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寺庙黑棺

文/疯癫的小鸟
本章字数:3149 山寺鬼棺txt下载

夜幕悄然降临,黑暗如巨兽张开大口一般,一口吞噬整个山头,山上孤零零的寺庙,自然也不能逃过这一劫。

说是寺庙,是因为寺庙的名字,而不是因为里面住着和尚,说起来这里和寺庙并不沾边。

这里面只住一个道士,正在寺庙院子的正中央打坐。看上去约摸有三十多岁,手持一把黑色拂尘,穿一身紫黑色道袍,留着长发,零散的搭在肩头,说有几分仙风道骨那纯粹是骗人,说有几分妖邪却是真的!

如果因为里面住了道士,就说是道观,那倒也不能这样说,毕竟寺庙的名字在门口挂着呢,叫上清寺!

不光这名字够奇怪,这寺庙建的也很奇怪。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大房子,上面的牌匾写着“上清殿”三个烫金大字。

这并没有什么,很正常不过。华夏国大多数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的,毕竟光照条件好啊。

西面是和正房接在一起的偏房,里面有些被褥,柴草,还有锅碗瓢盆,看的出来,这是道士住的地方,这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这东面有些奇怪,两根半米粗的大石柱上面,担着一根大腿粗细的木制横梁,泛着油光。

横梁上挂着一个大铜钟,表面光亮如镜,道士打坐的身影。在里面若隐若现。

其实说是钟吧,也有些不太像,因为它是横着挂的,而且比平常的钟要短一截,这个短一截是相对于它的粗细来说的。

粗细和平常的大钟差不了多少,而且同样也是一头细,钟口粗。说到钟口,这钟口正好斜对着大殿的正门。

钟口那头的石柱上,还有个凹槽,里面插着一根一尺多长的石锤,锤头和拳头差不多大小,锤柄大概有两根手指那么粗,外表同样很是光滑,一看就知道经常使用。

说起来,不管是寺庙,还是道观,供奉的大多都是神像,不管是三清祖师,还是如来佛祖,大抵都是个神仙。

就算是不供奉神仙,也不应该供着一口大棺材,这有些说不过去吧,这又不是义庄,再说,这都什么年代,那还有义庄!

从大殿正门看去,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就这样直挺挺的躺在大殿的正当中,刚进门对着黑棺还放着一个蒲团,看上去年代有些久远,有些地方隐隐破开一些小洞。

棺材和门口的蒲团之间,横着悬挂有一根线香,从两头缓缓的燃烧着,不紧不慢,青烟袅袅,不过这烟都飘向了黑棺,顺着棺材板的缝隙,钻了进去。

任凭大殿敞开大门,任凭门外阵阵微风,青烟依然不改方向,径直飘进棺材里,没有一点飘散。很是诡异,就像棺材里有个什么东西,在吸食这些青烟一样。

最后一点点夕阳的余光,伴随着星星的浮现,消失在黑暗中,夜幕彻底笼罩大地,那道士缓缓睁开双眼,站起身来,将拂尘挂到后背上,回头看了一眼大殿,转身来到大钟的旁边,伸手取下石锤。

“当!”道士轻轻敲了一下大铜钟,然后深吸一口气,手下不停,又是一击。

“当!”这一次的声音,相比第一下,声音要大一些。

“当!当!当!”道士的动作越来越快,敲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随着声音,道士的双脚也动了起来,双腿划着弧线,脚尖踩着地上铺着的石板,看似脚步凌乱,每一步却又似有深意。

每一步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浑然天成,恰到好处,为什么这么说呢,在道士落脚的地方,有十几个个浅浅的小坑。

说浅是对于厚厚的石板来说的,毕竟半个脚掌填进去都刚好。也不算浅了。可这道士的每一次落脚,必然都在浅坑内。分毫不差,精准无比。

在石板上踩出坑来,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这道士的步法,自然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练出来。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当!当!”之声响彻不停,道士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大钟的震动也愈加剧烈,声音如一道道波浪,朝着大殿奔涌而去。

