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落水

文/璃越
本章字数:3954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秦璃从未打算用过法术,但神仙五感比凡人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她的眼力听觉足够她百步穿杨了。投壶又岂能难住她。

一开始秦璃还刻意装作失手一次,后来只剩下她同楚曲儿两两对决的时候,秦璃就再不掩饰了。她那随手一抛就百发百中的准头在几人看来几乎厉害到可怕。

楚曲儿想赢,可是秦璃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楚曲儿垂着的手紧握着,手指关节处都发白了。她心理压力越大,越失了准头。最后竟然是十次中了八次。

邓乐初等到她投完最后一枝,笑意盈盈的宣布秦璃胜利。

楚曲儿沉郁的低头半晌,母亲若是知道她把屏风赌输了,还指不定怎么罚她呢。突然她想起来一件事,冲着秦璃说道。

“我想起来一件事了,秦姐姐,你习过武!我们这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能够比过你!”

“照你这么说,我也习过武啊,楚曲儿,你不也学过一些花拳绣腿么?再说了,刚刚谁看到秦姐姐用武功了?

投壶难不成还能用内力啊?内力这玩意,我还从没见过哪个不到四十岁的人能练出来呢!”

乔珂飞快的反驳道。楚曲儿跟他父亲楚大人学过一些皮毛这件事,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

看着乔珂如此帮她,秦璃不由心里一暖,拍了拍乔珂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太生气,然后淡定的说道:

“我习过武,但一没练过骑射,二没练过投壶。”

“刚刚是曲儿妹妹你说的愿赌服输,怎么现在耍起来小孩子脾气了?”

荀袖用半是玩笑的语气为这件事盖棺定论。

“自然是要愿赌服输的。刚刚我只是觉得秦姐姐投壶太准了,才有些怀疑。屏风就在府中,等一会儿秦姐姐走的时候,我让他们把屏风一同送过去。”

赵晴儿有些不大情愿的把翡翠鱼递给秦璃。

乔珂也笑嘻嘻的取下手中的戒指,为秦璃带上。

秦璃笑着拿着翡翠鱼,往中间探了一丝神识,果然不是凡物。

她想了想,说道:

“我本来就只是喜欢这个翡翠鱼,既然曲儿妹妹如此好意,屏风我就收下。乔珂妹妹,我就借花献佛,把屏风送给你吧!

至于琴谱和这钗子,荀袖姐姐可会弹琴?”

荀袖大致猜到了秦璃的意思,此刻也不由笑着说道:“略通一二。”

“那琴谱就送给荀袖姐姐了。这钗子,绮儿妹妹,我看你喜欢的很,就收下吧。”

秦璃把东西安排下去,两人笑意盈盈的应下道谢。

秦璃眼角瞥见赵晴儿同楚曲儿的沮丧神色。

笑着走到赵晴儿身边:“这镯子你若不嫌弃,就收下。这是高人所送,可驱邪气,避鬼魔,保人平安。”

赵晴儿顿时高兴起来了,眉眼间都是欢喜的神色,顾忌楚曲儿还在身边才没有雀跃起来。

她到底还是十六七的小姑娘,只是为了自己的手帕交才针对秦璃的。这样一看,也不是特别让人生厌了。

到最后绕了一圈,只有楚曲儿没有换到手东西。

秦璃又走到楚曲儿身边,笑着对她说:“剩下的这两件饰品我都喜欢的很,想留下来,曲儿妹妹不会介意吧?”

楚曲儿松开暗暗咬紧的嘴唇,苍白一笑道:“无妨。秦姐姐有这个心就够了。”

这句话倒是让她扳回来一成了。

秦璃哪会这么容易就让她扭转形式。再说了,闹到底,楚曲儿也是苏安的表妹,秦璃是不喜欢这种窝里斗让外人看笑话的事情的,她褪下手臂上的珐琅彩臂环,拉过楚曲儿的手,放进了她的手心。

“曲儿妹妹若是不嫌弃,这个就当做礼物了。”

楚曲儿眼眸一亮,珐琅彩的臂环,先不提有多稀奇,饰品这种东西,独特漂亮就够了!

