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一场大雨

文/蓝环水灯
本章字数:3839 除妖守则txt下载

大雨稀里哗啦下了一整晚,最近睡得浅,也睡得少。剑网三里的师傅那,还没要到她QQ,另一台电脑开黑中。我听着雨声一直到天亮才有困意,不管是那个在魔兽里跟在我后面抢了半个月装备的瘪三死胖子,还是剑网三画面里上下曲线玲珑有致的平胸御姐,都没心思理了。起身离开了电脑桌,台式机和手提都按了待机,开黑五个小时憋了泡尿,在上个厕所之后神清气爽,躺在床上就睡了。

大四开学有一阵子了,当初的寝室同学们都去实习、考研、留学,各奔前程各找各妈去了,而我除了混吃等死之外,草草投了几天简历,就没心思再想着出去工作了。

倒不是我懒,大三下的时候分手了。一下子没缓过劲儿来,准备实习前的干劲分分钟被挫骨扬灰了。

高三谈了一年的女朋友啊,说分就分,那女什表么子无情,这话一点没错。

哈?你说只谈了高中一年,说不定是因为高考压力?老子小心眼?我呸,你以为为啥大三才分手?合着我上了大学和出国留学的她成了异地恋之后,丫劈了我三年的腿!你爷爷的,一共四年恋爱经历,三年是在劈腿,我这真是绿林好汉啊。

想想高考前奉献的初恋、初吻、和初液,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一蹶不振如我,整个暑假都跟蔫了的茄子没差。

一开始大家劝两句,陪我喝啤酒,骂骂女友现在是前女友了,还挺同仇敌忾的,一个暑假过去了,大家都知道前程,我的苦水也吐的差不多了,一群人就各奔东西了。

看着空荡荡的寝室,本来有点困意,突然觉得有点空落落的。上铺的大智床下贴的皮卡丘海报还留着,但是他人已经匆忙回了老家,刚分手那会儿他最够意思,连着一个礼拜陪我疯,就差没陪着我去大宝剑了,全寝室里,我最惦记他。

头往左转,对面下铺的破瓜东西收拾的挺干净,想想没了他时不时的荤段子,也挺寂寞;更别提他和他上铺的纯洁眉来眼去惺惺相惜双簧齐唱,那时候叫一个热闹。

现在他们,整个寝室就一到晚上,月光暗搓搓投射进来,整个房间里阴暗得跟闹鬼一样,简直要人老命。

亏我是个七尺男儿,还是忍不住等天亮了再睡。

梦里又是刚进宿舍那会儿的事情,大智在床板上贴完皮卡丘的海报,然后铺着床的时候我推开门进来,就看见破瓜和纯洁一起躺在下铺,翻着杂志笑得极其难以形容。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盯着那杂志上白白的莲藕看了一会儿,后来发现是个动作坦然的金发时,脸红转头已经来不及了。破瓜和纯洁拉着我,无比亲切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大智当时手一抖,手肘把床边的枕头碰掉了,砸到我头上又弹在了地上。在我维持了三秒的一脸懵逼之后,我们四个都笑了。老实说刚推开门的时候,气氛有点微妙:大智一个人闷不做声铺床,破瓜纯洁他们俩一起在看成人杂志,实在是有点不对盘。

后来熟悉了才知道,大智是一个特别纯洁的人,从偏远地区靠分数考进我们这边大学的,他家里弟弟妹妹多,自己是老大,从小就比较老成严肃,不太能接受酒足饭饱思银玉的理论。偏偏破瓜和纯洁两个是从小一起在这座城市长大的,家境又殷实。从小看惯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人生百态,掉起节操来分分钟赶英超美的速度,搁在30年代就是去歌舞厅找舞小姐的公子哥,三个人气场不对,全靠我逗比的出场方式才成就了四个基佬的一段佳话。

大智很照顾人,帮我们人铺了床,打扫了卫生,还登记了宿管报道,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我们几个都不太会铺床,先收拾的行李,等把东西放进衣柜里,抽屉里,转身一看,四张床铺得跟豆腐干一样,四四方方,又挺括又整齐。当时就奠定了我们的不谋而合推举他做了寝室长的基础默契度。

大智之所以叫大智,一是因为他名字里有个智,二是因为他喜欢神奇宝贝,尤其喜欢皮卡丘,男主叫小智,我们起绰的时候本来是逗他,后来发现第三个原因,就更加坚定了这个称呼——有次去公共浴室一起洗澡,发现大智后腰上有个痣,大概半公分直径,有点扎眼,不过叫大智痣就一点也没错了。

破瓜是土生土长的权贵,家里在官场认识人,到哪里都有人罩着,养成了横行霸道无阻碍的习惯。脸长得不帅,但坏坏的眼睛会说话,女孩子被他骗,基本靠眼神交流。他还专门去骗没什么经验的小姑娘,祸害完了换一个祸害,情史丰富得要从初中开始算。他不避讳提到这个,当时聊起来的时候我正好在看三言二拍,随口说了一句,专业破瓜三十年,结果他的外就成了破瓜。

