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白玉棺

文/璃越
本章字数:3799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魔界

自打纪棠被证实不是少主之后,待遇一落千丈。

罗陀连带着对白昌的厌恶,都用到了欺负纪棠身上。

偏生白昌也没打算再管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她被人欺负。

纪棠哪里甘心被人踩在脚下,她迫切的想寻个修炼的法子。

这天,她难得在园子里撞见了白昌,连忙笑着上前打招呼道:“近日很忙吗?”

白昌扫了她一眼,突然贴近她的脸庞,手摸到了纪棠耳朵上的红宝石耳坠儿,

察觉到纪棠身子向后躲了躲时,才收回来,毫无反常的笑道:“真漂亮。你有何事?”

原来只是要瞧自己的耳坠儿,纪棠觉得自己往后退的太唐突了。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是想请你帮个忙。

凡是修炼,总要有门功法。可我毕竟是半路成魔的,这些日子修炼的时候,总觉得不得要领。不知道你那有没有什么功法?”

“大家既然都是魔界同道了,总要互相帮助。只不过魔界不同仙界,自古仙多魔少,能留下功法会留下功法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大部分都是自己推测,或者干脆点,吸人灵力,蛊惑人心。

功法限制太多,远不如这些来的实在。”

白昌边说边折下一朵艳丽的红花,只见那朵花很快就变成了黑色,然后慢慢的化成了粉末。

纪棠被吓了一跳,白昌轻嘲的笑了笑。继续说道:“与其寻什么功法,不如寻更厉害,更纯净的魔气来的快。吞噬,才是修魔的捷径!”

他说完之后就再次变成雾气消失了,留下纪棠一个人在原地思考,吞噬么?魔修她是万万动不得,魔气充裕的地方,她来贫瘠的魔界之后只见过一处,魔界祭台上那口白玉棺!

花圃的那边,一个下人正在修剪枝丫。

白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伸出了一只手。贯穿了下人的胸膛,事发突然,下人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连一声惨叫都没留下。

等到他离开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了一团灰烬,和一块小小的红宝石。

这天,趁着夜色,纪棠扮成戚纱的样子,偷偷摸进大殿,躲开了值守的人。

月光透过琉璃顶洒在白玉棺之上,漂亮又诡异。

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从白玉棺内向四周好像蔓延起了雾气。

但纪棠一眼就瞧出来了,那雾气,是灵力郁结,甚至凝聚成了实体的样子。

那里面到底放的是怎样的存在?凝聚灵力的法宝?

白昌说的话不停的在她的心头回放,吞噬才是捷径,拥有最纯净最强大的魔气,就会成为最厉害的魔!才能把他们都踩在脚下!

既然要做魔,当然要翻天覆地,搅到它日月不宁!

纪棠目光渐渐变得贪婪,她飞身而上,几乎是轻而易举的穿过了透明的屏障。

越靠近白玉棺,越能感觉到那股力量的强大。

它不属于纪棠印象中的魔力,也不是仙力,而是一种纯粹又混杂的灵力。

纯粹到只要靠近它就能明白它的强大!

越靠近白玉棺越费力,到最后纪棠甚至感觉自己如同在泥沼中一样,举步维艰,呼吸都变的费力。意识也慢慢变得薄弱。

到最后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穿过了多少层屏障,本来近在眼前的白玉棺变得越来越遥远!

真是垃圾!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么?

白昌从柱子后面现身,瞧着站在原地不动但意识已经快消失的纪棠冷哼了一声。

他化成一阵风,冲破了绕在纪棠身边的迷障,纪棠猛的清醒了过来。瞧着依旧高高悬挂在上方的白玉棺,心知自己太轻敌了,不敢再大意。

她拿出凌天索,未动魔力,直接扔到了白玉棺之上。

暗中观察的白昌显然没想到还可以这样,心中嘲讽的话还未说完,就瞧见纪棠她爬上去了!

他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自己拼死拼活才靠近了白玉棺一次,纪棠竟然这么简单就爬上去了!

看来他推测的不错,上面的限制皆是对魔所设,对跟仙沾边的人都无效!她手中的凌天索想必也是因为是仙家法器,才能够靠近白玉棺!

他心里冷冷的感叹道:

为了能够让少主得到传承,魔尊真是煞费苦心啊!

此时的纪棠只是随手拿出了用的顺手的法器,又因为怕自己用魔气会触发屏障才决定直接往上爬的,哪里想得到会正巧歪打正着。

她不停的向上攀爬,眼看着就挨到了白玉棺。

白玉棺四周郁结的灵气慢慢的把她围成了一团。

她一不做二不休,打算直接跃到了白玉棺之上。

未料到这一跳竟像跃入深渊,一个劲儿的往下掉了许久才见底!

