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文/璃越
本章字数:5060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自打秦璃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就爱有事没事都去苏府逛逛。

一来二去的,总会碰见些人,秦璃不现身,只有苏安能看见她,难免会到人。更惹得洛阳城里闹得风风雨雨的,甚至有了苏公子痛失未婚妻,悲痛欲绝,自言自语,疯了的传言。

苏安只好隔几天就在城里逛逛,表示一下自己无恙。

这日清晨,苏安同一众好友,世家子弟游湖赏荷。

秦璃本来正拘着魂魄悠然悠然的在大街上走。突然觉得风中带着阵阵柔意和一丝荷花香气。

秦璃察觉到香气之后,辨别了一下方向,皱了皱眉头,这荷花比往年开的要早啊!她昨日看见的连个花苞都没有,今日怎么就能浓郁到风中都是香气?

再看街上,一群群的女孩子冲着湖边跑,像是要去看热闹一样。

秦璃把自己身后的魂魄收进血红玉牌,在一棵柳树后现身,也跟了过去。

秦璃站在人群中,轻纱遮面,一身白衣,在一片花红柳绿之中并不显眼。

她身旁的姑娘一双眼只盯着船上的青衣男子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苏公子好美啊!”

“苏公子虽然美,但那周身气质,让人自惭形秽,还是顾公子平易近人!”

“依我看,还是黎公子最疏朗

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几个女孩子各执一词,为了自己心尖上的人糯糯的却不肯放弃的争执着。

秦璃懒得听她们争吵,这湖上的荷花竟然一夜之间开了这么多。必有怪异。而且隐约,还有几分妖气。

岸上女孩个个含羞带笑,暗送秋波,迎着风手帕都不知道往河里扔了多少条。

再看船上,一身青衣的顾云之,嘴角含笑,不停冲着岸边的女孩子们抛媚眼。

船内的黎疏一边饮酒,一边取笑顾云之。

“每次游玩,云之的眼就像抽了一样!”

顾云之扭头冲着黎疏举杯,笑道:

“黎疏,你这是在嫉妒!美人如花,怎能辜负!”

“你若真如此惜花,何不娶一个回去?”

苏安一言切中要害,顾云之爽朗大笑道:“若真能遇见一个倾心相待的美人,娶回去又何妨!”

苏安闻言一怔,想起了秦璃。

船上房间内,一青衣女子弹琴助兴,一曲弹罢,轻飘飘的倒了一杯茶,端着出了房间。

三人只觉得一阵香风吹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顾云之今日特意请来的琴师,洛阳城名妓游薇。

“小女子以茶代酒,敬三位公子一杯!”

清风拂面,隐隐荷香,高山流水的琴音仿佛还在绕梁不绝,又有美人相伴。

秦璃微眯着眼,看着湖中心船上的情形。

旁人看不清楚,她能看清楚。

那青衣美人周身环绕着一股淡粉气息,浑浊不堪,分明就是妖气!

眼看着他们三人就要饮下那杯酒了。秦璃脚尖轻点,飞上湖面。引起一阵惊呼。

“这是谁家想不开的姑娘要跳湖!”

多年后,顾云之回忆起来这天的情形时,还是忍不住缅怀。

轻遮面纱的白衣美人,踏着荷叶借力而来。

满湖荷花都失去了颜色,连天碧波都成了陪衬。

阳光耀眼,美人如玉,更加耀眼。

苏安看见她踏水而来,明知道她不会掉水里,还是不由担心的轻点脚尖,飞身而上,接住了秦璃又回到了船上。

这一番动作下来,引得岸上一片芳心破碎,当然也少不了惊呼叫好的声音。

秦璃本来装作会武功的样子,装的好好的,时不时还踩一下荷叶。

在看见苏安冲她而来时,一下子慌神了,差点忘了运功,脚下不稳,扑到了苏安怀里。

苏安环住她的腰,带着她回到了船上。

她紧张的抓住了苏安的衣襟。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直到落地,才恢复了几分神色。

苏安装作责怪的语气,对秦璃说道:“你武艺未精,怎能如此鲁莽!想来找我,就远远的唤上一声,我去接你,不就行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秦璃一个女子,飞跃了八米的湖面,传出去定会被人说成妖孽的。

幸好有些武功高深的人,也能做到。所以苏安一停下,就把秦璃异常的举动归到了武功上面。

“表哥,你怎么出来玩都不告诉我!”