他的老相好纯洁就不一样了,白白净净斯斯文文,金丝边平光眼镜戴上了就是斯文败类,摘下了就是出尘脱俗。完全就是日系清秀美少年的类型,属于走路上会有星探找他搭话的级别。但是纯洁其实一点也不纯洁,他家在他很小时候动迁,分了很多套房子,整个就一钛合金暴发户。可是他天生自带清秀斯文的假面,不开口,就是女性青春期的幻梦,然而只要他开了口,三分钟之内,就是女性姨妈期的幻灭了。不过他的脸帮我们得到了难以估量的好处——比如去食堂吃饭不花钱,大妈总是记得我们爱吃什么菜,下课晚了还能留一份热腾腾的我们四个人每个人三四样爱吃的菜,全记在纯洁头上,那些大妈居然都记住了,也是醉了又比如逛马路的时候新店开张,店主看见纯洁和我们同行,一般就会拉着我们表示愿意霸王餐,要求我们带带人气,然后挑一个靠窗的位置,只要纯洁答应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就行了。其他买衣服的时候多送一件之类的事情简直数不胜数。

前面也说了,纯洁不能开口,所以大学四年保持他的男神形象,我们严格要求他除了在寝室一律不许做自己:在寝室里面,你怎么猥琐都成,出了寝室门,你就必须是男神。

我和大智提出这项建议的时候,纯粹纯洁的美色带来的无限利益,一开始纯洁抗议这种不自由的限制,要求投票制,以为破瓜作为好兄弟会打平局面,谁知道破瓜本着好兄弟玩死你的原则,一锤定音落井下石。之后,纯洁的大学时光基本没怎么笑过,从说他面瘫的到说他装帅的都有,但每年2月14,收集情书和情人节巧克力就成了我和大智的最大乐趣。

宿管敲门叫醒我的时候,我还在梦里抱着巧克力笑。醒过来看着空荡荡的寝室,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宿管还火上浇油叫我尽快搬出寝室,要准备留给大一新生云云,这个寝室现在就我一个人住,浪费学校。

我白了他一眼,等他走了之后,去洗了把脸,定定心想了想,今后要怎么办。

纯洁家里有生意,他回去学着了,可能要去美国就读MBA,短时间内联系不上;破瓜找了个关系,在职能机构挂了个名,也不用去上班,每个月领领薪水就行,虽然那薪水还不够他花一星期的;大智我最担心,大三期末刚刚考完试,他接了个电话,两个礼拜就回家去了,这两个礼拜里他啥也没说,光陪我失恋陪我疯,除了破瓜纯洁带我去洗三温暖去酒店寻找心灵净土的两次,他,其他时候,都是他安静陪着我。

有一天早上一觉醒来,眼前只剩下一张皮卡丘的海报。大智桌子上留了封信,说是回老家有事,留了QQ,就没再联系过。老实说,大智很少有情绪,都是平时在照顾人的那个,一下子失踪了之后,我们基本上生活作息都乱了。

我上网开始找工作,其实我家不缺钱,而且爸妈都在国外,也不介意养我这个闲人,但是事实证明,闲到最后人会发慌。我老是惦记着不知何时再会能不能再会的大学室友,人生大概就停在这一段过程里了吧。

其实也是负气,想想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人生已经向前迈进了,我一个人缅怀他们不就一娘儿们了?想着想着更不服气,各种筛选条件想找一个工作轻松工资不低福利待遇个方便不错的活,结果还真搜到了。

后来想想觉得这公司也太不正规了,好多信息都没填写,就一个公司名写着清逸贸易有限公司说招人,应届毕业生也可在职人员也可,实习也可,工作,随老板出差跑现场。我一边浏览一边准备关掉的时候,看见了一行字挺吸引我:底薪一万。

当时天真的我分分钟就被吸引了,投了简历过去,五分钟以后就有面试电话来了。

我当时已经在投其他几家公司的简历了,这家公司太特别了,态度好的跟孙子一样,说了几句之后问我在哪里,说是要现场面试,我一寻思这好像挺新鲜的,就约在了校外那家星巴克。

赶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的梳着高马尾在看,穿着黑色套装,整个散发出一股催发男性荷尔蒙分泌的气场。旁边一个女秘书看着干练也客气,确认我的身份之后,她转头问旁边那个堪称冰雪女王Elsa的女人,是不是满意。高马尾点点头,“让他干两天试试。”

我这才知道那个高贵冷艳的马尾辫是我今后的老板。女秘书给了我一张名片,就叫我明天去上班了。

一看地址就乐了,离家近、工作轻松、有人带,实习期税后底薪5k,转正后一万底薪还有提成。感觉不是老板疯了就是我疯了,打了个电话给老爸老妈报信之后,立刻就回寝室收拾东西去了。

这是我最后一晚在寝室里睡觉,但这一晚我做了个噩梦,我梦见自己在寝室里站着,手里都是血,我跑去洗手,水龙头里放出来的水好像是年代久了的,也红红的,还有一股铁锈味,等到越洗越黏,我才发现水池里的水原来也是血。腥臭腥臭的,熏得人很想吐。大智破瓜和纯洁看着我手上都是血,上来帮忙,结果刚刚碰到我手上的血,就崩成了一样的血浆。

我早上是被自己的梦吓醒的。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起了床收拾了东西,退了宿舍,就去上班了。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除妖守则》目录 下一章:01 霸道白富美爱上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