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字

文/璃越
本章字数:4076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里,湖边传来一阵水声。

有什么东西悄悄的游到了岸边。哗啦啦,水珠不停的落到湖里,惊起一片鱼蛙。

与此同时,湖边闪过一道红光,还传来了一声惨厉的尖叫。

那声音让听见的人无不头皮发麻,狠狠揉几下胳膊才能恢复知觉。

就在此时,顾家庶子,顾康大喊了一声,从梦中惊醒,背后惊起一身冷汗。

他躺在床上,汗湿了被褥,一动都不敢动了。

顾康瞪着眼,生怕一合眼就会看到那厉鬼索命。怕下一秒就身首异处。

可是房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慢慢的,他好像听到了水声,滴答,滴答,滴答……

他的脑海中开始满满浮现出这样一幅场景。很多很多的水,从头发上,下巴上,泛白的手指上,衣服上,一点点的往下滴。

他挣扎着起身,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也顾不得疼不疼,拿着一根蜡烛恨不得点上所有的灯。让房间里的一切都变的亮堂堂的才肯放心。

房间是变亮了,可是房门外,走廊上,外面的一切都是漆黑一片。

走廊上三五步才有一盏油灯,他房间外正好在窗户和角落处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燃着。他惊悚的转过头,突然,窗户外的油灯一盏接着一盏的灭了。然后房间里的,最后,包括他手里的蜡烛,都猛的熄灭了!

房间重新恢复了漆黑一片。连月光都没有。

紧接着,一个花瓶摔到了地上。花瓶倒地的碎片声音对于情绪濒临崩溃的顾康来说,冲击力太大了!

慢慢的,更多东西摔碎在地的声音,就像脚步,一步步的在向他走来。

他惊呼一声,连连后退,撞倒了桌子也不怕疼,一直退到了墙角,才有了一些安全感,眼泪流了满脸,嘴里不停喃喃道:“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一众家丁听到声响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形。

人已经疯了,不管怎么问,只有这一句话。

他们也不敢耽搁,把顾康抬了出去。换个地方呆着,另有人去告知各院的主子。

等到房间里静下来,重新恢复漆黑一片的时候。

一个小丫头从衣柜中探头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才走了出来。

她手中拿着一件蘸湿的衣服,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水。

她拿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割破手指,在墙上写下四个血红的字,眼中闪着仇恨的光芒。

做好这一切后,她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消失在了走廊上。

秦璃一早就换了身白道袍,束起头发,变成了一位俊俏美少年。细看眉眼之间,同苏安还有些像。

“这位公子是?哎!你怎么强闯民宅啊!”

秦璃变成的小道士,看见苏安来了,故意上前拦截。

苏安停下脚步,眸中带着一丝戏谑。

“谁说我强闯民宅了,璃儿你难不成是不想让我跟你一起去,就想随意给我安个名头,把我扔牢里?”

秦璃认真的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同苏安等高的身材,只是更瘦削一些。白色道袍,青色发带,不说俊美,也是相貌堂堂啊。声音偏沙哑够低沉,到底哪里出了岔子?

“你怎么认出我了?”

苏安本来想搂住秦璃的,但看着秦璃这男子装扮实在是下不了手。只能背着手说道:

“昨日都说了会去顾府一趟,我猜到了你乔装打扮。你既然说是高人,为什么不变个仙风道骨胡子花白的高人?现在这个样子,有些稚嫩,怕是不足让人信服。”

秦璃有些不满的噘着嘴说道:“我试了,胡子太麻烦,又影响我说话。如此看来,只能变个中年模样了。”

秦璃又变了一个中年人的模样。

收起了笑,一脸严肃。勉勉强强的凑合能看。

苏安笑着问道:

“不知这位高人法号?”

“贫道法号怀空,从北方落霞山而来。”

秦璃张口胡诌了一个名字,顺带加了个地点。

噗嗤,苏安没忍住,大笑道:“璃儿,虽然你变得很像,但是名字不能太过分啊。一个道士起个和尚名?”

秦璃嘴硬道:

“我觉得这名字挺好的。多高深莫测啊!就是要让他们捉摸不透!”

如果忽略掉她脸上那一点粉红的话,苏安都要相信她是真的故意的了。

顾府

顾家老爷在正厅来来回回的踱步。顾云之坐在一旁,翻看各人口供。

顾康疯的实在蹊跷,附近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他特意找人查看了湖边的四张符,不偏不斜,完好无损。按着秦璃的说法,是不会出事的啊。

就在两人都很抓狂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房一溜小跑,赶来通报。

“老爷,苏家公子来了!”

“他自己来的还是带着其他人来的?”

顾云之站起身问道。

门房通禀道:“还有一位中年人,看着像个道士。”

顾云之惊喜的拍手道:“苏安定是带着那位高人来了!”