秦璃不想在旁人面前表露身份,随口胡诌了一句表哥。

顾云之凑上前说道:

“活了这么久,今天才真是明白了那句,神仙妃子!形容的是怎样的美人了!苏兄,你们一家子这长相都是妖孽啊!”

“苏兄的表妹?怎么从未见苏兄提起过?”

黎疏性格一向谨慎,他有些疑惑的问道。

“远方表妹,这几日才来了洛阳,想来是逛街时撞见了我们,生我的气,怨我一直没有去看她!”

苏安低头看着秦璃,揉了揉秦璃的头发,满脸都是温柔的神色。

顾云之同黎疏对视了一眼,苏安对秦璃的这份宠溺亲昵,他们之前可从未见过。

就是苏安之前同宋沁月,都没有这么亲密过。

秦璃眼角撇到他们各自放下的酒杯,微微发着浑浊粉光,果然有异常!

“璃儿,这两位是我的好友,这是顾云之,这是黎疏。”

“秦璃见过两位公子!”

秦璃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眼神却直奔游薇而去。

“这位姑娘是?”

没等旁人引荐,游薇就自我介绍道:“在下游薇见过秦小姐!”

两人目光相对,一时间静默无言。

明明是两个身骄体弱的美人,顾云之却觉得像是看到了两头争夺领地的母狮子一般,洪水猛兽,大致如斯。实在是可怕,所以说,有时候,花还是看看就好。

秦璃不紧不慢的释放出一点点威压,只见游薇脸上开始冒起了冷汗,显然承不住秦璃这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威压。

“表哥今日,真是大好的闲情雅致,赏花赏人,听琴看水,三五好友,小酌一杯。”

顾云之搭话笑道:

“今日天气不错,正好是我们约好要聚的日子,怎么,秦姑娘连我们两个的醋都要吃?”

他脸上满满的笑意,手心却出了一层薄汗。

紧张的如同看见心上人的弱冠少年。

多年好友,苏安看得出顾云之的异常,所以环住秦璃的腰,宣告主权。下一句,却是对着秦璃说的。

“小醋怡情,吃点又何妨。日后,再有什么事,定会先同你报备的。”

秦璃虽然很喜欢苏安护着她的这感觉,但是,她这么着急的赶过来,不是为了投怀送抱的好不好!

因为三人一向随意,不喜奢华,便效仿古风,租了一艘小船。船上就这么大点地方,岸上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实在不好动手。

秦璃只能装作无意,打翻了游薇不知道放了什么的酒,酒流到船上。妖气在阳光的照射下,瞬间蒸发。

游薇的脸色黑的像锅底一般。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她暗着施法操纵水波,把船划到了荷花深处,离湖岸越来越远,渐渐的,岸上的人已经看不到他们的小船了。

秦璃装作不知道她的这番小动作。反正人少点,才好动手!

顾云之同黎疏进了房间下棋,苏安同秦璃坐在一处观赏风景。趁着游薇在弹琴。秦璃暗暗把游薇是妖这件事同苏安说了,让他一会儿看着时机进房间躲躲。

苏安神色未变,只是皱着眉头问道:

“你可有把握,若是鬼,也就算了,是你的专长,我相信你。可妖是不是会比鬼更厉害一些?”

他不清楚秦璃的实力,怕她冒险。

秦璃察觉到苏安的关心,心里一暖,笑道:“放心,我这么多年不是白活的,若是连个百年小妖都对付不了。怕是早就成了三界笑柄了!”

苏安放心是放心了,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璃儿,”

“嗯?”

“你多大了?”

“反正现在看,是比你活的久了些。”

“没关系,我不在意。”

“……”

水波荡漾,船随水动,眼看着已经看不到一点岸边的人影了。四周都是碗大的荷花,小伞那么大的荷叶。这环境,已经够幽深了。

秦璃突然开口。

“划到这,应该就可以了吧?”

