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反被算计

文/璃越
本章字数:4102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贵妃娘娘没想到皇上会在她生辰这一天册封,感动的红着眼睛起身接旨。

众人们再度行礼朝贺。

自是喜上添喜,其乐融融。

像个孩子般炫耀完自己的礼物之后,皇上这才同苏安几人说话,瞧着秦璃同苏安眉眼之间情愫流转,甚是相配的样子,他笑呵呵的说道:

“许是上天怜顾,让你们二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两个成亲之后可要珍惜这段缘分!”

苏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拱手道:“臣谨遵圣上教导!”

她一直等的,就是现在!从几人进殿开始就冷眼旁观的舒瑶站了出来,神情严肃的顿首道:“圣上!臣女有一事要禀报!”

皇上眉毛微挑了挑,不明白舒瑶现在还出来做什么。他坐到了龙椅之上,问道:

“你有何事汇报?细细说来。”

舒瑶孤注一掷,再度叩首:“圣上,臣女要禀报的,是秦家欺上瞒下,秦璃假装昏迷一事!”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

纯懿夫人忍住火气,看着舒瑶,认真的说道:“舒大小姐,我家璃儿昏迷不醒,此事有众位太医为证!何时变成欺上瞒下,假装昏迷了!”

仅凭这三两句话,就想往秦家头上扣个这么大的屎盆子,实在是痴心妄想。

秦璃瞧着舒瑶的妆容打扮,突然间明白了,舒瑶不会是至今未嫁吧?

她抬头看向苏安,苏安瞧出她有话要说,附耳过去。

“这十年里,舒大小姐她也未成亲么?”

苏安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舒瑶也曾当年对他说过自己的心意。不过他只喜欢秦璃一个,便劝过舒瑶,也说过自己这辈子只会娶秦璃一人。

奈何苦劝无用,舒瑶固执起来简直可怕。

后来他便去了边关。谁知事到如今,舒瑶还没收回心思。

舒瑶如此斩钉截铁,难道真的有什么证据?皇上怀疑的问道:“秦姑娘她晕倒昏迷,这是皇城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你何处此言?”

这个想法在舒瑶心中已经盘旋许久了,她一直都在怀疑,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并且,她也是有证据的人!

“回皇上的话,昏迷十年还能醒过来,放眼天下之间能有几个?这简直就如同神话一般!实在是太假了!

您再看秦大小姐,头发,气色,哪点像一个昏迷十年的人!而且,依太子殿下所言,秦大小姐昏迷前,曾说过要寻个法子推了您当年的赐婚!她假装昏迷,怕是就是寻来推脱您赐婚的法子!还望圣上明鉴啊!”

太子猛的瞪向舒瑶,随即又把目光转移到了自己身边的太子侧妃,舒忆身上。

这件事只有他跟秦璃和舒忆知道,他只不过是有一天酒醉之后把舒忆当成了秦璃,质问了一番,没想到舒忆竟然推出了前因后果!

看到太子眼中的愤怒,舒忆惊恐的摆手,泪水瞬间就在眼眶里打转,她娇娇弱弱的说道:“殿下,不是妾身说的!妾身怎么会把此事说出去!您要相信妾身啊!”

太子妃在太子右侧,冷眼旁观着舒忆解释,慢悠悠的饮了口酒。

皇上脸色多云转阴,“这话是什么意思?容于,她这样说过么?”

“父皇,”

“陛下,此事还是由臣女来解释,最为恰当!”

皇上看向秦璃,算是默许了她的话。

如今当务之急是解释清楚这件事,秦璃有些担心的瞧了苏安一眼,说道:

“圣上应知,臣女拜师高人,对于神仙法术,略知一二。

十年前,臣女晕倒之前,曾大病一场,病中受到了天启。言臣女将于二十岁时病死。

彼时臣女已然十九过半,怕连累太子,才对太子有了如此一番言论。想要请陛下您收回旨意。只是当时臣女未说完便昏迷了。这才让太子殿下误解了臣女的意思!”

所以秦璃当时才会一直在家陪着她们?纯懿夫人想明白后,一阵后怕。

夕韵夫人握住了她的手,无言的安慰她。

苏安未料到其中还有这样一番变故。想到秦璃当年很有可能就要离自己而去了。还不肯见他,脸色青了青,瞧着小心翼翼打量他的脸色的秦璃,终究还是不忍心生气。

太子更加没想到会有这个原因在,若是这样说的话,秦璃也并非讨厌自己!他激动的坐直了身子,在看到秦璃同苏安的眼神交流之后又慢慢的焉儿了下去。

就算他现在知道了,也晚了。一切都晚了!他同苏安之间,差的不止是一个十年。

对于秦璃自小的通灵异能,驱鬼画符。皇上是知晓一二的,所以他勉强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接着问道:“那你对于这昏迷的十年如何解释?”

对于皇上的追问,秦璃心中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她顿了顿说道:“应是臣女的师父救了臣女,用这昏迷的十年换回了寿命!”

皇上点了点头,道:“这个说法倒也说得过去。”

眼看着皇上并不打算追究了,舒瑶急了,忙又抬出之前的说法,说道:“圣上,她说的这些话都是一面之词,无中生有!神神鬼鬼,都是些无稽之谈!再说了,哪有人能够做到昏迷十年还同常人无异!依臣女看,她就是勾结了太医演了一出戏!”

