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宴会(二)

文/璃越
本章字数:3979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人多的地方水深,更无需说皇城这些世家中的了。所以秦璃只说了几句话,她们大概就明白了。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当街打架?还把路堵的严严实实的。足足堵了半个时辰。城守为什么没派人去?除非是故意策划好的。城守有意偏袒,除了楚曲儿,还有谁能让城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楚曲儿喜欢苏安这件事,几人心里明镜一般的清楚。所以也就明白楚曲儿是故意设计秦璃。

耍心机没什么,不吭一声的把她们算计进去。就过分了。毕竟没人喜欢被算计的感觉。

几人看向楚曲儿的眼色更带了厌恶。

就是单纯的乔珂心里也明镜似的知道是楚曲儿故意策划的这么一出。她扬声问道:

“皇城治安什么时候差到这种地步了?”

“兴许是父亲忙着其他的事,下面的官兵衙役也失职了。”

楚曲儿苍白的解释道。

“楚大人主管皇城治安,一向繁忙,有顾及不到的也情有所原。”

同楚曲儿交好的赵晴儿出言帮她说话。

只是这话分明是说楚大人失职。楚曲儿生生被气的气血翻涌。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啊!没人拿你当哑巴!知道你是想为我解围,可是我被你都气成这样,还得记你个好!

“此事既然是陈大人带人管了。就一定会秉公处理的。我们无需理会这些了。曲儿妹妹,不知今日有什么安排?”

出来打圆场的是礼部尚书家的嫡长女荀袖,她年长几人一两岁,又心眼透彻,向来讲究中庸之道,不偏不倚,所以说的话也有些信服力。

“今日我安排了一些游戏,投壶游船之类的,看各位想做什么了?”

“近几日都是游湖,好生无聊。”

乔珂瘪了瘪嘴,不满意的说道。

“夏季炎热,只有水边清凉些,还有荷花可赏,自然都是游湖了。”

“秦姐姐你是不知道,珂妹妹是个旱鸭子,又怕水,所以才有此言的!”

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孩子笑着搭话。

她是太史左家的左绮,性格开朗,一双丹凤眼,眼眸又黑又亮,漂亮的很。

“怪不得呢,没关系,我略通水性,珂妹妹若是害怕的话,同我一起。保证不会让你掉下水里喂锦鲤!”

秦璃没想到在树敌之外,还是有几个姑娘性情合心意的。言语之间更亲和了。

本来左绮同乔珂跟楚曲儿关系就不大好。如今见楚曲儿给秦璃下绊子,秉承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有意同秦璃交好。

秦璃才不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的,只要旁人对她好,她就会回馈这些好。

所以三人相处的极好,荀袖也会时不时来搭一句话。

楚曲儿领着他们到了内府花园里。

因为楚大人本是苏杭人士,所以楚府的建筑偏苏州风格,不出城廓而获山林之趣,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致。亭台楼阁均是依水而建。别有一番风格。

投壶就设在湖水旁。两旁郁郁葱葱种着绿植,中间有一间正厅大小的空地。

上面摆放着投壶所需工具同距离。

几人走到之后,一人有些兴致缺缺的说道:

“玩这个总要有些彩头的,要不然多没意思!”

楚曲儿此时已经恢复了大方得体的神态。她上前一步,转身面对众人说道:

“那我们不妨用淘汰赛制,投准的之中的决出一个第一名,彩头就用我前日得来的苏绣屏风如何?”

左绮惊讶的说道:

“你前日得来的那件苏绣屏风可是浣梅大家的作品啊!”

她们几个可是都知道,楚曲儿前日得到一套苏绣屏风,出自苏州大家,浣梅之手。若是寻常的帕子衣服也不算太稀奇了。

可是一整套双面苏绣屏风,意境绣法,都属上乘,就真的是难得了!

“既然你这么舍得,这次我一定要拼劲全力却争一争那个第一了!我以这枚泊来的戒指作为彩头!”

乔珂也很喜欢那套屏风,笑着说道。她扬了扬手中的戒指,银色为底,戒指上众色宝石捧着圆玉,做众星捧月状。

很珍贵,也算的上新奇。

几人虽然心思各异,但到底也是从小相处到大的。

投壶只有楚曲儿同她比较擅长,甚至楚曲儿更胜一筹,所以不出所料的话,第一只会在她们两个之间。

这也是楚曲儿为什么如此胆大的原因。

“既然要玩,不如玩的大一些,我也取出父亲给我的翡翠鱼作为彩头!”

赵晴儿从鹅黄的袖子中拿出一块翡翠鱼,雕工细致,用的上等的翡翠,鱼嘴衔着一朵荷花,这翡翠鱼胜在精巧新奇,刻画灵活。

“既然这样,我们不如自愿参加,想要讨彩头的就参加,再拿出一件东西做彩头。到时候输的人需心甘情愿的把东西给赢的人,可不许抵赖!”

楚曲儿说完规则之后,半是说笑的追加了一句。

其实无论输赢,在场的人都做不出来抵赖这种事。毕竟东西输出去事小,丢人事大!

