不成她提的是白起小时候养的那只蟋蟀?

她怎么会知道这些?难不成她有白起的记忆?

“晓云,你这个问题不算是问题啊!”包浮生说道,“蚂蚁和蟋蟀,随便踩死一个都可以!”

包晓云噘了一下嘴,“爸,这个问题我要让张小北来回答。”

张小北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若我可以选择,我会踩死蚂蚁,让蟋蟀活下来。”

当年他踩死小白起的小黑确实是一个意外,若可以再选择一次,他当然不希望小白起亲眼看到小黑死在他的脚下,让他们师徒的关系从此出现了一不可弥补的缝隙。

“肚子饿了,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

张小北说道离开了客厅朝厨房走过去。

“爸!我也去厨房看看!”

包晓云后脚跟了过去。

她走进厨房的时候,

“啪”一声

张小北一掌压在包晓云身后的墙壁上,把她壁咚在了墙上。

“你刚才怎么会问那样的问题?”张小北问道。

“怎么了?心虚了?”包晓云笑道。

“我从来不会心虚,即使我做尽了坏事,在任何人面前我都不会心虚。”

“你这人倒是自傲的很!”

“你觉得这是我的自傲,我却觉得不是。”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你给我把手让开,不然你会后悔的!”

包晓云说着头发瞬间全白,左眼一轮红月躺于期间,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她对于白起力量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了。

张小北笑了笑,右手从墙壁上放了下来,“看来你差不多痊愈了。”

他看了一眼厨房,发现厨房里并没有什么现成可以吃的,便打算出去。

“哎!”包晓云叫了他一声。

张小北转过身来,“还有事!”

她微微低头,声音很细,“谢谢你救了我!”

“我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要放在心上!”张小北笑道。

“是么!”包晓云右脚脚尖戳了戳地板,“我昨晚梦到了你!”

不过她马上解释道,“你不要误会,那并不是我的梦,而是我这只眼睛做的梦,那是白起的梦,梦里有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

“只是——”

包晓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脸,“他的右脸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和你并不完全一样!”

包晓云提到了这块胎记,那张小北就已经可以确认她梦见的确实就是他,那块胎记不过是他自己易容上去的,也幸好当时的他留个心眼,否则在千年后的现在,就已经被人给认出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八章 鱼掌匣 返回《我被挖出来了》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章 随手一拍(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