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有生之年

文/蓝环水灯
本章字数:5958 除妖守则txt下载

 这是充满绝望的一夜。(其实我不知道这是白天还是夜晚,但是祠堂下面的空间太过幽暗,看着更像晚上)

我、妖妖灵、展家兄弟、连心、慕雨柔六个要身手有身手,要胆识有胆识的人精被刀疤血虐到怀疑人生。

被捏到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不算,一人被捅了一刀之后,伤口中血液缓缓渗出,渐渐向尸骨成群的地下渗入。

我和妖妖灵算是很有默契的合作着,他用火焰替我们控制着体温,防止我们血液流失太多体温骤降。我试图用控水的能力让所有人血液减缓流速。

刀疤提了刀,像是一个走向牲口的屠夫,“我不想用伪善的面孔对着你们,因为我接下来做的事情,是不会得到你们的原谅的。”

他正要抬手,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经过头顶。

莲佛初扛着一把散弹对准了刀疤,我发誓,这辈子我承认比我帅的男人,就那么几个。

掏钱的纯洁,背锅的破瓜,借我抄作业的大智,还有这会儿出现的千钧一发的小霓虹。

莲佛初用有点生涩的口音说道,“那个女孩是我未来夫人,别人我不管,你不要伤害她!”

连心脸一红,我们所有人脸一黑。

刀疤皱了皱眉,退后两步。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莲佛初,若有所思后,用流利的日文开口喊道,“俺がやりたいことは!自分が愛する女を救うだけ!”

他说,他只是想救自己喜欢的女人?

我望着他手中的画卷,正在散着薄薄的绿色烟雾,诡谲而神秘。

那画像里,长相酷似颜逸如的仕女记忆犹新。

我吐了一口震出的老血,站起了身,“你有喜欢的女人了不起吗?哥,我也有,只不过她死了。”

刀疤顿了顿,没有看我。

莲佛初从直升机放了梯子,快接近房顶时跳了下来,身手利落爬到了门边,冲到了连心身边,一副护妻狂魔的架势。

“她对我有恩,我也喜欢这个女孩,希望你让我带走她。其他人,我不会妨碍你。”

我们几个还没炸,连心先怒了,“我不会丢了朋友先走的!传出去我爷爷得打断我的腿!”

这小丫头别的不说,讲义气这点是很讨人喜欢的。

刀疤还没开口,默默看着两个人。

莲佛初抱着莲心转了个身,“就不能接受我的心意吗?”不等连心回答,莲佛初忽然转过身,把连心护在身后,对准刀疤开了枪。

这个小少爷倒是不怕后座力,我只听见一声砰的枪声,感觉耳朵都要被震聋了——展一笑他们也觉得耳朵震得厉害,何况我d长了猫狗一样的耳朵。

刀疤没有躲闪,我不知道他是故意不躲,还是没能读懂霓虹人的心思。

低沉的笑声回荡在空中,“我只是想再见见她,对你们来说,就那么容不得吗?”他身手到自己胸前挖进肉里,扣出了子弹。“你如果一枪爆头,我可能更难回击。”

我们都有些紧张看着刀疤,他的身子一倾,向后看了一眼悬在高空中的画像。除了画像泛着幽幽的绿光搞的像是聊斋外景一样,其他一切如常。

“不应该……为什么会没有反应……”刀疤皱眉。

沉思了片刻,他似乎是痛定思痛。

转身向我们走来。

“我恐怕,得改变主意了。应该是必须要完整的器官,才能重塑她的生命。对不住你们所有人了。”

慕雨柔站起身,她皱着眉说道,“舒先生,我一直很尊重您,可是这条错误的路,您何必要走到底?”她看了一眼那卷画像,“我要毁了这东西!”

话音未落,却是刀疤瞬间逼近疾跑中的慕雨柔,抬手直接扣住了她的喉咙,只听一声皮肉破开的声音,还来不及反应,慕雨柔被扯着,一块红色的血肉被扯出,她捂着脖子,眼睛瞪得很圆,向后仰去。

“慕姑娘!”展一笑没料到意外生变,扑了上去。

慕雨柔张着嘴,精致的面孔上写满了恐惧,竭力吸着气,却都是徒劳。

两行眼泪从眼角流过,她张着双目倒在了地上。

她一直受制于工会,终于有了脱离的机会,却只能选择在这个荒村结束生命。

“我艹!”这声音是连心含泪骂出来的,我第一次听她骂人。

连心的金针纷纷出手,朝着刀疤所在的方向根根射出。

刀疤正要动,展一笑却忽然从身后扳住了刀疤,充满坚决吼道,“杀了他!”