秦璃伸出手,示意苏安扶她起来。苏安没明白她要做什么,但还是依着她的意思,两个手扶着秦璃,让她站起身了。

秦璃站稳之后,微微推开了苏安,让苏安放手,她则努力的维持稳定:“陛下,臣女若是假的昏迷”

尽管她每天都在努力站起来,但秦璃消退的肌肉还是不足以支撑她羸弱的身躯。

秦璃额头上沁出了细汗,一句话未说完,双腿一软,就要栽倒在地。

看的所有人都心中一紧。

苏安反应极快的抱住秦璃,给她当了一回垫背。两人一同摔倒在了大殿之上,有些狼狈。

昏迷又不似其他,哪能做的了假!不能因为舒瑶心里不服,就如此诬告她家璃儿啊!

纯懿夫人心疼的跪地叩首说道:“陛下,若璃儿是假装昏迷,我等怎会任由她的腿到如此地步!”

皇后也是心疼坏了,面容虽然平静,但眼眸中带着怒火和质问,看向皇上。

皇上明明跟着自己去了好几回,难道不知道璃儿昏迷的状态么?针扎都无一丝知觉,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

看着皇后愤怒的眼神,皇上有些悻悻的开口说道:

“秦姑娘是贵,皇后的侄女,这些年皇后有多伤心,寡人都瞧在眼里。且不论我陪皇后去了多少回,太医时不时的问诊,亲友探望也甚是频繁。

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瞧着,怎么可能作假瞒过去!

舒瑶,寡人念你也只是伤心过度,就不追究你诬告一事了!从今天起,你且另寻嫁娶。莫要再同苏爱卿纠缠不休!”

皇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眼神,脸上带出了笑容。亲自斟了一杯茶,递到皇上面前。让皇上润润嗓子。

舒瑶哪里肯甘心,她瞧着对秦璃小心呵护的苏安,眼神逐渐变得幽深,竟起了鱼死网破的心思。

只不过未等她付诸行动,就被太子侧妃舒忆拽了回去。

此事算是揭了过去,皇后笑着打圆场,所有人都落座了,丝竹声再度响起。

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舒瑶怒视舒忆,挣脱开舒忆按着她的手,低声问道:“你做什么?”

舒忆微微咬着下嘴唇,像是有些害怕舒瑶,但还是鼓起勇气小声劝道:“还望姐姐顾及家里的颜面,莫要再生事端了!”

舒瑶瞪了她一眼,神情中尽是不屑:“什么时候落到你来教训我了!”

舒忆也有些生气了,小声喊了一句:“姐姐!”

舒瑶凑近舒忆耳边,冷笑道:

“你要是还想安安生生的做太子侧妃,就给我小心着点!要不然我把你身世说出来!你连个丫鬟都做不上了!”

她本来是不想做到这个地步的!

舒忆看着舒瑶,神色复杂。心里打定了主意。

宫宴结束后,舒忆一回到太子府,就去派人把舒大人请了过来。

舒大人行过礼后,亲切中透着巴结的问道:“侧妃娘娘,您有什么事?”

此次太子定会因为舒瑶记恨她,舒忆越想越气,说道:“父亲无需多礼,我急唤您过来,是有件事必须得同您商量!”

舒大人尚不知今日后宫的宫宴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笑问道:“什么事?侧妃娘娘您尽说无妨!”

舒忆添油加醋的说道:“今天姐姐她越发疯魔了!当着皇后娘娘的面,竟然说那位刚刚醒过来的秦大小姐都是装的!还抬出太子无意间说的一句醉话做证!

皇上哪会信姐姐的疯话,直言让姐姐莫要再纠缠苏将军,趁早另行婚嫁!

太子因为此事也甚是生气,还得罪了秦家。女儿今天唤父亲过来,就是怕父亲日后在朝中的日子不好过啊!”

舒大人万万没想到舒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他一颗心凉了半截,怒道:“瑶儿今日竟如此过分!”

眼见着火添到位了,舒忆这才说出来自己的打算:“而且后来我眼瞧着姐姐的眼神变得不对劲,竟是要杀了秦大小姐似的!

父亲,不是女儿多管闲事,看样子您还是得趁早给姐姐寻门亲事!免得她再生事端啊!”

依她所言,舒大人认真考虑起了舒瑶的婚事,“近来是有个五品的文官提亲要娶续弦,只是我觉得他并不在皇城,晋升之路怕是不易,才没有答应。”

舒忆等的就是舒大人这句话,她眼珠转了转,劝道:

“不在皇城不更好么?若是姐姐同苏将军和秦大小姐抬头不见低头见,怕是迟早都要出事,还不如让姐姐离他们远些。这样才能专心的过自己的日子!”

看着舒大人还是狠不下心,舒忆红着眼睛,又下一剂猛药:“本来我是不想同父亲说的,姐姐如今真的已经疯魔了,完全没有理智可言!她今日威胁我,说是要把我的身世揭露出来,让我们舒家好看!”

“她竟这样说么?”

舒大人震怒之下,狠心答应下来了。

当晚,什么都不知道的舒瑶就被人绑着送出了皇城,成了千州一位五品文官的续弦。

舒瑶哪能甘心,可是求死无果,只能暂且安定了下来。

她心里恨极了舒大人同舒忆,只是回皇城之路,漫漫无期,不知何时才能报此深仇。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重逢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白玉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