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只是抬起头看到秦璃美丽的脸庞时,眼神又变得阴郁了。

之前她比不过宋沁月,是因为宋沁月同表哥早就定下了亲事。

可是现在宋沁月死了,却被半路出来的秦璃截了胡。哪怕秦璃美的让人窒息,美得让她自愧不如,她也不甘心。

说起来,这份不甘心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对于秦璃,而不是苏安。

女人的嫉妒心,永远比想象中的更强大。

本来几人到的就是半中午的时候,如今玩过投壶之后已经到了饭点了。

楚曲儿,赵晴儿,荀袖,秦璃,乔珂,左绮,她们几个坐了一桌。

有荀袖在,桌上的气氛就不会太差。几人平安无事的用过午宴。也算让剩下的人白白期待了一番。本以为还会闹出来什么。

用过午宴,几人就去了湖边停着的几艘船舫处。

小船灵巧,船舫更平稳一些。

加上摇船的下人,三人一艘小船。

舫上可乘四人,因为乔珂怕水,秦璃同乔珂加上荀袖左绮她们四人一同坐了舫。

楚曲儿拉着赵晴儿坐船。

余下几人也各凭心意跟自己比较交好的人一起,各自选了船舫。

楚府的湖是人工湖,算不上太深,尽管如此,还是让好几个会水性的丫鬟婆子在一旁候着,以防万一。

几艘船出发之后,就有几个要往荷花深处划,想去采莲蓬的。

秦璃四人不想跟着去凑热闹,所以吩咐了下人让他们挑着风景好的地方,随意划船就好。

她们四人就坐在船上,看看风,水里总比岸上凉快。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大约就是这样的意境。

乔珂是怕水的,她紧紧抓着身旁的左绮,面色发白,好一会儿才适应。

等到适应之后,乔珂才伸出一只手,学着左绮,把手帕垂下去,逗弄着绕着船游的鱼。

秦璃就坐在她身旁,看着鱼受惊逃走,又有新的鱼为了讨食游过来。

湖水清澈,看起来似乎可以见底,从湖边到中间逐渐变深,想来最深的湖中间应该差不多两人高。

突然,水边泛起丝丝涟漪,秦璃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

她紧盯着泛起涟漪的湖面,正奇怪的时候,发现她们坐的舫竟然散架了!

好好的一艘舫,只不到三息的功夫就散的稀里糊涂。五人纷纷落水。

撑船的下人第一反应就是去救荀袖。

秦璃同左绮连忙去抓住乔珂。

乔珂惊慌失措,双手胡乱摇摆。隐隐约约,在失去意识之前,她看到了一个黑色身影。

黑衣人拆完船之后就尽力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盯上了,整个人都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在水中飞快的游,估算着距离,差不多该到隐蔽的岸上了,却发现,前方依然是水,湖底也没有变高。难道自己弄错方向了?可这只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人工湖,能错到哪里去呢?

他在水乡出生,自小就会游泳,水性极好。大风大浪都见过,怎么会在这一个人工湖里翻船?

既然游不出去,他也不打算接着浪费体力了,打定主意之后,他就在水下面潜着,等到不远处的惊呼声,救人的声音静了再出去。

秦璃同左绮会水,两人连手把乔珂救了出来。

荀袖被船夫救了出来,所以除了水上飘着的一堆船的木头比较吓人之外,并无大碍。

几人都被小船救起到了岸边。

其他人也匆忙回到了岸上。

“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船怎么会散架!”

楚曲儿被吓到了,她强撑着怒问道。

“小姐,奴婢也不知道啊!”

管船的婆子被吓得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

“你不知道谁知道!”

楚曲儿抬脚就冲着那婆子躲了一脚。

她心里还存着一丝庆幸,幸好有惊无险。但是同时,也升起一股深深的后怕。

在她的地盘上出了事,她们肯定都会怀疑她的!

湖边这一番折腾下来,楚夫人匆匆的就赶过来了。本来她觉得这些小辈们玩耍,她就不来搅兴了。谁知道会出这么大的事!

楚曲儿在见到母亲之后,送了一口气。脸色也好了些。

“怎么会这样?快去准备几身衣服,让几位小姐换上!这几日谁碰过那艘船,都找出来!”

楚夫人尽管慌乱,还是条理清楚的安排着一切。

秦璃身上还在滴水,一阵风来,就是她都不由打了个冷颤。

她走到楚夫人面前抓住楚夫人的手,冰凉的小手让楚夫人心里一惊。随即深深的心疼起了眼前的秦璃。

“楚夫人,这些都不急,不妨先安静一会儿。”

秦璃边说边看了一眼平静无波的湖面。

楚夫人大致明白了秦璃的意思。

伸手冲着奴仆们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岸上的众人第一次很默契一声不出。

大约十息的功夫,在乔珂忍不住马上就要打出来喷嚏之前,湖面上突然钻出来一个黑衣人影。

这黑衣人就在水边,一站起来同众人面面相觑。

楚夫人知道,这是唯一一个能够排除楚曲儿嫌疑的机会。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挥手就让下人去把黑衣人抓起来。

黑衣人暗道一声不好,他今天是撞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么?怎么如此霉运邪乎!

他转身就要跳进湖里逃,可是脚上像被缠上了水草一样,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不会武功的下人把他五花大绑。然后被扯上了岸。

直到被扔上岸之后,他才恢复了知觉。

“你是何人!受谁指使?为何要谋害我们?”

黑衣人冷哼一声,好像还有些气骨,但是下一秒,他脱口而出的话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我,我怎么会告诉你们我是海棠公主府的下人!我要来给秦小姐她们些厉害瞧瞧?”

自己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黑衣人此刻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难道自己今天真的撞邪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八章 宴会(二)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章 楚曲儿死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