他的表情悲愤交加,看上去有些狰狞。

刀疤狠狠向身后一记肘击,展一笑却丝毫没有反应,咬着牙关没有撒手。

展大笑吼了一声,“一起上他!”

我们所有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去纠正一起上多了一个人称代词之后意思有多么差之千里。

连心抢了莲佛初的枪,对准了刀疤的背后。“我警告你!再动一下,我就杀了你!”

刀疤被展大笑扳着,而连心丢了很多根金针刺在他穴道上,他居然连眉毛也没有动一下。

我不敢眨眼,直至汗水流进了眼睛里。

而变化就在那一秒。

刀疤忽然间挣脱了展大笑的手臂,从自己身上毫不犹豫拔了几根针,戳向背后。

大笑吃痛吼了一声,血液溅到了我的脸上,只见大笑捂着眼睛,血液顺着双颊低了下来。

连心咬着牙,没有犹豫开了枪。

显然她并不常用这种后座力太强的枪,自己也被震得有些发麻,几乎握不住枪。

而刀疤——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肉身去扛枪的,他是一种超越我理解的物种。

刀疤捂着伤口,掏出了体内的子弹,似乎肉体不是自己的一样,丝毫没有痛觉。而他手上此刻多了一把短刀,是刚刚从大笑腰间抽走的。

“小心!”莲佛初和我同时吼了一声,但是几乎就在我们叫的时候,连心的大腿上被划了一个很长的口子,血液汩汩外流。

她愣在原地,并没有马上动,金针几乎都用完了,没办法封住穴道止血,她咬着牙扯了段恤包在了伤口处减缓血液流动。

她这会儿倒也不害怕了,定定望着刀疤,冷笑了一声,“我虽然不知道你有多大本事,但我爷爷是连十八,今天我出不了这个村子,你以后也别想在华夏过下去。”

刀疤淡漠的笑了笑,“那又怎样?”说着,他一腿踢过了连心的手臂,夺过了她的枪,连续三枪。

阵阵回响。

连心、大笑、莲佛初三个人都被三枪爆头。

一切发生的迅速而快捷,我甚至来不及悲伤,现实已经演变到了一个我难以理解的局面。

刀疤的枪口对准了我的额头。

“我其实不想这样……”刀疤皱了皱眉,重新上好了膛。

砰!

大智倒在了我的身前,肚子里的肠子内脏当着我的面掉了一地。

“平凡……我……”大智看着我,瞳孔很快没了对焦。

我庆幸这一刻,我知道他的想法。

他安顿好妻儿,就想来找我。他不想我们牺牲。

大智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

他最后的眼神,无声对我说这一句话。

“活下去。”

“你想见的人,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要用这么多人的命来填?!”我看着刀疤,他俯视着大智,没有说话。我读不懂他的表情。

既悲悯,又沉痛。

幽绿色的烟雾在婴儿的骸骨和我伙伴的尸体间肆意泛起,渐渐升到上空,汇成一个女子姣好的身形。

女人渐渐形成实体,五官逐渐轮廓清晰。

她与颜逸如姐妹两个有着相似的面孔,更古典些,神情有一种淡漠而温柔的神秘感。在彻底成形后,环顾四周,定定望向了刀疤。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听我的……”女人轻轻开了口。

一阵惊雷隆隆作响,炸的我一愣。

刀疤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女人轻柔如水地靠近刀疤,“你认为我缠身的罪孽还不够?又或者是……我还不够恶心吗?”

她背对着我,轻轻撩起了裙子,正面对着刀疤。

我看见刀疤眼神微微一滞,神情有些惊呆。

女人笑了笑,放下裙摆,“你永远都是这样。每一次你想救我,都会将我推入更深的深渊。”

她幽幽走向已经被我们拆家拆的差不多的祠堂边,仰头看着窗外。

“舒羽,有生之年,再不相见。别过。”

一道闪电在窗前降下,光闪过后,女人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那句“有生之年,再不相见。”

刀疤愣在原地,并没有讲话,片刻后,倾盆大雨降下。

雨中,刀疤不断问着为什么,他握紧了拳头,所经之处几乎都是毁灭性的破坏。

我向着村口逃去。

空城、暴雨、不断传来的破坏巨响。

我受的伤也并不轻,惦记着大智用性命换来的,最后的求生机会。

远处模模糊糊有红蓝色的小点,越来越闪,越来越亮。

我倒在了烂泥地里,耳边依稀听见雨声里,凌一然那严肃而沉痛的声音,“对不起……”

(快捷键 ←)上一章:194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返回《除妖守则》目录 下一章:196 雨一直下(本书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