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寂静到可怕,又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样,毛骨悚然。

她心慌的凝气想要变出一盏灯,可当她驱动灵气的时候,四周突然有了风,一道道凌厉的风像刀子一样刮过她。

鲜血很快就渗了出来。

纪棠努力的用法力点出一盏灯。

照亮了四周之后立刻被吓的跌坐在地。

一双双眼睛,一团团魔气,就浮在半空中盯着她。

原来掠过她的不是风,而是这些被封存的魔界亡灵!

鲜血引来了越来越多的眼睛,亡灵们张开血盆大口,朝她扑来。

纪棠不住的闪躲,四周魔气越来越浓郁,不对,这同她刚刚在白玉棺之外感觉到的灵力全然不同!

纪棠想到了什么,停在了原地,心中默念起了清心咒。

随着她意识的坚定,亡灵消散,四周重归于寂静,纪棠再次睁开眼,瞧见的不再是吓人的眼睛和亡灵。

而是白茫茫的一片,瞧不见边际,看不到界限。四周什么都没有。

这里难道是哪位大能设下的考验?

纪棠心里略微明白了,屏气凝神,等着接下来出现的考验。

“纪棠,你竟然逃窜到了此处!”

背后传来一个正气凌然的声音,纪棠转过身,竟然是持剑的天兵天将。

领头的正是秦璃同苏安。

秦璃瞧着她笑的格外讽刺,捂着嘴说道:“昔日的纪棠仙子竟然也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相公!”

苏安一脸担心的看着秦璃的肚子,扶着秦璃的后腰说道:“夫人,你小心些!莫要动了胎气!”

纪棠定睛再看,秦璃的肚子竟然跟吹气似的鼓了起来。

纪棠指甲掐进了手心,闭上了眼,默念道:“不过是些幻象!”

一个影子猛的冲到纪棠面前,急冲冲的问道:“她是谁?你在哪里见过她?”

“谁?”

纪棠睁开眼,瞧见一个影子,被吓得又闭上了眼。

影子握住了纪棠的肩膀,猛的晃道:“你给我睁开眼!本尊在问你话呢!她是谁!”

念清心咒为什么没用了,难道陷入了更深的幻境?纪棠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不是假的?”

影子依然是那个影子,黑乎乎的一团丝毫没有消失。

它已经问了好几遍,早就没有耐心了,两只手变成了两只触角硬生生的掰开了纪棠的眼。

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也从影子中破壳而出。怒视着纪棠:

“她到底是谁!你的心魔,她到底是谁!”

纪棠眼睛被它撑着,动弹不得,这才意识到不是幻境,连忙回答道:“秦,秦璃!”

“她在哪?带我去找她!”

竟然是有求于自己,那就可以谈谈条件了!纪棠心里有了底气,她猛的推开那个不知是人还是什么动物的怪物,问道:

“你要找她干什么?找到了她你给我什么好处?”

一只毛茸茸圆滚滚的猫熊从影子中爬出,依旧瞪着黑不溜秋的大眼睛问道:“你要什么?”

这时的猫熊已经没有一点吓人的气势了。反倒还有些可爱。

纪棠瞧着地上那一块像黑绸缎似的东西,不明白猫熊是怎么把自己塞进去的。

“我要这里的力量!”

猫熊抬起它圆滚滚的小胖手,指着纪棠,怒道:“你!你!你!做梦!妄想!不可能!”

这是它主人给少主留下的混沌之力。它才不能因为要找到少主就乱给呢!

纪棠胸有成竹的背手笑道:“我也没说要全部,如果我没猜错,这里的力量是可以吸收所有吞噬灵气灵力的混沌之力吧?”

猫熊很是防备的瞪着纪棠,“你怎么知道?”

“很久之前,偶然得到过一本古籍,上面描述的混沌之力,同我进这白玉棺之后所感受到的无异。我也不贪心,只要一丝能够被我炼化的混沌之力,能够让我变得更强大就行!”

纪棠心知,混沌之力虽然强大,但绝对是个最烫手的山芋。

所以她只要一丝混沌之力,反正炼化了这一丝,还怕其他的到不了手么?

白昌在殿中左等右等,既不见纪棠被扔出来,也没瞧见白玉棺有异动,难道纪棠真的能够突破魔兽猫熊那一关,得到魔尊的传承?

正在他心里起疑的时候,突然从白玉棺中跃出一个黑影。

白昌反应极快的追上。

果不其然,跟猫熊一起藏在黑绸里的纪棠冷眼看着白昌。说道:“快走!这人很危险!”

“他有什么危险的,是之前的双生魔子啊!”

猫熊瞧到白昌反倒停了下来,先把纪棠扔了出去,自己也从黑绸中脱身而出,笑嘻嘻的举起爪子冲着白昌打招呼。

“双生魔子!好久不见!上次的混沌之力用的还顺手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反被算计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