他出正厅迎接,顾老爷闻言也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跟在顾云之身后,出去迎接。

“顾伯父,云之,这位是北方落霞山的怀空道长。”

苏安见到他们来了,笑着起身为二人引荐。

“久仰怀空道长大名!今日能够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啊!”

见来人白衣飘飘,仙风道骨,顾老爷心里已经相信了三分。

他说起客套话一句接一句的。说的秦璃都快要相信,自己变出来的怀空道长真的是个名扬天下的高人了。

秦璃打量了顾老爷一番,天庭饱满,地阔方圆,略有福相,平凡之貌,体态修长,一身暗蓝锦袍,浑身再无点缀,可见低调。

她顺带着又看了一眼顾云之,心里暗暗感叹。顾云之除了身高,一点都没有随顾老爷的了。也不知道顾夫人是何等的美人,才能生出来这么俊美的儿子。

秦璃变成的怀空道长故作高深的点了点头。(以下简称怀空道长)

“顾老爷客气了。”

顾云之冲着他们身后望了望,没有看见秦璃,眼中有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失望。

把二人迎进府之后,顾老爷着急忙慌的进入正题。

“怀空道长,您看我这府上,可有异常?”

怀空道长面色凝重,伸手指向东北方向。此时几人刚走到正厅,他虚指了一下顾府小湖的方位。

“府上黑气萦绕,确有鬼魂作乱,秦姑娘之前已经转述给本道了。那个丫鬟就在湖底。派人去打捞吧。”

这一指丝毫没有差错,怀空道长之前从来没有来过,竟然知道他们顾府的湖在哪个方位,这不是能掐会算还是什么?

顾老爷更加相信他是个隐世高人了。连忙就召过小厮,去湖底捞人。

吩咐下去之后,顾老爷提起了顾康。

“道长,昨夜我家犬子受惊,疯魔了,不知道长能否救救他?”

“昨夜?”

怀空道长反问。有了她的符纸,昨夜按说那个恶鬼的魂魄是出不来的。

“对,就是昨夜。”

顾老爷回答道。

怀空道长转头看向顾云之。

“秦姑娘转交给你们的符纸可有好好张贴?”

“湖边四个方位,无一遗漏!”

顾云之拱手回答道。

怀空道长眉头微皱,不应该啊,顾府的厉鬼总不能是活了几千几百年。怎么可能冲破自己的禁锢?

“先让我看看贵公子的情况。”

“来人,去把康儿带过来!”

顾老爷又忙不迭的吩咐道。

或许他这个不争气的孩子能有点救呢。

苏安听着几人讨论,越听越不对劲,这事情一定另有蹊跷。他相信秦璃。秦璃的符纸不会出错。

而且听顾云之之前的说法。他们府上之前那一个,可是死的凄惨的很,若是那恶鬼寻来了,怎么会只是简简单单的疯魔了?

秦璃同苏安对视了一眼,这顾康的事,怕是别有隐情!

“不知疯魔的那位贵公子,性情如何?”

“这个,唉!犬子顽劣,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没少让我头疼!”

提起顾康,顾老爷先叹了一口气。

就在说话的空档,顾康被人抬了过来。

头发散乱,只着了中衣,看不清脸,长相勉勉强强。

嘴里还在喃喃自语。见到什么人都没有反应。

顾老爷耐着性子想要问几句话,可是顾康对于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顾老爷重新站起身,气的甩袖。

“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饶了我吧!”

怀空道长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就明白了原因。眉间虽有鬼气萦绕,但同府上的人大抵相似,算不上多,昨天吓到他的一定不是恶鬼!

“他这是三魂七魄失了智魄。需要赶紧让智魄归位。若是智魄迟迟不能归位。他就好不过来了。”

顾老爷追问道:

“那怎么才能让智魄归位?”

“他在哪里受惊的?智魄归位需要在他受惊的地方做法。”

怀空道长若有其事的说道。

真真像是个道士。苏安就在她身后站着,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事情一定有蹊跷。

顾老爷和顾云之带着怀空道长同苏安。下人抬着顾康,从正厅旁曲曲绕绕的,总算到了顾康的房间。

顾云之推开了房门,房间内杂乱的景象先入了几人的眼。

桌椅,蜡烛,茶具花瓶,倒了一地。碎的碎,断的断。

“这里打斗过?”苏安看着一地残藉,有些不解。

“昨天下人们听到声响赶到的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其他人呆过的痕迹。”

顾云之解释道。他先走了进去,目光触及一处,吓得后退了一步。

见他神情有异,几人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见雪白的墙上歪歪扭扭的有着四个血字,还 我 命 来!

血顺着字向下蜿蜒,更添了几分诡异。

看到这里,秦璃同苏安对视一眼,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章 顾府迷案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 绿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