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生嫌隙

文/璃越
本章字数:4102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苏公子才华横溢,想必前三甲如探囊取物。既然苏公子都如此说了,海棠就在琼林宴上恭候苏公子了!”

海棠公主冲着苏安笑道。心里打好了如意算盘。

等到他日琼林宴,抛出驸马的枝桠,许出富贵荣华,还怕苏安不动心?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苏某担不起公主如此说辞。”

苏安心中有些烦躁了。

他眼看着刚刚秦璃脸色有一丝变化。知道她们在这里会惹得秦璃不悦,便想快些结束海棠公主这些阿谀逢迎。打发走这只花蝴蝶。

海棠公主心里打的好算计,凤仪长公主不动脑子都能猜到。她暗暗看了海棠一眼,满满都是不屑和凉薄。

一个依附在自己同母后身上的庶出公主,还当真以为,离开她们,背叛了她,就能翻出花了?

再说了,海棠公主可是定下过亲的人。皇上曾经把她许给了林阁老的孙子,算算时间,也该成亲了。

凤仪故意提醒海棠,硬生生的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海棠,你又乱开玩笑了。苏公子一定会去琼林宴,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你怎么能去?这琼林宴,跟你可不沾边。除非林家公子来了。”

海棠公主这才想起来这么一茬,脸上神色精彩的很。她才不想嫁给林阁老的孙子,听说那是个病秧子!虽有文名在外,怎比得上眼前丰神俊逸的苏安!

人家夸好看的男子都说貌若潘安宋玉之流,她没见过潘安宋玉,想来就是苏安这样的!说不定,苏安还更盛上一筹

“妹妹,已经见过苏公子一面,咱们也该走了。”

凤仪看着海棠的神色,满意的很。眼看着再多留下去也没意思了。她笑着对海棠说道,然后面向苏安秦璃,落落大方的告别。

“苏公子,我们就不打扰你二人了。”

“苏安恭送公主。”

苏安低头拱手道。

等到一行人走出去之后,苏安看向秦璃的脸色,问道。

“怎么了?”

“情敌太难对付,生自己的气了。刚刚就不该让她看见你的!”

秦璃抱住苏安。真是恨不得把他藏起来!长相生的这么好做什么,平白无故的惹来这么多人惦记!

苏安只以为她是再说公主的身份不好对付,揉了揉秦璃的头发,笑道:

“我都说了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等下回去我就拜托母亲找人说媒。把亲事定下!到时候就算她是公主。也不能逼婚啊!”

看见苏安如此为自己着想,秦璃心里的气消了一大半。她像只小猫一样,在苏安怀里蹭了蹭。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能一直这样下去多好。

那个海棠公主,一定是纪棠。看样子也是肉体凡胎,也不知道纪棠是怎么入轮回的。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

纪棠对于秦璃来说,就像一头饿狼一直在凝视自己的感觉。如虎在背,实在是不能放心。

“刚刚多谢姐姐提醒。我差些忘了,琼林宴这样的聚会,我怎么能去呢。”

海棠公主进了她们的雅间之后,就低声对凤仪说道,还福了福身子。

这声音自然瞒不过房间内的二人。

秦璃半躺在苏安怀里,饶有兴趣的听着二人勾心斗角。

宫里的人,果然不简单。

“妹妹莫要伤心,听说林公子今年也会参加科举,依着他的才华。最底也能考上进士。他考上进士后,父皇母后一定会让你琼林宴上同他见上一面,看看眼缘,为日后婚嫁做个打算的。”

凤仪拍了拍纪棠的小手,笑意不达眼底。虽然隔阂不是三五日才有的,但经过今天这一件事,凤仪日后会更加小心的防备海棠。要不然被人背后捅了刀子就不好了。

秦璃正同苏安说着话,突然,从窗外吹进一阵风。

秦璃一个杯子扔了过去。

玖泽现身,接住了杯子,杯中的酒一点都没洒出来。

红衣似火,墨发随意的用根红绳系在背上。长相妖孽,堪称完美。

能够突然从五楼的窗户处出现。苏安可不认为这是人能够做到的。

他下意识的挡在秦璃身前,护着秦璃。

玖泽嘴角浮出一丝笑,这苏安虽然成了凡人,还挺护着秦璃的嘛!

他低沉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威压。

“把她交出来,本尊饶你不死!”

因为那一丝威压的缘故,苏安额头冒起了密密麻麻的汗。但他护着秦璃的手那么坚决,怎么会放开。

秦璃早在扔出去杯子之后,就被玖泽下了禁锢,说不出话,也动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戏弄苏安。

眼看硬撑下去不是办法,苏安只能开口询问来因,再想解决的法子。

“不知阁下是何人,找我夫人何事?”

“夫人?她何时成你夫人了?璃儿,你竟然私定终身!”

