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巫师集会

文/Xve小新
本章字数:3679 魔法棘txt下载

 现在梭朗心存有两个愿望,他誓死也会去完成的愿望,并在他的心底充有一股强大的意志,那就是他的愿望在他的决心推动下一定会实现。

一个愿望——无论如何在这次巫师集会中帮焕-汀拿到巫师勋章,就算千方百计也要寻到戈觅浓,说服他把焕-汀的躯壳还回来,筹码可以是他自己的躯壳,这在焕-汀与戈觅浓幽灵契约生效前的千钧一发之际他就在戈觅浓的脸上看到了可能,他觉得这个可行性大有把握。

另一个愿望——带焕-汀潜入魔罗的粲尼罗堡垒,带她去见她思念备至的母亲。

这两个愿望在他心中是并行的,不论哪一个适应局势发展有先实现的可能,只要抓住一丁点时机,他就会义无反顾地走上实现它们的道路,这被视为了他如今存活的全部价值和意义。

太阳落下了,巫师集会开始了。

焕-汀、梭朗、白菱格、幽灵亥司和他的仆从本五个人回到一开始巫师集会所银白公主裙纱下的登记处,还是那个态度傲慢,看不起人的登记人,她核对了他们的身份后放他们进去了。这会儿来报到的人十分多,挤得入口水泄不通,幽灵亥司和焕-汀通过倒容易,剩下的三个伙伴推攘摩蹭好歹算是挤进去了。

来参会的各路巫师打扮纷繁奇异,戴尖角高帽的居多,帽子颜色和图案也各有特色,看不到重样的,有的巫师手持手杖,有长有短,还有可伸缩任意变换长度的,手杖把持在他们手里就像一件轻巧的写字笔,灵动自如;有的巫师后背背着一根扫把,据白菱格告知这样的是游浪巫师,居无定所;还有的装扮过于鲜艳,远远一看还以为是一盘水果拼盘被端上来了;也有一部分打扮和常人无异,面容严肃,不苟言笑,尽管默默走路,不跟来往同行打招呼;剩下为数不多的一部分,就像他们五个一样,不纯是巫师的奇怪组合,这样的组合总是容易遭人侧目冷眉。

人流现在从无序逐渐变向一个方向涌动,那就是巫师集会的开场宣讲处。

开场宣讲处也设有一障隔栏,人流像被一双手到这里给掐细了,每个人都要撸起袖子把手伸进一个纸盒箱子里,然后拿出来才能放行,焕-汀注意看着有几个人这么做的时候面不改色,可是有几个人放进去之后五官都挤到一起去了,甚至还抽搐了一下,她不禁揪起心来。

“我们不应分开...”白菱格忽然意识到自己先前忘了考虑这一茬,懊恼地抓着头发。

“这是要干嘛?”焕-汀跟在白菱格旁边看着前面抽牌的队伍越来越短。

“这是在分组,为了公平起见,入会口,大庭广众之下,每个人抽取自己的数码,分组...我忘记考虑这码事了,我们会被分开的...”

幽灵亥司听到这里笑了笑,“白菱格大巫,你是多少年没参加过巫师集会了,现在的方式早就有改了,你不会跟小汀和我分开的。”

“什么意思?”白菱格鄙夷地看着亥司。

“制度有变,对于幽灵这一群体,为了表示举办方对这一群体的优待,这是好听了说,实际上就是忽视,难听点理解算是一种歧视,他们允许幽灵自由分组,幽灵不用抽牌,想跟谁一组就跟谁一组,行动十分自由,喏,你没看桌子上纸盒箱子只有一个么?以前他们还要专门为幽灵设置两个,也许也是为了免掉这个麻烦吧,总之,他们再懒得理幽灵了。”亥司不无自我嘲解地解释道。

这种制度变动对于白菱格要寸步不离地照顾到焕-汀这一初衷倒是好的,只不过听前面的话地意思,亥司也不打算离开她们了,多么黏人的家伙,白菱格心里又是喜又是气。

“可是梭朗还有本就未必和我们一组了是吗?”焕-汀问。

“这都无所谓,相信他们都会照顾好自己...噢对了,还没问过你们此行的目的,只是来玩玩图个乐呵还是...”

“我们是认真的。”白菱格严肃地打断亥司,她所透出的神气一定程度上也在提醒和震慑幽灵亥司——她们是要争夺到巫师勋章的,他若想跟她们抢,那他们之间便立马会变敌人。

亥司接收到了白菱格传递给他的这种不友好的信号,笑容僵硬地表示了一下他并无此意,虽然他的初衷是来再俘获一枚勋章的,不过今年这次他可以为了他心里另一个新加锁定的目标放弃。“我和本就是来玩玩的,我们每个巫师集会都不会错过。”

本小吃了一惊斜眼瞧着幽灵亥司,他的这一个动作就立马拆穿了亥司的谎话。

“不不,您别拧曲我的意思,”白菱格注意到这一细节后笑着说道,“本来你就是你,我们就是我们,来这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目的,公平竞争嘛,你可以不用跟我们一组的,这就很简单喽,不然你的仆从要是自己抽中一组该多无聊...”

“不是这样的,这次的勋章对我来说可有可无,而跟您和可爱的焕-汀,当然还有梭朗,你们这三位我新结识的朋友一同游戏才是我不虚此行的要素...嗯...顺便问一下,是你们三位谁需要这次集会的巫师勋章呢?”

“焕-汀。”

“好极了!”亥司心里这么想着就差一点这么说出来了,这让他放弃今年勋章的牺牲也有意义了,至少可以换得她对他的芳心,他忍住欣喜、表面故作平定地微笑对望着焕-汀,“愿意为您效劳。”

焕-汀对勋章的渴望程度既没有亥司强烈,也没有白菱格强烈,甚至她不知道的是,都没有梭朗强烈,他们三个任何一个想帮她获得巫师勋章的愿望都比她本人强,所以她只是不很感兴趣地笑一笑,并未对这次的参会怀有激奋感,她来只是不想伤害白菱格大巫的好心迁就着参加的。

白菱格前面的队伍已经缩短到她跟前了,她撸起袖子,干瘦又苍白的胳膊慢慢伸进了纸盒箱子,焕-汀见她抿紧嘴,仿佛是因为疼痛只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就把胳膊抽出来了,梭朗和焕-汀注意看着,白菱格手里并没有攥着什么牌码,只见她略微侧了一下手腕,他们看到在她掌心下方烙印了一个发着黄光的图案...

“鸭子和二十七...”亥司看着圆环边烙印里的巫师印记,“你被分到了...我们被分到了方鸭组,第二十七号,焕-汀...”

接下来是梭朗,他手掌心下方的印记图案是一只绿蛙。

“树蛙组,兄弟,我们还是被分开了,真遗憾...”亥司说。

然后是亥司的仆人,本被分到了王狮组,也不跟白菱格和焕-汀一队。

他们放下袖子,被后面着急抽牌的人推攘着停不下一步地进了开场宣讲的露天会场,只是在进去入口没走几步远的时候他们又看见了巫女坎西玛一行人。

坎西玛嘴唇上翻着对他们抬起右手,单在她的这一个动作开始梭朗心里先前怀有的不详预感就已经战战兢兢地发酵了...他看见她掌心下方的图案是——鸭子。

(快捷键 ←)上一章:第198章 身份重查令 返回《魔法棘》目录 下一章:第200章 墓埃的新算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