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万事不可成蹉跎

文/汉水谣
本章字数:2555 盛明贤王txt下载

“请庞先生留步。”

皇太后吴氏突然现身于膳房门前,目光徐徐一扫,脸色和煦至极。庞哲勉强停下脚步,躬身施礼。

小乐子近前邀庞哲返回膳房,庞哲回以白眼。

“参见皇太后。”

兴安自甬道从容而来,冲吴氏行罢礼,移步至庞哲身边,附耳低语一番,庞哲神色一缓。

“老奴告退。”

兴安作礼辞别皇太后,旋即邀庞哲移步乾清宫外,庞哲垂首冲吴氏施礼,而后随兴安缓缓退去。

景泰帝出了膳房,“儿子恭请母后圣安!”

“起来吧。”

吴氏匆匆瞥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转身进了膳房。

“奴婢叩见皇太后!”

吴氏看都不看那名近侍景泰帝的宫女,而是径直走到膳案前,仔细打量案上的菜肴,。

“朝务再怎么繁冗,皇帝也得顾着自己的身子,晨昏颠倒、饮食无常,这于养身无益。”转身吩咐小乐子道:“快去命人撤了膳席,布上哀家特备的菜肴。”

“是。”小乐子挥手示意那名还拘着礼的宫女退出,随即朝等候在外的宫女挥挥手。

眼见一群宫女正在麻利地布菜,景泰帝缓缓近前道:“多谢母后。”

吴氏端视景泰帝,脸上重现出往日里哀婉的神色,只是目中透着些许的嗔意。

“素闻庞先生见识不凡,异于常人,皇帝宜用心待他。”

“儿子明白。”景泰帝眼中的怒意一闪即逝,“公卿也好,庶民也罢,在朕面前皆可知无不言,但有一点,无论是谁,都不可妄议越王!”

吴氏一怔,侧过身去,迎着耀眼的灯火,双目张得极大。

“太皇太后生前给越王指定了看护人,可惜,多少年了,看护人好像并未善尽看护之责,以至于越王早过了婚娶之龄,至今却仍是单身一人。”

景泰帝也扭转身躯,背对吴氏,迎着另一片灯火,目中有股深沉的意味。

“莫非母后是想让儿子册立吴绮为越王妃?”

吴氏回望景泰帝一眼,却未转身,“绮儿是哀家的内侄女,年方十六,正值婚嫁之龄。哀家找人测过了,她与越王八字相合。”

景泰帝暗中撇撇嘴,“八字相合又能怎样?越王眼界极高,绝非轻与之人。您不是听说过他幼时的豪言吗?‘做盖世英雄,娶绝世美女’,吴绮有绝世姿容?”

吴氏猛然转过身来,目光掠过景泰帝的头顶,投在一盏瑰丽的琉璃灯上。

“绝世与否,天子说了算,别人说了不算。”

景泰帝抿着嘴,嘴角翕动了几下,“此事天子说了恐怕也不能作数!当年太皇太后为越王亲择伴读,一切都有定论。”

“太皇太后?”吴氏凝目望向景泰帝,目光触及到了一个冷冰冰的后脑勺,“伴读是伴读,越王妃是越王妃。”

景泰帝转身面对吴氏,面无表情地道:“越王一旦成婚,朝中有关越王赴藩的鼓噪声再起,届时儿子或将不胜其烦。”

吴氏沉默然良久。室内的气氛有些异常,那群宫女低眉垂首立于案边,连眼皮也不敢抬一下。

“赴藩就赴藩呗,总不能让越王一世无偶吧?”吴氏眉头一展,轻轻笑笑,绷紧的面部肌肉随之松弛下来,“哀家记得,越府的藩地应在浙江衢州府,浙江可是一个好地方呀,自开国以来,还没有一个亲王在浙江就藩。”

景泰帝目光动了动,盯视膳案上已然摆放就绪的佳肴,默然不语。

兴安入内,瞥见景泰帝与吴氏的表情,立马挥退呆立在案边、手足无措的那群宫女。

“陛下,庞先生消了气,正在午门外的住处用膳。”兴安偷偷瞟了吴氏一眼,转对景泰帝道:“陛下,大同、宣府那边又有警讯传来,您用罢午膳还得去雍肃殿批阅急奏呢。”

景泰帝神色一缓,出了口长气,“看看,浙江、广东那边的内乱余烬未熄,北境亦有警讯,这个时候,越王不宜就藩。”

吴氏缓行数步,目光徐动,“上有天子,下有百官,天下大事都决于朝廷。哀家平生还是头一次听说朝政竟然离不开一个亲王。”

“望母后以祖训为念!”景泰帝脸色微沉,“儿子想得甚是明白,这江山是朱家的江山,并非儿子一人的江山。”

吴氏目光一滞,咬咬牙,转身朝门外走去。

“初登大位,胸中难免装一大堆的豪情、抱负,可是,时日一久,皇帝终会发觉,这天下只是皇帝一人的天下!”

“儿子恭送母后!”

天子的礼数还是来晚了一步,出声时,吴氏已然走远。

景泰帝凝望门外良久,正身转视兴安,“晚膳时分把越王传来,择个好地方。”言毕朝外走去。

“是。诶,陛下,您还没用午膳呢!”

景泰帝摆摆手,在出门的那一刻忽然驻足,背对着兴安道:“自正统元年以来,越王屡遭不测,你派人仔细查查,朕如今身为天子,极想替越王做主!”

······

吕夕瑶留在了秋浦轩,先去暖棚观赏水仙。她去了许久,回到书房时,脸色有些不太对劲。

见朱祁铭看书入神,便移步至窗边,轻轻打开窗叶,阳光随着冷风钻了进来,一半是温暖,一半是寒冷。回望朱祁铭一眼,她缓缓合上窗叶。

“妹妹,重读史籍还是极有趣的。你说,当年智伯势大,韩、赵、魏三家无人敢与之争锋,韩、魏竞相赂地自保,而赵襄子偏偏不愿屈服于智伯,这才有了著名的晋阳之战,智伯最终被灭。彼时若非赵襄子不做所谓自以为高明的隐忍者,而是奋力抗争,带动韩、魏两家与之密谋,则韩、赵、魏三家的地盘极有可能尽归智伯。”

许久不闻吕夕瑶回应,朱祁铭的目光离了史籍,缓缓移向窗边的吕夕瑶。

“妹妹怎么啦?”

吕夕瑶抿嘴一笑,笑得有些勉强。她离窗近案,在炉火边落座。

“方才无意间想起了午膳时上圣皇太后的一番话,上圣皇太后说,福安宫的那位皇太后打算让自己的内侄女成为亲王妃。”

朱祁铭平静地放下书籍,凝望吕夕瑶,“夕瑶妹妹,数年前我便想娶你了,只是社稷多事,婚娶之事迁延至今。”

吕夕瑶侧过头去,喃喃道:“你就爱胡说!”

朱祁铭接着吕夕瑶的话音,断然道:“再等等,不会等太久。我若娶你,世上无人可以阻挡,大不了,我不做亲王,你不做王妃,咱们做一对平民夫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一十一章 无尽的变数 返回《盛明贤王》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一十三章 话中玄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