“秦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游薇有些怀疑,难不成碰上同类了?要不然秦璃怎么能够那么刚刚好的坏她的事!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么?此处灵气缭绕,你若是好好的修炼一心向善,千百年定能修成花仙。”

“修仙哪有成妖容易。再说了,就算修成个小小花仙,每日也要看上仙脸色。还不如做个妖,肆意快活!”游薇不再隐藏自己的形态了,摇身一变,粉衣翠裙。可不就是个修炼百年的荷花妖!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不过三两句话的功夫就对峙了起来。

顾云之同黎疏没有听见二人的话,他们两个刚从房间里走出来,就看见两个美人针锋相对的架势,一脸不解。

“你们两个刚刚下棋谁赢了?我猜是黎疏,黎兄,我们也好久没有切磋上一番了。择日不如撞日,走,我们去下上两盘!”

苏安这才明白秦璃为何而来,他一边拉住一个进了房间,说是要再下上两盘棋。

“苏兄,你心就这么大?”

顾云之指了指剑拔弩张的秦璃同游薇。

“没关系,没关系,她们还能真的打起来不成?”

苏安笑着把两个人都推进了房间,顺手插上了门。

虽然明知道没什么用,还是图个心安。

船外,风变的越来越大。

秦璃不喜打斗,所以直接释放出了足够让游薇动弹不得的威压。

游薇控制不住的跪倒了地上,刚刚的神气全都不见踪影,额头不停的冒着冷汗。灵魂深处都在煎熬。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个你无需知道,你若是愿意悔改,我可以把你送到灵气更加充裕的地方,让你修炼。你若是不愿悔改,还想要害人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秦璃虚托着手,手掌心处不动跳动着三团火焰。

就是荷花妖再眼拙,也看出来了,那火焰正是太上老君炼丹炉里能炼化一切的三昧真火!

她这种等级的小妖,沾上一点,都会魂飞魄散!

“小女子一直潜心修炼,并没有害人之心!

只是前几日有一黑袍人对小女子说,苏家公子苏安,是神仙转世,若是能够食其精气,就可顶上千年的修为!小女子一时心动,这才差点犯下弥天大错啊!”

秦璃心里一凛,警告游薇道:“你可曾想过,这修为就算你吞下了,也没有命享!”

“小妖知错!小妖日后定不会再办出这么糊涂的事来,还请上仙绕过小妖吧!”

秦璃毕竟心软,看见荷花妖是真心悔改,也就不再计较了。

而且那同苏安有仇的黑袍人还不知道是谁,她没那个心情功夫同一个小小花妖计较。

“看在你也是被人挑拨的份上,我就姑且饶你一命。不过为防你再有害人之心。

我会把这湖下个封印,你好好在湖下修炼,也不会有其他妖魔能够进去。

等到千年成仙之后,封印自会破开。”

“多谢上仙网开一面!小妖一定潜心修炼!”

游薇此刻都有些感激涕零了,说真的,有成仙的机会,谁又想做妖呢,更何况在见识到仙人又多强大之后。

她想从游薇的身体里出来,跳回湖里,突然想到一件事,又折返了回来。奉上一个光球。

“这是小妖关于那黑袍人的记忆,上仙大人可需要?”

秦璃一挥袖子,接下光球。冲着游薇点了点头,荷花妖便从游薇的身体里出来,跳进了湖里。

游薇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明明记得自己是来为三位公子弹琴的,怎么就晕在船板上了?

而且船上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人?

秦璃笑着搀扶起她。

“游薇姑娘,你总算醒了!既然酒量这么小,就不应该贪杯的啊!”

此时,船已经游到了岸边。

游薇好像有她喝了不少酒的记忆,她也没有怀疑其他的。只是觉得在三位公子面前失态了,匆匆就告别了。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秦璃握紧手中的光球,心里多了一丝沉重。

苏安,之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无论那黑袍人是谁,我都会拼劲全力,护你周全!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章 我等你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六章 告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