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堕魔

文/璃越
本章字数:3876 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txt下载

等到典法带着秦璃走了,苏安才送来了衣袖,致力于攻克苏安衣袖的猫熊没有控制好力道,直接滚了出来,猛的现身。

它被摔的七晕八素,摇摇晃晃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两条小短腿努力的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平日里闹闹脾气也就算了,现在可不是容着它胡闹的时候,苏安拦住了猫熊,眉头紧皱,微微有一些不耐烦的问道:“你要去哪?”

猫熊用爪子推开苏安,圆溜溜的大黑眼珠里写满了对苏安的愤怒:“我要去救主人!”

苏安再次拦住猫熊,怒道:“你去了只会加深他们对璃儿的怀疑!”

猫熊说道:“我不去他们就会放了主人么?就知道天界没一个靠谱的!主人她因为这个罪名落到天帝手里!天帝不会放过她的!”

天帝为人一向公允,怎么会不分青红皂白,老龙王劝道:“天帝公私分明,”

猫熊心中对于天帝厌恶的很,听不得旁人说天帝的坏话,直接怼了回去:“若是公私分明,当年清月公主为什么会被他逼死!”

玖泽听猫熊这样说,心里也不相信天帝了,他放心不下,说道:“我去天界观审作证!”

冥帝同老龙王也担心秦璃真的会出事,连忙跟上玖泽。

苏安穷奇桂儿等人要同去,却被猫熊拦下来了。

“除了主人,有个叫纪棠的堕魔也有混沌之力,一定是她栽赃陷害主人,估摸着她那点法力也不敢跑远!有他们三个在,一定能拦住天帝!你们跟过去也没用,还不如赶紧把她揪出来证明主人的清白!”

猫熊毕竟活了那么久,而且是这件事中看的最清的一个,他心里隐隐有一股风雨欲来的预感,让他颇为不安,话说完后,他就原地消失了。

“竟然又是她!”

苏安气的咆哮一声,化成龙形,长啸一声,号令全宫,沿海去寻纪棠了。

他四处都转了一遍,搜到一处,突然觉得珊瑚丛里有些不对,似有灵力波动,遂变回人形前去探查。

苏安小心翼翼的握紧了手中的法器,一步一步的逼近珊瑚丛,突然一个人蹦到了他面前,笑道:

“苏安!”

苏安瞧见是秦璃,大喜过望的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肩膀:“璃儿?你回来了!”

秦璃笑着伸手要去抱苏安:“嗯,我回来了!”

苏安一个侧身,正好躲开,“唉,穷奇他们怎么没跟过来。对了,舜华太子怎么说的?没有为难你吧?”

秦璃再次想要抱住苏安,可怜兮兮的说道:“没有,舜华太子他说,证据不足,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做的,所以把我放回来了!苏安!我刚刚好害怕啊!”

苏安眼中划过一丝了然,顺应着让秦璃抱住了他,同时捆仙索出手,从背后缠住了面前的秦璃,冷哼道:“杀了人之后东躲西藏,是应该挺害怕的吧。纪棠!”

他是怎么发现的?纪棠变回了原形,挣扎着想要解开捆仙索。

“你怎么发现我不是她的?”

“就算你学的再像,也不会同璃儿一模一样。而且是天帝让中郎将把璃儿带上天界的,跟舜华太子无关!我不过是诈你一下,你果然上当了!”

苏安冷眼瞧着她,又布置了几道加固的囚禁阵法,冲着身后传音道:“纪棠我已经抓住了!现在就去把她扭送到天界!”

还在搜寻的几人终于放下了心,准备在龙宫中等着秦璃回来。

中郎将典法回到天界后,未做停顿,带着秦璃就直奔凌霄宝殿。

天帝接到他押解犯人回来的禀报,特意在凌霄宝殿中等候。

他端坐在宝座之上,瞧见中郎将典法带着秦璃进殿,脸色更加沉了几分。

典法恭恭敬敬的说道:“卑职参见天帝陛下,禀陛下,杀乐雅仙子的嫌疑人已经带到!”

秦璃抬着头,并没有被威严的气势吓唬到,她面无表情的行礼道:“地府判官秦璃,参见天帝陛下。”

天帝的脸色已经不能只是用铁青来形容了,他带着雷霆之怒的预兆,沉声说道:“你杀了乐雅仙子?”

秦璃重申道:“乐雅仙子不是我杀的。我是被人陷害!”

到了天帝面前还如此嘴硬,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典法取出证据,恨恨的盯着秦璃,说道:“陛下,这是卑职重现乐雅仙子死前的场景时看到的画面!还有乐雅仙子的衣服上附着着混沌之力的气息。而且此前据多人证实,乐雅仙子在宴会上刻意滋事羞辱了秦璃一番。所以理由也十分充分!”

秦璃瞧着典法呈出的证据,脸上没有一点心虚的神色。

没做就是没做,自己才不是那种因为忌恨就会杀人的人,典法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当犯人看待。她心里委屈的很,瞧着天帝也没打算信任她,她反驳道:

“仙魔鬼妖精怪,哪个不会几个变形障眼的法术!至于混沌之力,并非我一人所有,我不过偶然得到了一点而已!再说了,难道她刻意找事羞辱我后来出事了,到头来还要怪到我头上不成!”

