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夜探殡仪馆

文/蓝环水灯
本章字数:2654 除妖守则txt下载

我以为刀疤只是随口说说吓我的,没想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老子睡得正香着,他丫的真来掀被子了……当时老子还做着千秋大梦呢,梦里女朋友哭着求我原谅她当初有眼无珠bubu,老子狠狠把她教训了一顿然后正准备告诉她noway呢,就听见刀疤特冷的声音,“出发去殡仪馆了。”

所以一路上我对着刀疤都没什么好气,做个解气的梦多难得……

刀疤一手支着头,一手握着方向盘,安静了一会儿,等我情绪平复了特淡定跟我说,“小子,等你有钱了,怕那些眼瞎的女人不哭着求你吗?光做梦是没有用的,你好好干,梦迟早变成真的。”

我这回真是安静了。

这话不错,但不是让我安静的理由——我没开口,他连我梦里是什么都知道了,加上之前的我心里那句童言无忌、我觉得颜逸如精神分裂、又暗戳戳在心里起了刀疤这个外,他居然都知道了。

一次两次是碰巧,这厮绝对有妖,丫肯定是会读心术啊。

刀疤不说话,单手掏烟、叼在嘴里自己点了,手上方向盘握得贼稳。我顿时觉得这老小子太会耍人了,你看那驾轻就熟的样子,之前还跟我说是第一次开车,吓得老子那么不淡定。

“哥,你之前还说不会开车,这不是开得挺好的?”我讪讪笑笑,“你还能单手开车边开边点烟呢,老司机呢。”

刀疤眼睛都没眨一下,“我没驾照。”

……

我拿连吞仨煮鸡蛋的感觉又来了。简直一肚子槽点不知道从何吐起,看你这架势开车开了很久了吧,没个五六七八年驾龄开得出吗?那你是无证驾驶了这么多年的啊?!

不对,这不是重点啊,你这明明是很会开车,怎么没驾照就说自己不会了?

刀疤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特淡然地说,“你看现在干什么不是要证书,没这个怎么能说自己会。”

我心说你看着那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一人居然能谈到这么现实的社会问题,真有深度。这叫话糙理不糙,比如我,除了大学毕业证,真心啥技能都没有。

破瓜家里有比金光钻还铁的关系,他需要证书找人给他盖个章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纯洁家里虽然有钱,但是要家里的生意,就得去考MBA证书,不然服不了众。说真的,就是他有了证书,可能还是很多人觉得他就是一个仗着家里有钱混吃等死的小少爷。哎,大家都不好混啊。

大智的证书倒是很多,光是语言就有英语专八、日语N1、GRE、加上他还有计算机的C语言神马的证书,JAVA啦C语言啥的,驾照也是我们里头最早考出来的。他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学霸。

我有时候问他干嘛这么拼,主要他还得打工、定时往家里寄钱,完了还能保证成绩一直是全校第一,还能考这个证书那个证书,成绩也都特别喜人,还那么会照顾人,我、破瓜和纯洁那会儿老开大智玩笑,说他又勤奋认真又会照顾人,就是贤妻良母的典范,要是女人早就娶回家了。

哎,大智一脸黑线的表情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夜里人容易伤感,我发现自己特想他们。

此后一路无话,我们就这样开到了殡仪馆门口。

我心说挺尴尬,两个大男人半夜三更上殡仪馆多怪啊,这年头基佬多如山,按照破瓜的话说了,21世纪是俩男人上夜店上酒吧甚至去开房都不尴尬的时代,可是这手拉手大半夜一起逛殡仪馆当然我和刀疤也没有真的手拉手,可起码我们肩并肩了啊还是挺难以解释的。

结果我大跌眼镜,从那门口看门的保安到扫地的都是认识刀疤的,一个一个毕恭毕敬地叫了“舒先生”“舒爷”,连着我都跟在后面狐假虎威沾了好几个鞠躬致意。

有个人不知道是主管还是干什么的,反正是管事儿的一秃顶男人,特客气得前前后后跟着,笑的跟捡了钱一样。“舒爷大晚上地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刀疤嗯了一声,掏了几张红票子递给那秃子,“老规矩。”

秃子忙不迭得领路,钱收的得心应手,一边鞠躬一边收钱一边放口袋里一边跟着我们小碎步弯着腰走,当中毫不错乱,我脑子里突然冒出高中语文课本里那句卖油翁的“无他,唯手熟尔”。

难怪这秃子笑得那么开心,这是真的有钱捡,而且连蹲下身弯腰都省了。不过他也不含糊,带着我们去了一个挺隐蔽的房间,一路上还不忘了跟我搭话,“这位是第一次见,舒爷新收的徒弟?”

刀疤点点头,“有点傻,天赋不错。”

秃子笑得跟脸上开了花一样,连声应道,“是是是,舒爷看人可准,那以后就得多合作了。”说着话,我们七拐八拐地走到了一个特别隐蔽的房间,秃子在房间门口没进去的意思。等我跟着刀疤进去了之后,他又鞠了个躬,笑得很谄媚。“舒爷您慢慢来,完事儿了按门口的铃,我来给您开门。”

我感觉贼别扭了,好像我和刀疤是要在这儿干什么特别道德沦丧的事情。

刀疤的人民币就好像不要钱一样,又给了秃子几张,我看着真心肉疼,一晚上就领个路,得花近千大洋。殡仪馆生意真好做啊……怪不得说现在的人死不起,不光买块墓地贵,进一趟殡仪馆这就是最低消费了啊。

我长这么大,花钱就像丢橘子皮的,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破瓜,一个是刀疤。

破瓜花钱基本都是在女人身上,花到一定程度了,一般也差不多就该厌了这个女人了,甩得立竿见影。但是他分手费一般也不含糊,花天酒地四个字在我和大智看来各种匪夷所思,但那一张张大跳热舞的粉红色rmb就是破瓜日常。

看破瓜花钱,我们合不拢嘴,女人合不拢腿。

大学四年也渐渐习惯了,没想到刚刚和破瓜分开这就又碰到一个壕。

我看刀疤的衣服也没觉得多贵啊,比起纯洁破瓜动辄上千的衣服,他穿的感觉就是各种淘宝爆款,没想到居然是如此款爷,等秃子关了门我立马学着他满面堆笑,“哥你原来是个壕。”

刀疤摇摇头,“这是必要开支,这间房间里的都是横死的,老周领路也不容易,大多甚至是无人认领的。我估计你不是都看得见,从怨气比较重的开始看吧。就当是上课,你好好自己感觉。”

我心说这说出去多新鲜,我一个大好青年大学毕业之后就业实习第一件事情就是重回课堂再深造,这课堂开在殡仪馆,新鲜,太新鲜了。

刀疤微微皱了下眉,“你有一双鬼眼,能看得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很难得,别浪费了。”

我愣了一下,“鬼眼什么鬼?我只看过鬼眼狂刀。”

刀疤无语了几秒,我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快捷键 ←)上一章:04 刀疤你好,我叫木法沙 返回《除妖守则》目录 下一章:06 人生的第一桶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