玖泽画风突变,一副被人抛弃的怨妇模样。他坐到桌旁,看着二人,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挥了挥袖子,解开了秦璃的禁锢。

秦璃松了一口气,对苏安说道:

“苏安,他是我的至交好友,玖泽。不是哥哥,胜似哥哥。”

苏安微微颔首,明白了状况。随即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原来是秦璃好友兄长,苏安笑着行礼。

“在下苏安,见过玖泽兄!”

玖泽不躲不闪,受了这一礼。和颜正色,以兄长的语气说道:

“你小子可要好好照顾我家璃儿。”

“玖泽兄多虑了,我一定会照顾好我家璃儿。”

苏安拱手说道,刻意强调了我家两个字。面上温文尔雅,话却不饶人。

“你这人气量怎么如此,锱铢必较的!”

玖泽想了半天才想出来个形容词。

“自然是因为在乎才锱铢必较。”

苏安坦荡荡的说道。

秦璃在一旁看着两人交谈,心里暖暖的。这算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了。

人人都说她不幸,她却觉得自己幸运的很。

虽然自小被父母遗弃,但有冥帝把她捡回来了。有把她当女儿一样的后土娘娘。

有比兄长还护着她的玖泽,有为了她不顾一切的苏安。这就够了,还奢求什么呢?

“璃儿,我也算你半个娘家人,你成亲竟然不告诉我!”

玖泽见秦璃在一旁发呆,故意取笑二人。

秦璃回过神,顺着开玩笑道:

“我若是成亲,不管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拉过来的。

你不来也可以,礼物双倍,不周山上的雪树,云海日出的霞光,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

“天界三绝你就要了两个,剩下那个满月时海底的月珠是不是要让他给你弄过来?

雪树好办,改日就去给你搬过来一棵。霞光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得用月上琉璃盏来盛,璃儿,你就是存心折腾我!”

玖泽想了想,皱着眉头说道。看来他这几年都要去给秦璃准备礼物了。要不等到秦璃出嫁,措手不及怎么办?

“谁让你刚刚吓唬苏安的。”

秦璃抱住苏安的胳膊,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玖泽指着秦璃控述道:

“还没嫁呢,心就偏了!”

“心本来就是偏的,对了,你今日怎么突然来人间了?”

“差点忘了,我今天来是要对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玖泽喝了杯子中的酒,润了润嗓子。这件事还要从早上说起。

肃穆庄严的妖族大殿上

玖泽端坐在宝座之上,听着殿下大臣汇报。

一个影探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上。

身为影探,他们可以视事情紧急,随时汇报。

“启禀妖尊,近日魔界有异动!有人说在人间见到了魔界大长老的身影!”

雾蒙蒙的影探跪在地上,用着沙哑的禀报道。

玖泽听到禀报之后,眸色变得幽深。魔界消停了七万年,大长老却突然出现在人间,此事确实有些诡异。

立在殿下的几个大臣议论纷纷,面露紧张之色。

“魔界从七万年前那一战之后,就躲了起来,休养生息。怎么会突然这样?”

“是不是魔尊复活了?”

“我亲眼所见魔尊当年死的透透的。一丝魂魄都没留,怎么会复活。”

“当年我们妖界帮了天界,如今异动,不会来复仇吧?”

“魔界大长老性情阴暗记仇,就是来了也不奇怪。传令下去,边界处加强防备。继续派人去探查!”

玖泽打断几人的猜测,吩咐了下去。

他处理完政事之后,匆匆赶往冥界。

到了秦璃的住处,玖泽只看到了一栋空空如也的宅子。

他叹口气,去了孟婆处询问。

孟婆告诉他,秦璃因为差事搬到了人间。又特意嘱咐他,见到秦璃之后,告诉秦璃一声。纪棠仙子之前偷偷进轮回了。

玖泽三言并做两语,把事说了一遍。

“魔界大长老在人间出没,我知道你在人间,本来想通知你小心些的。就去冥界找你,没想到你没回去,孟婆特意让我对你说一声。

仙界的纪棠仙子找不到了,司命星君掐算出她偷偷入了轮回。你小心些。她那种不甘心的人,一定会给你们下绊子的!”

“纪棠的胆子真是一如既往地大,我刚刚已经碰见她了,她投胎成了皇宫里的公主。

估计是抢了人家哪个魂魄的地方。等我回去了找找看看,久久不能投胎,积成怨魂就不好了。”

秦璃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图什么呢?还得给情敌收拾残局!她打定主意,回去寻一下被纪棠挤走的魂魄。

“还有那个大长老,我运气可能真不好,好像也碰上了!”

秦璃哭笑不得的说道。也不知道该说自己倒霉还是命差。之前撺掇荷花妖害苏安的,估计十有八九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长老!

“魔界人因为什么来的还在调查之中。纪棠是冲着他来的。这个你我都知道。反正总之就是一句话,你万事小心。

对了,纪棠她现在是肉体凡胎,你跟她生气什么也不能动用法术!会触犯天规的!除非有天帝的旨意,让你拨乱反正,捉拿归位。”

玖泽生怕依着秦璃的性子,被纪棠抓住了错处,到时候连带着秦璃也受惩罚。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二章 公主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十四章 魔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