“这翡翠鱼甚合我的眼缘。我今日出的匆忙,没带东西,身上只有这镯子了。”

看着翡翠鱼隐隐发着绿光,秦璃断定这是一件落了凡间的法宝,既然见到了,又有机会拿到手,何不试上一试?想到这里,她就立即行动了。

秦璃笑着褪下手中的镯子让众人看了一看。

她通透偏粉的镯子上刻画着流转的白色纹路,材质特殊,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闪着光,漂亮的很。

就是见惯了好东西的几个千金小姐也没明白究竟是什么材质。似玉非玉,也不是琉璃水晶一类,触感温润泛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这款式甚是新颖!竟从未见过!”

荀袖惊讶的说道。皇城中向来是新风尚的发源地。可这镯子样式她们都没见过,想必是新兴的款式!

她有些心痒痒,一咬牙,取下了自己头上的钗子。

“这钗子是仿落凰钗的样式,由当年造落凰钗的大家后人所制,比不上落凰钗的珍贵,但天下也只此一个。”

除了秦璃之外,均发出一阵惊呼声,怪不得她们一直觉得荀袖头上的钗子不大一样,想要荀袖取下来看看,荀袖也支支吾吾的不肯。

原来是仿着落凰钗的样式做出来的钗子!

毕竟落凰钗在传说中众人只知道大概模样,画虎不成反类犬,所以虽有人尝试,却得不到精髓。如今荀袖手中的可是当年大家工师后人所做,怪不得有三分神韵!

“落凰钗?”

秦璃没听说过,不由的奇怪,为什么众人反应这么大?大的反常!

“秦姐姐你不会不知道落凰钗吧?”

乔珂惊讶的问道。

秦璃摇摇头,她真的不知道。这钗的样式她倒是见过一次,是在牡丹仙子的头上。

“落凰钗是两百年前敬文帝为了长公主所造!

据说凤夕长公主出生时,天降异象,一对凤凰嘴里衔着一枝牡丹在空中盘旋,后来牡丹花落入殿中之后,长公主就出生了!

长公主乃凤衔牡丹而生,敬文帝就为她造了一只落凰钗。象征身份地位,也代表了敬文帝对她的宠爱。

因为有如此典故,所以落凰钗在皇城中就算过了两百年,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乔珂为秦璃解惑道。

她说着隐隐有停不下来的念头。差点想把当年长公主的传奇一生都说出来。

“凤衔牡丹而生?”

秦璃心中了然了,天降异象一般都是因为有仙人入了轮回。

听闻两百年前牡丹仙子同东君一起下凡历劫。牡丹仙子自小是被神兽凤凰养大的。所以神兽凤凰来送她也不稀奇。想来牡丹仙子就是他们说的那位长公主了!

“长公主身为天之骄子,女中豪杰,三军阵前能取敌将首级,尤善谋略!可惜生不逢时,我等只能遥想长公主当年的风采。”

左绮顺着话说道,她不是一般的仰慕当年的长公主凤夕。仅凭一已之力,助着先皇复国,这等魄力,天下间有几个女子能够做到?

“处于盛世,总比身处乱世要好!”

荀袖刻意提点了一下左绮话中的不周。

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了,指不定在左绮的父亲,礼部尚书头上做什么文章呢!

左绮吐了吐舌头,正色后,冲着荀袖拜了一拜算是道谢。

怕被人记住,她便想把话题岔过去,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这钗子我好喜欢!算了,拼不过你们也要拼一拼!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我那那本止水琴谱么?我也拿它出来当彩头好了!”

“你们几个今日的彩头可真大,若是谁拿了第一,这些东西可不就全拿走了!真是赚大发了!”

她们几个彩头设定的这么大,自然有不敢参与的人,一个一直未发一言的兰衣女子,在一旁酸溜溜的说道。

她既眼红也嫉妒,但是不敢去试。毕竟她投壶十次九次都是不准的。

“愿赌服输,就是全拿走也无妨。”

楚曲儿看了兰衣女子一眼,有些不屑的说道。她心中正暗暗高兴呢。这次秦璃乔珂她们竟然拿出来这么多好东西做彩头,也不枉她下血本了。

“既然彩头定下了,我们寻一个裁判,便开始吧!”

楚曲儿看了一眼众人,暗自给她早就商量好的姑娘使了个眼色。

可是没等楚曲儿说让谁做裁判,荀袖就亲密的拉上了一直站在一旁的邓乐初。

“初儿,你最是公平了,你来做裁判吧!”

秦璃看了邓乐初一眼,这个女孩子一直安安静静的在一旁。

好像不怎么爱说话,但眉间眼梢都带了一股正气。是个安静却倔强的性格,绝不会说谎的。做裁判也一定很公平。

秦璃心知荀袖是为了公平,也是为了防止楚曲儿耍滑头。心里对于荀袖的印象好上了一分。

邓乐初点点头,认真的回答道:“好。”

她这个人,最看不惯投机取巧,欺负弱小的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宴会(一)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 落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