那根点燃的线香在声浪中前后摇摆,青烟随着线香的摇摆,也慢慢开始向别处飘散。

“咚!”一声闷响,在黑棺中传来,在当当声不绝的钟声里,显得有些无力。但是就这无力的一声闷响,让本来想要飘散的青烟再次向棺材飘去。

这一声闷响,来的有些突兀,感觉就像一个孩子被抢走了美味的糖果,然后一拳打在墙上,发泄着自己不满的情绪一样。按理说声音不应该有感情,可是这个声音,却分明透着这种情绪。

在外面敲钟的道士,在青烟再次飘向棺材的时候,脚下却是一个不稳,刚好踩到浅坑外面。身体因为这一下失误,朝着大钟扑了过去,拿着石锤的手,随着身体的前倾,对着大钟撞了过去。

大钟并不是正南正北悬挂的,而是斜对着大殿的大门,而道士却是正对着东南方扑了过去,所以这一下悲剧了,整个人贴着铜钟,撞向了一旁的石柱。

“咔嚓!”这一次钟没响,响的是石锤,道士脚下失误的时候,心神已是大乱,再加上身体前倾,双手本能的朝前伸,一个没控制好,石锤就和石柱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然后就崩断了。

道士一口鲜血喷在石柱上,并不是这一撞,就撞出来内伤,而是脸撞上了石柱,把嘴唇和鼻子磕破了。

道士顾不上还在流血的鼻子,扭着头看向大殿,眼神有些恍惚,似乎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完了!完了!”

“咚!咚!咚!”随着钟声停了下来,线香燃烧的青烟依旧朝棺材里飘着。但是里面的声音却大了起来,就像发现了什么好东西,迫切的想要得到一样。

这种迫切的需求,更甚于对香烟的需求,如果说香烟是能吃饱的食物,那棺材里头现在想要的就是山珍海味。

“血!”一个嘶哑的声音,在棺材中缓缓传来,大殿外面的道士听见之后,脸色大变。

道士这才想起来,他的脸上有血,就连石柱上,也被他喷了一口鲜血。而血腥味,早就随风飘进了大殿里。同样在里面的黑色棺材,自然也感受到了血腥味。

道士转过身来,取下身后的拂尘,他知道,他可能已经来不及阻止什么了,在石锤断掉的那一刻,就已经来不及了。更不要说现在,已经让棺材里的那个感受到了血腥。

他明白棺材里的是什么,他也明白一旦失控,意味着什么,他同样知道,今天想要逃离这里,根本不可能了。能不能保住命,都很难说!

但是这道士仍然想要与棺材里的东西斗上一斗。“我等虽利用了你,但是想让我等成为你们祭品,也没那么容易。”

道士说着,猛的一跺脚,整个人向前一跃,身体朝着大殿扑去,手中拂尘一甩,如银针一般根根直刺黑色棺木。口中冷喝一声:“破!”

“嘭!”道士还没能接近黑棺,棺材板就在他面前飞了起来,一道黑影从中跃起,如烟如雾,只是靠近道士转了一圈。仅此而已,道士就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面如死灰。

紧接着道士就跟气球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一袭紫黑色道袍,“噗”的一声落在地上。

随之传来的还有道士临死前的一句话,“你怎么……?”

“咚!咚!”这时候,棺材板才落地,正压在道袍之上。

可能是棺材板落地之前,又可能是落地之后,一个苍白的男人,直挺挺的站在棺材板上,举目四望,似乎在打量这个大殿,又好像在打量这个世界。

“我怎么了?”想着刚才道士临死前没说完的话,男子疑问道。可是道士已经死了,他永远得不到答案了。

男子整个身躯都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全身不着寸缕,再次四处看了一眼之后,低下头看了一眼光溜溜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太满意。

只见他身体后退一步,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脚尖轻轻一踢,躺在地上的棺材板便飞了起来,还没有看清他的动作,那一身紫黑色道袍就被他穿在身上。

“嘭!”棺材板也再一次盖在黑棺上,带起的尘土,被道袍的袖子一挥,拍到地上。

一个玉佩,从男子张开的手中滑落,被他用两根手指夹住,拿到眼前,瞟了一眼,轻语道:“我叫林陌?”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山寺鬼棺》目录 下一章:第一章 下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