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慎言

文/汉水谣
本章字数:2644 盛明贤王txt下载

梅子苦着脸道:“中和琴被御用监借去了,说是要筹备节宴上的舞乐。”

太后脸一沉,厉声道:“胡闹!先帝的孝期未过,何来节宴!”

话一出口,太后的脸色随即一凛,冲朱祁铭笑了笑,缓声道:“快去取来。”

梅子应了一声,匆匆出了咸熙宫。

太后的脸色彻底宽缓了下来,嘴角的笑意显得生动至极。“你已读史一年了,当真是聪慧过人!可惜,宫中的经筵仍在讲五经,皇帝进学还是赶不上你。”

朱祁铭只觉得脊背上一凉,耳边顿时回想起了青松道长临别时的叮嘱。

原来自己高兴得太早了,在咸熙宫里,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须万分谨慎!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读书重在修身养德,当今皇上仁德,世称仁君,已然学有大成,祁铭不及万一。”朱祁铭再次起身,躬身道。

太后静静打量着朱祁铭,脸上那抹浅笑终于荡漾开来。“坐坐坐,你这孩子,何必如此生分?就像在家里一样,哈。”

朱祁铭落座,十分恭顺地举目望向太后。

“听说你练兵练得甚是有模有样,哀家倒想见识见识。”太后的语气十分的徐缓平和,而脸上的笑色让人心防尽除。

不过是训练千余幼军而已,京中鲜有人拿它当回事,为何太后特意提及此事?

朱祁铭情急之下,只好把心中所想如实道出:“鞑贼为患,边境不宁,祁铭习武练兵,只想着日后若赴北境就藩,能为帝室藩屏!”

“你虽年幼,却聪慧过人,他日定有统帅数十万大军之才。”太后的目光投向窗外,说话时显得十分的漫不经心。

朱祁铭心中一惊,突然发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当年曾祖永乐皇帝的藩地不就是在北境吗?“靖难之役”的教训何人不是铭记于心?

一阵劲风呼啸着从屋顶掠过,室内几只高烛的火苗在明灭之间挣扎,门外的阳光渐渐黯淡了下来。

“大军自有各地总兵官统领,无不听天子的号令。祁铭想来只有三千护卫可供驱使,遇大敌能够自保,遇小敌能为社稷立功,不怕皇太后笑话,祁铭只有这点心愿。”朱祁铭带着分愧色道。

外面的风势趋缓,室内跳动的火苗终于定了形,淡淡的檀香再次弥漫开来。

“有这样的志气甚好!”太后眉头微蹙,神思似已飘向了远方,“北境一带的亲王、郡王苟遇鞑贼入寇,无不仓皇南逃,还乞求天子派兵守护,真是丢尽了皇室宗亲的颜面!”

朱祁铭心中一宽,觉得自己此刻只需做个听众就行了。

“都说如今是盛世,可哀家每天听到的尽是些内忧与外患的坏消息。”太后重新把目光投在朱祁铭脸上,“这江山终归是朱家的江山,朱家后人不能都想着过逍遥自在的日子,总得有人站出来为皇帝分忧。”

太后轻笑几声,语气转趋和缓,“太皇太后对你寄予厚望,哀家也是如此。当年周公瑾与孙权是异姓人,尚且亲如兄弟,皇帝与你是自家人,那份亲密是与生俱来的,岂是别人比得了的!”

朱祁铭绷紧的神经渐渐松弛了下来,心中有分惭愧,暗中责怪自己小人之心太重了。

“政务繁冗,哀家难得见上皇帝一面;彤儿也大了,不愿守在哀家身边,唉,再过几年,她就要嫁人了。”

原来常德公主的乳名叫彤儿!朱祁铭有分释疑后的畅然,全然未曾顾及到太后的情绪已转趋低落。

“哀家身边连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要不然,过个一年两载的,你就搬到紫禁城里来住吧?”

蓦然间,朱祁铭心头似被针刺了一下,个中滋味唯剩痛楚!

脑海中还存有一丝侥幸:此事毕竟得皇祖母点头才行。

“皇帝想必也有此意,当然喽,此事还得太皇太后点头,哀家自会前去陈情。紫禁城里有天下最好的文师、武师,还可随时召来大明最卓越的武勋,你在这里进学也好,习武练兵也罢,总比你在越府强,太皇太后会体谅哀家的苦心的。”

是皇祖母对自己的高看引来了猜疑?皇太后此举是源于真诚的期待还是基于防范?抑或二者兼而有之?

越王、王妃曾多次叮嘱过朱祁铭:在宫中的言行举止不可由着小孩子心性做主。故而他不得不以略显阴暗的心理去直面一些十分现实的问题。

可是,皇太后为何如此自信,竟断言皇祖母会体谅她的苦心?

一念及此,深深的惶恐与疑惑令朱祁铭坐立不安,但他不敢在面上流露半分。

“到时候,你若想家了,也可回越府小住。”

顿时一阵酸楚感袭来。父王、母妃只有自己一个孩子,若自己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那他们该有多难受呀!

毕竟年少,心机不重,片刻之后,朱祁铭的心理已到了崩溃的边沿,正当他即将流露真情时,梅子恰好回来了,手中抱着一张精致的琴。

“为何去了这么久!”太后嗔道,随即给了朱祁铭一个笑脸。

梅子匆匆放下琴,快步走到太后身边,转头望了朱祁铭一眼,欲言又止。

朱祁铭瞟一眼梅子,起身道:“听闻咸熙宫内园十分雅致,祁铭想去开开眼界,还望皇太后恩准。”

太后含笑点点头,吩咐两名宫女道:“你们小心伺候。”

走在甬道上,朱祁铭心乱如麻。难不成自己的一生真与皇太后有莫大的关系?

恍惚中来到内院,冷风一吹,脑子立马清醒了许多。

紫禁城里有皇祖母这尊大神在,自己何必庸人自扰,听风就是雨!

放眼浏览内园里的花林苗圃,深嗅空气中的幽香,任紧张情绪随风消逝。

忽见园门外的宫道上现出了一名内侍的身影。那人三十多岁,姿容不俗,看衣着,品秩似乎较高。脚下的步伐平缓沉稳,隐隐透着沉沉的力道,只是经过了刻意的收敛,这才不曾发出震耳的响声来。

望着那人的步伐,不知为何,朱祁铭突然想到了梁师傅的身形!

这时,两名宫女悄悄议论了起来。

“喜公公亲自陪梅子姐前去取琴,梅子姐面子真大!”

“咸熙宫有吩咐,御用监哪敢怠慢?”

御用监?喜公公?竟是内侍监除王振外,排第二号的新贵喜宁!

心中有那么一丝疑惑:咸熙宫再有面子,也不该劳御用监掌印太监的大驾呀?

恰在这时,太后的喝斥声隐隐传了过来。

“太皇太后命越王去灯市,此等秘事岂是你该打听的?小蹄子,仔细你的皮!”

父王要去灯市?朱祁铭的心立马飞到了灯市那个热闹非凡的地方,所有的不安都被那丝向往一招拂尽。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四章 入宫 返回《盛明贤王》目录 下一章:第十六章 灯市奇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