天帝看着秦璃,仿佛看到了几万年前的清月,她们两个的脾气实在是太像了。倔强的样子如出一辙,这让他不自觉的带入了怒火。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只会不断长大!

天帝痛心疾首的训斥道:“魔头扶华的混沌之力,天界除了你还有谁会有!本以为你在冥界司法,心中自有浩然正气,不会堕入深渊,如今看来,是我看错了你!”

他不用仔细端详,就感觉出来了那衣服上残留的气息,天界除了她,还有谁有混沌之力!

上次他就不该一时心软,睁只眼闭只眼!证据都确凿到了这种地步,还要狡辩么?

秦璃内心对于天帝,是一百个一千个的不信任,她因为天帝的训斥越发失去了理智,仿佛蜷起身子的刺猬,努力的竖起刺防御着,不肯示弱半分:

“你看错了我?呵,你何时信任过我!从我出生你就想着让我死!我在冥界司法三万年!自认行的端做的正!之前纪棠三番两次要置我于死地!我都没杀了她。乐雅不会是刻意让我难堪罢了,我犯得着如此明目张胆的去杀她?”

秦璃的质问就如同火上浇油,让天帝想起了当年的事,想起来到死都在恨他的清月公主。

他几十万年都没有被人如此顶嘴过,面上说不过去,心中火气更盛:“果然跟你那个魔头父亲一模一样!你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世上!”

典法彻底懵了,天帝跟秦璃在说什么,根本不是跟乐雅仙子有关的事啊,为什么他根本就听不懂?

才接到消息的天后从后殿急急走出,怒道:“陛下!”

当年她没有来得及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但是现在,她再也不能眼看着秦璃也步入清月的后尘了!

她怜惜的抱住秦璃,看着如几万年前一样高高在上的天帝说道:“事情还未调查清楚,秦判官的话也不无道理。陛下什么时候也开始凭意气用事了!”

秦璃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天帝刚刚的话,你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一出生就被定为十恶不赦!为什么她要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仇恨蒙蔽了她的心智,摧毁了她努力建设起的心理防线。

若无论如何她在天帝心中都是一个会闹得翻江倒海的魔头,还不如干脆,随了他的心愿!

天后感受出了怀中秦璃的不对劲,低头正好同秦璃空洞又血红的双眸对上,既心疼又害怕的搂住了她的头,不住的拍着秦璃的肩膀。安慰道:“孩子,当年的事不是你的错!你是无辜的!”

可是此时的秦璃已经一点都听不进去她的话了。她挣脱开天后的怀抱。缓慢又坚定的朝前迈了两步,浑身上下冒出一片刺眼的血光,声音中掺杂着恨:

“既然我在你心中就是个魔,那我自行堕魔!可算如你所愿!”

什么叫如他的愿!秦璃还竟然真的堕魔了!天帝被气得发抖,指着秦璃怒道:

“来人!把这魔女拿下押入天牢!”

果然啊!果然!就是个注定的祸害,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天帝跌坐在了宝座之上,看着刚刚秦璃站的地方,久久回不过神。

天后气冲冲的登上台阶,一言不说,抬手就给了天帝一巴掌。

“你!”天帝未料到她会打他。捂着脸庞怒目而视。

“这一巴掌是替清月打你的!”

天后反手又是一巴掌,怒斥道:“这一巴掌是替璃儿打你的!你如此顽固,不分青红皂白,逼得孩子堕魔!怎能担得起天帝一职!”

这一幕是他更加没想到的,典法在台阶下大气都不敢出,努力的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老龙王冥帝跟玖泽因为被南天门的天兵天将拦下来,好不容易才赶到了凌霄宝殿之上,未料到秦璃已经被天帝认定有罪押进天牢了,急着要同天帝理论,谁知天帝就是不肯出来见他们三人。

就在焦虑不安的时候,苏安拎着纪棠来了。

玖泽指着纪棠,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这是?纪棠?难道她就是杀乐雅仙子的凶手!快去通知天帝陛下!真正的凶手找到了!”

看着跪在殿中的纪棠,同样也有混沌之力,且身上带着乐雅仙子的气息,凶手是谁不言而喻,天帝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万岁,他心中陷入了一阵后悔。

真的是自己错怪了她么?天道降下的警示难道还有错不成?是他老了么?

看着天帝沉默不语,苏安耐不住气的上前拱手说道:

“陛下,秦判官是无辜被人陷害的。如今真正的凶手已经抓到了,还请陛下您放出秦判官!”

“这个,她已堕魔,怎能放出!”

一直沉默的纪棠突然癫狂的大笑道:“哈哈哈!报应!这都是报应!她堕魔了!跟我一样的下场,也总算没有辜负我苦心筹谋这一切!”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典法中郎将 返回《地府头条:判官今天嫁了吗?》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魔尊临世(快捷键 →)